(圖片來源:全國關廠工人連線)

(圖片來源:全國關廠工人連線

文/邱顯智

王如玄今天(編按:11/18 )正式成為國民黨的副總統候選人了。

針對關廠工人案,她解釋,當初之所以動用兩千多萬來告工人的原因,是希望透過訴訟,來讓工人有勝訴的機會,以推翻勞委會原有的勝訴判決,最後讓此案完滿落幕。並辯解說,若不提出訴訟,勞委會的公務員將被認定失職,受瀆職、糾正、彈劾的懲戒

聽了令人氣憤。

如果王如玄真的如他自己所說,提出訴訟的目的,是為了讓關廠工人勝訴,以讓本案完美解決,這樣的話,怎麼在本案訴訟的過程中,逼得關廠工人又臥軌、絕食、到處抗爭,許多工運人士、關廠案的律師從台中、苗栗、桃園到台北疲於奔命?事實真的如王如玄所說的嗎?

首先,本案王主委花了兩千多萬,聘請八十個律師,對一千三百個關廠工人寄發支付命令。換句話說,只要接到支付命令的關廠媽媽們,不知道二十日內要提出異議,這個案件關廠工人就確定敗訴

請問以全面寄發支付命令這樣的訴訟方式,藉著以政府預算聘請律師,通曉法律的優勢,對付一群又老又病又窮的工人媽媽,真的是要讓關廠工人「贏」嗎?

第二,王主委提出的訴訟,原本可以合併為一案來處理,但她卻把它拆解成六百三十件案件。範圍從台北、桃園、苗栗到台中,讓這些關廠工人每一個人獨自面對自己的案件,也讓來幫忙的工會人士與義務律師疲於奔命。

第三,在本案的訴訟過程中,關廠工人主張本案是公法案件,而非一般民事借貸案件,並且聲請將本案交由法學院的專家來做法律鑑定,也聲請傳喚多位國內著名的法學家,希望能夠讓這些專家到法院陳述意見。

然而,勞委會的訴訟代理人不斷阻撓,除了堅持不願撤告,主張本案是民事借貸官司,堅持關廠工人必須還錢外,更反對法官將本案囑託法律鑑定,也不願法官傳喚法律專家出庭,種種行徑,根本是要置勞工於死地,怎麼會是想要讓勞工贏?

第四,在桃園地院法官勇敢的認定本案為公法案件,將本案裁定移送到行政法庭後,勞委會的訴訟代理人,仍然不斷主張本案為民事案件,根本不願尊重法院的裁定,也不對本案作為公法案件後,為何關廠工人仍需還錢做實質辯論。一直到台北高等行政法院判決勞委會敗訴,勞委會才願意對其他法院繫屬中的案件撤告。

第五,在歷經關廠工人突襲總統官邸、臥軌抗爭,社會輿論對勞委會大加批判之後,勞委會仍堅不撤告,反倒提出所謂「妥協版本」的「七八九方案」,前提是關廠工人必須承認勞委會的債權存在。換句話說,就是告訴你:現在認輸,還能夠少還點錢。這種作法,又是要讓工人「贏」,還是分化招降?

由上述的訴訟過程可知,王主委從頭至尾,就是花了這麼多的國家預算,追殺這些沒有錢請律師,又老又病又窮的關廠工人。即便在關廠工人跳下月台、絕食幾百個小時之後,仍然不為所動。

這個案件因為這些關廠工人老媽媽不斷的抗爭、工人運動者不懈的努力、許多的學者挺身而出、極具勇氣的法官做出令人敬佩不已的判決、以及關廠律團的協助,讓本案可以獲得勝訴。然而許多老阿嬤,已經看不到勝訴的一天。

這當中,王如玄絕非他自己所言,希望關廠工人贏的一方。反而,在她的作為下,許多老阿嬤在深夜暗自哭泣,在化療療程中含恨而終。

這是王如玄再怎麼辯解,也改變不了的事實。

(本文為邱顯智授權刊載,粉絲專頁:邱顯智 為人民辯護,非經允許、不得轉載。)


延伸閱讀:

逼得許多老人跳下月台抗議、含恨而終的前勞委會主委,現正準備參選副總統

「我們以為台灣企業和中國不一樣」-台商惡性關廠,韓國 Hydis 工人自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