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客來台,對台灣而言是得到「經濟效益」還是陷入「經濟依賴」,值得探究。圖為 2009 年 3 月 16 日,號稱有史以來最大的 1,600 人陸客團,搭「海洋神話號」郵輪於基隆港入台。 攝影: Getty Images

文 / 李唐峰

陸客來台觀光,涉及兩個互相糾結的問題,第一個是:「陸客來台是否為台灣帶來『經濟效益』,並且分散讓普羅大眾、一般百姓都能利益均霑?」第二個問題則是:「陸客觀光是否讓台灣陷入『經濟依賴』,造成中共以商逼政的衝擊?」中山大學社會系教授蔡宏政將這兩個面向畫出了一張「陸客觀光對台灣經濟之影響」平面座標圖(參見附圖)。

  • 陸客觀光對台灣經濟之影響

回顧陸客來台的歷史,蔡宏政將它區分為三個階段。在 2000 年 4 月 5 日開始試辦小三通之前,零陸客來台,沒有經濟效益也沒有經濟依賴,因此沒有任何衝擊,屬於圖中的第三象限「冷戰時期」。第二階段則是 2000 年到 2008 年之間的陳水扁時代,每年人數維持在二、三十萬人之間,人數仍比港澳旅客為低。在這個階段,陸客貢獻了部分經濟利益,而數量上卻無法形成舉足輕重的規模,蔡宏政認為「這應該是一個比較理想的狀況」(圖中的第四象限「台灣偏好」)。

到了 2008 年之後、台灣正式開放陸客來台觀光的第三階段,整個趨勢呈現戲劇性變化。在兩岸政府共同加溫下,陸客從 2008 年的 329,204 人一下子跳升為 2009 年的 972,123 人,此後維持每年 60 多萬人的速度增加,一直到 2014 年的 3,987,152 人,占來台每年觀光人數超過 40%(如果再加上港澳,直逼 60%),以火箭升空的速度成為台灣觀光客最大來源(圖中的第一、二象限「中方偏好」)。

究竟開放陸客來台是福是禍?在台灣尚未開放大陸觀光客來台的「冷戰時期」,自然沒有經濟利益、也無經濟依賴可言。就台灣經濟的觀點言之,當然是希望獲得經濟利益又不會被以商逼政,也就是圖中右下角的「台灣偏好」;而以中國立場而言,則希望用最低的經濟價格,產生最大的政治槓桿,也就是台灣對中國越依賴越好的「中方偏好」。

觀察了開放陸客觀光七年多之後,蔡宏政教授明確地做出結論:「不幸的是,這些年來快速地朝中方希望的方向發展。

  • 經濟利益:集中少數人卻破壞整體觀光環境

蔡宏政指出,2009 年到 2014 年每年陸客平均來台人數約為 230 萬人,每人每天平均消費為 256.8 美元。將這個數字與台灣過去最大宗的日本觀光客作比較,2009 年到 2014 年間日本觀光客每年平均來台人數約為 104 萬,每人每天平均消費為 352.6 美元,比陸客多了將近 100 美元,多達 40%。

因此,與日本觀光客相比,陸客是以「廉價觀光」為主,但整體上卻以「人海戰術」取勝。而且,就如同本期封面故事前文所述,這種「量大低價」的觀光行程在「一條龍」的模式下,利益很大比例回流至中港資企業,「這些問題使得陸客人數衝高的同時,實際上卻逐漸壓縮台灣在地的觀光經濟利益。」蔡宏政如是說。

  • 經濟依賴:大量開放後很難再接受降低

蔡宏政認為,最為嚴重的問題還不是經濟利益的多寡與分配,而是「以商圍政」的效果正在顯現,也就是「隨著來台人數的暴增,而產生了經濟依賴與在地利益代理人的不利情況」。

蔡宏政在今年 7 月 6 日由經濟民主連合與地球公民基金會所主辦的「開放中國觀光客七年政策體檢論壇─台灣觀光業的瓶頸與出路」上說:「2008 年後陸客規模急速擴大,在這個擴大過程之中,雖然是一條龍,沒有太多經濟利益,但是你絕對會造成依賴,比方說飯店開始蓋,那麼這些飯店就必須持續有客源,那就是中國的客源。所以一開始注入大量的客人,就造成後面更大的依賴。

