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繼本日看到台灣 PMI 指數創新低,以及在日本看日本人自己對慰安婦問題的抗議與反省以來,最大的衝擊。(編按:洪秀柱宣布沈思的消息)

憑良心說,我真的一點都不覺得下一任的總統有甚麼好開心的,內有產業轉型問題,以及勞工低薪資、高房價、卻擔心房價崩盤工人無從轉型的問題待處理;而對外,有更險峻的中、美、日、台的多角關係國際議題更複雜需要處理。來一趟日本,看看日本的左右派之爭與媒體報導,就知道日本媒體對國際議題的觸角有多敏銳。

雖然不知道洪秀柱「沉思」的原因是甚麼,但是,身為一個要帶領台灣未來往前走的總統參選人,對台灣複雜且需要面對詭譎的局勢未來,沉思是絕對必要的

對現在的台灣來說,哪個人跟習近平握手、握到手能多開心、賺多少錢、讓自己志得意滿的好棒棒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台灣面對複雜的變局,自己能掌握多少未來的命運,讓自己充實體質、讓經濟好轉。

意識形態的選擇是身強體壯以後的事情。一個剛踏入加護病房的病人,應該先思考的是怎麼把過去擺爛的身體救活、養得更康復的問題。特別是連醫療資源與國防都逐漸流失與衰退的台灣,連醫護與國防都照顧不好,怎麼期待未來能有充裕的條件應付變局呢?

(本文為徐嶔煌授權刊載,非經允許、不得轉載;圖片來源:bryan… , CC licensed)


延伸閱讀:

這就是為什麼國民黨的選情遲遲未見起色的原因

【出賣台灣名人錄】連習會上,連戰吐真言:血汗換來中國光復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