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1-17_094104

文/陳方隅

相當精彩!
兩位主播被打臉打到飛天了。

簡單來說,把恐怖主義跟伊斯蘭教畫等號,是最笨的方式,也是導致更多問題的原因。

Reza Aslan killed these two “journalists”You need to watch this! Reza Aslan killed these two “journalists”. They weren’t able to salvage a shred of dignity because they are simply stupid, ill-informed, racist. Party on CNN!

Issam Bayan 貼上了 2014 年 10 月 1 日

——
問:「伊斯蘭國家是落後的嗎?你看女性在伊斯蘭國家超慘」
答:不是,那是個別國家的問題。
厄利垂亞有 90% 的女性行割禮,這是一個基督教國家。伊索披亞有 75% 的女性行割禮,這是一個基督教國家。在其他穆斯林人口為多數的國家,並沒有女性割禮的問題。
女性受到傳統習俗不人道地對待,這是「中非國家」的問題,不是「回教國家」的問題。

沙烏地阿拉伯不淮女性開車,那是沙烏地阿拉伯的問題,而沙烏地阿拉伯是一個非常極端的國家。

(主播插話問:沙烏地怎麼會是極端?那就是一個回教國家呀!)
講者補刀:事實上,沙烏地阿拉伯幾乎是最極端的回教國家,它跟恐怖組織一樣,常常「斬首」人民,但因為他們是美國盟友、可以保護所謂「國家利益」,所以沒有美國人去質疑。

印尼是回教國家,但是在那裡,女性的地位跟男性是一樣的;
土耳其是回教國家,但是那裡還選出過女總理呢!美國有選出過女總統嗎?

那些在人權上面落後的、使用暴力的國家,是獨裁政治下的產物,跟宗教沒有關係。

問:「伊斯蘭教鼓勵暴力嗎?」
答:當然不是。伊斯蘭不鼓勵暴力,也不鼓勵和平,伊斯蘭教就是一個宗教,跟世界上的所有宗教一樣,都是中性的詞。
例如,2012 年緬甸的「佛教徒」曾經屠殺信奉伊斯蘭教的羅興亞人,但我們不會說「佛教」鼓勵暴力,而是說「那些教徒」在使用暴力。
「人」可以是暴力的、可以是和平的,但宗教不是。

問:(主播跳針)可是有些回教國家就是很暴力,而且對女性很不好。
答:你沒聽我剛才說的嗎?那是個別國家的問題,是地區的問題。那些對人權的侵害,應該要被所有人共同譴責,那些國家的做法不應該存在 21 世紀。
女性的權益在沙烏地阿拉伯,跟其在土耳其在印尼的狀況,顯然是完全不一樣的。

我要再用最嚴肅的態度強調,把所有回教徒都看做同一種人,是最笨的想法。
正如同剛才這段對話提醒我們的,許多人就是要用同一把刷子把所有人都刷成一樣,這當然是最簡單看世界的一種觀點,但也讓我們看不到真正的問題所在,還會製造更多的危險。

======
補充:有關印尼、土耳其這些地方的女性權益問題,Reza 的確講錯了。這些地方的女權仍然是很低落,印尼距離他說的男女平等還有很長的距離;土耳其到今天,人權狀況仍然倒退中。

但這不影響到他的論點:「伊斯蘭國家的人權問題,不是因為伊斯蘭教而產生,而是因為該國的人權保障、該國的獨裁政治。」

(本文由陳方隅翻譯、授權轉載,未經允許、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