客源如果沒有來,那麼飯店業者也一定會抱怨,那些賣珠寶玉石的,請了一堆的服務人員就會失業。造成經濟依賴已經不可避免。」

今年 10 月初,傳出大陸將在台灣大選期間限縮陸客來台,10 月 7 日《聯合報》以〈大選前 1 個月 傳陸客來台限縮 95%〉為題報導,台北市旅行商業同業公會全國聯合會副理事長柯牧洲表示,大陸官方的確已通知各省市旅遊局,自 12 月 16 日起到明年 1 月 15 日止限縮陸客來台數量,最多大砍 95%。

當台灣對陸客開始產生依賴,而陸客投放的權限又單方面受制中共,那麼台灣就很可能陷入被中共「以商逼政」的局勢中。

  • 三大因素促成經濟依賴

蔡宏政認為有三大因素共同造成台灣觀光業走向「經濟依賴」這個最不利的狀況。第一是結構性因素,簡單講就是中國跟台灣的規模差太大了,「中國有能力發動足夠多的觀光客讓台灣陷入依賴。而且台灣經濟規模越小的地方就越容易產生依賴,如花蓮,他要完全控制這個地方的經濟發展很容易。」

第二個因素是蔡宏政認為最重要的一點,也就是「陸客來台觀光的投放是單方面控制在中國黨國體制手中」,他很感慨地說:「台灣在討論這個問題的時候基本上幾乎不談,或避開這個關鍵。」

蔡宏政解釋這個黨國體制說:「相對於台灣旅遊業者的自由競爭,陸客的供給量是由少數利益集團所壟斷,而所有一切的運作都是中國共產黨在控制。」蔡宏政認為,這個買方壟斷的市場,在經濟上有利於形成中方主導的一條龍產業;在政治上則讓中國政府得以利用台灣地方政府與業者之間的競爭關係,各個擊破,形成「地方台灣」有求於「中央中國」的態勢。

而第三個因素則是「在地協作者的配合」。蔡宏政認為前兩個力量能夠穿透台灣社會,建立利益回流的一條龍,或是針對台灣民主政治進行精準的操作或政治打擊,必須有賴於一個有效的台灣利益代理人或協作網路。

蔡宏政分析道,2008 年以來急速增長的陸客觀光潮,已經有效建立一個「別讓中國不高興」的指令系統,其中最著名的例子就是高雄熱比婭事件──高雄市電影圖書館原計畫於 2009 年 10 月的高雄電影節期間播放維吾爾異議人士熱比婭的紀錄片《愛的 10 個條件》,引起大陸赴台觀光團退房潮──高雄市觀光協會抗議此舉嚴重影響觀光業者生計,同時大陸國台辦也發表聲明強烈反對播放。

中國政府在經濟利益的糖衣下始終包藏政治野心。圖為陸客在小三通港口廈門透過望遠鏡眺望台灣金門,背後是「一國兩制 統一中國」的標語。Getty Images

  • 經濟一條龍源自政治一條龍

從表面上看,兩岸的觀光、交流、商業來往,是一種看似互利的自願性商業行為,但其實台灣每往前多跨一步,想要退回來的難度就會越來越高。蔡宏政語重心長地表示,一開始不會警覺到這是政治性的,可是長期下來,就是讓台灣公民社會的政治選擇越來越少,「簡單講,經濟的一條龍源自於政治上的一條龍。」

例如前中國國家副主席曾慶紅姪女曾寶寶,今年向國泰集團租下台北市南京東路三段的大樓,成立「台北有園」飯店,鎖定高價陸客團,成為台灣首家純中資飯店。能取得來台開飯店的許可,曾寶寶背後的中共高層勢力自然脫不了關係。經濟與政治,真能清楚劃分嗎?中國高官來台成功投資,不正是直接給了中共政治滲透的機會?

面對中國政府在經濟利益糖衣包裝下的政治野心,蔡宏政如此提醒現在與未來的台灣領導者:「台灣這個新興民主國家要維護自己生活的選擇自由,必須要有比『拚經濟』更深沉的理念執著與行動勇氣才行。」

(本文由看雜誌授權轉載,原文標題:搶食陸客大餅 拚經濟還是搞政治?,顯圖來源:木皆 ,CC licensed,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延伸閱讀:

開放陸客來台 7 年,發財美夢終究被打破:數據證明台灣觀光根本在窮忙

一人一名,讓「中國.台灣省」的國際名稱,正式更名成為「台灣」

【中國商場現形錄】這些台商都曾風光赴中投資,為何下場卻都瀕臨垮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