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96846255_d3af9805ae_z

《BO 》導讀:

中正大學台灣文學研究所獲教育部核准更名為「台灣文學與創意應用研究所」,將自民國 105 年起正式招生。中正大學台文所長江寶釵指出,中正大學台文所是雲嘉地區唯一體制內的台灣研究所系,但因學校地理位置、學用落差、畢業生就業不易等問題而潛存不少隱憂。但是,上述的問題,只要改名就可以修正了嗎?

文 / 浦忠勇

台文所的小卒子,也來煙硝一番吧!

進入大學這一教學場域,又有誰不想待在穩定招生,又能安靜教學與研究的學校,不去市儈地管他什麼學科與業界的關係,但衣食足而後知榮辱,這是市場供需的王道。

當「台灣文學」這樣的名號招不到學生,或説招不到好學生,選兩條路走吧,退場或轉型隨你,再不然就自命清高,學姜太公釣魚等願意上鉤的肥魚,那也只是退場的一種形式而已。

台灣快速少子化,大學密度卻是世界第一,人人可以上大學,但校校招生不易,已然成為臺灣高教奇蹟,臺清交以外的二三四流大學,無不將面臨考驗,不不,臺大的農推系早在在七八年前就為了招引好學生的目光,改了落落長的系名,文史哲科系的困境尤其嚴峻,就算國立大學的老牌學堂,照樣坐困愁城,這些店家的老師,特別是系所主管都無法迴避,除非你退場等死,要不然就得闖出一條活路!

有位朋友拿了美國頂尖學位,回來待在國內有名的私立大學,把酒言歡之際他說了真心話,現在當大學老師著作是假的,研究是假的,升等也不再是頭件要事,要招到足額學生才是真的,招不到學生就準備捲鋪蓋,回家吃自己,現在招生的標準是寧爛勿缺,不然要怎麼辦!?

這就是當年教改學者力陳廣設大學的結果,當年說得撼動人心,實為奇幻毒果,殘酷又現實,要由現在的校系來承受。

學校教育,不可能脫離整個社會體系獨自運轉,大部份學生唸了大學,也許為了理想,更是為了就業,為了未來更好的社會流動,連對岸大陸的大學畢業生就業率遠遠超越臺灣,沒有幾位學生為了純然學術,附庸風雅,或吟詩作對,大學的任務對這些需求不能視而不見,否則就是眼高手低,就是清談,更是務虛。這是為什麼大學校系需要分流,不論研究型、教學型或實務型,大學教育在社會市場就得要考量的自己的定位,因為老字號不一定再管用了,特別是當人人可以上大學的今天,尤其要反省大學教育的分流任務與課程設計

順帶一提,其實文史哲科系為了學生未來的就業之需,早就有所謂「輔系」的概念設計,有些系所的更名,不過是把這些原本就存在的輔助科系浮上台面來,名正言順地在原來的學科基礎上,再深化實務型課程,而且別以為搞實務講市場,就擺明不去做學術研究,學術與實務是分不開的!

今智者之士只笑諷苦力轉型生存、兼顧學生需求的系所,卻對台灣高校政策少有反思批判,擅在高教問題的淺灘處口沬橫飛,不見格局,既無益無力翻轉高教走向,又徒然讓那些當年真正的始作俑者隱身於幕後,口水不過是目前臺灣高教的一大悲鳴而已。

少了一個台文系所又如何?台灣的高教還是一樣會爛下去的,因為少子化的真正嚴冬現在才開始而已!

(由國立中正大學台灣文學研究所授權轉載 原文標題:名實之間反思中正台文所之更名 圖片來源:frances1120 ,CC licensed 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延伸閱讀:

你什麼大學畢業?咦,有這個學校嗎?大學倒光光,你的文憑是歷史遺跡
揭開台日晦暗的歷史角落,她用 12 年幫這 100 多位「灣生」尋根
陸生告白:研讀臺灣史後,我才發現臺灣人對陸生的歧視,其實是時代悲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