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NY DSC

七月以來,香港多家傳統紙媒宣布結束營業,壹傳媒也大幅裁員,整併旗下刊物。另一方面,至少出現兩個前所未見的網路新媒體大型投資計畫:一個是近日即將問世的《端傳媒》,一個是由岑建勲拉線、幕後金主據說是于品海的新媒體,也將在今年下半年誕生。

 

文 / 劉細良

新媒體取代舊媒體之說,這幾年已成為一宗事先張揚的凶殺案,香港自七月政改方案被否決後,已經有多家傳統報章雜誌宣布結束營業、停印。首先是有數十年歷史的新報突然結業,然後同一時間成報因戶頭被凍結,無法支付印刷費而停印。壹傳媒集團宣布將《忽然一周》結束,《壹週刊》大裁員,並將《壹週刊》、《飲食男女》、《Me》三合一。香港紙媒末日似乎瞬間降臨。

  • 革新一.○:蘋果日報面世

壹傳媒的黎智英,是位決斷的生意人,他見到旗下集團印刷媒體的銷量變化,已認定新媒體是集團的未來。《忽然一周》本來是「奶牛」,長期賺錢,今年才開始有虧損,從財務而言,還有扭轉的機會,但正因為黎智英判斷紙媒沒有前景,長痛不如短痛,才忍心下殺手。

香港報章素以競爭激烈見稱,一座城市有十多份報紙,不計其數的雜誌。原因是香港歷來都是政治意識形態的交鋒地,一九四九年後親共親台媒體展開角力,加上南來文人辦報,形成了百花齊放的境地。

一九九○年代中期,蘋果日報面世,為香港報章帶來一場革命。無論是新聞選材及排版、印刷等技術層面,都展示了新的「行業標準」。其實,這次革新已經革掉了華僑日報、快報的命,而新報及成報本應也逃不過;因為這些小市民報紙,以基層為主,敵不過資訊量更豐富,印刷更精美的蘋果日報。

但由於九七回歸後,北京意圖擴大對香港的影響力,即所謂「人心回歸」工程,中國民間企業及與北京關係密切的本地商人開始染紅香港媒體,包括亞洲電視、成報及新報,為這些長期虧損的報章續命。這些傳統媒體,染紅後營運就更加大出血,在商業上他們早就應該結束,只不過政治原因令他們願意繼續燒銀子。

2015955846_36705a13e4_z

在香港,紙媒正逐漸被消滅,路邊的書報攤或許也將走入歷史 (圖片來源:* 嘟嘟嘟 *,CC license)

  • 革新二.○:《主場新聞》示範新媒體

美國The Huffington Post十年前面世時,大家認為只是「抄新聞」的網站,沒有當作一回事、在香港,筆者與三位朋友成立《主場新聞》,按照The Huffington Post的概念,依樣畫葫蘆地來做中文新聞網站。起初也沒有人當作一回事,但這一次的媒體革命,是以社群及行動媒體為基礎,與十幾年前網路剛起歩時的入門新聞網站熱潮,是有本質上的分別;包括新聞內容及生產方式、讀者互動參與程度,都是新的模式。

《主場新聞》在短短一年間取得成功,尤其是在政治及社會運動的影響力,令傳統報紙也加大投資網路媒體,包括明報成立的評台,星島集團成立巴士的報,而蘋果更早已開發更具革命性的新媒體:動新聞。

過往十多年,報紙都有成立同名的新聞網站,將文字印刷的新聞故事數位化。但老闆心知肚明,這是人有我有的門面工夫,因為新媒體至今在香港未有顯示出成功的商業模式,由於免費,所以沒有了傳統報章的發行收入,而網路廣告收費平平,無法追得上印刷媒體廣告收入。

老闆一方面認識到紙媒步入死亡,但這種半死不活的狀態卻最磨人,每季虧損擴大一些,下一季又再大一些。老闆的痛苦是舊的未入絶境,新的又未見曙光,於是唯一不作決定去逃避。他們明白,傳統報紙集團若營運新媒體太成功,會加速殺死紙媒,因此在商業上會大力投資。

《主場新聞》的影響,不在於他建立了成功的商業模式,而是示範了低成本高效益的新媒體,影響了多場社運。過去北京染紅的電視台或報章,一年虧損過億元有之,普通的也賠至少過千萬港元,而得不到任何政治影響力。尤其在新生代眼中更是老土不堪,去年占領運動爆發,更突顯了染紅了的紙媒是白廢心機,一年來密集式宣傳反佔中,到頭來比不上低成本的新媒體。為了維穩,原本支持這些長期虧損的傳統媒體最終失去了支持力,因為大家發現政治上搞新媒體更划算。

  • 異形進化:舊破肚而死,新媒誕生

而同一時間,在雨傘運動占領結束後,先後有至少兩個觸目的大投資,都與中國大陸有關。一個是據說由海歸內地投行人集資的《端傳媒》,以陳平創辦的《陽光時務周刊》班底為主;而另一個由岑建勲拉線,幕後金主據說是前傳訊電視以及明報老板于品海。後者找來舊現代日報旗手、同時也在《明報周刊》擔任二十年總編輯的龍景昌,準備在新媒體大張旗鼓。這是以往小投資為主的新媒體罕見大動作,連帶早已占領市場一哥地位的蘋果動新聞,未來香港新媒體將有一番熱鬧。

進入二○一五年,香港印刷媒體形勢惡劣,壹傳媒中期業績全缐告跌,港台兩地印刷媒體廣告收入下跌二成三,香港蘋果銷售量更低見十四萬份。但同時,動新聞的受歡迎程度不斷上升,一段視頻輕易取得三、四十萬瀏覽,這是台灣不能相比。

更重要是,集團的收入結構出現了根本性變化,來自網路的收入由占四%升至一一%,再升至今年二二%。由於黎智英早投資於動新聞,他並非將文字內容數位化,而是設計一種全新的資訊表達形式,資訊與娛樂結合。他甚至準備主動「殺死」自己親生子《壹周刋》及《忽然一周》。

外界不明白黎智英為何那麼「進取」地擁抱新媒體,將期下刊物當期內容快速上載至網路,周刊讀者必然快速流失。在他眼中,雜誌結束只是遲早問題,他深知在新媒體世界,慣性就是一切。他用盡舊媒體的吸引力,建立讀者閱讀新媒體的習慣,猶如電影異形破肚而出一刻,也是舊有軀體死亡之時。他成功了,問題是,新媒體的內容生產成本,是由舊媒體那一塊吸收了,所以邊際收益才如此巨大,但當傳統報章雜誌人手大量裁減甚至消失後,「牛肉從何而來?」

The Huffington Post在美國在線(AOL)收購後迅速擴展,是因為整合了 AOL 大量內容網站,並開始發展不同地區版本。動新聞是否具備同樣的條件?抑或黎智英同樣通過在新媒體上的併購,迅速建立更全面及個人化的數碼媒體帝國?

  • 網媒新形勢,一掃紙媒河蟹腐味

香港過去十年,傳統媒體由衰落去向墮落,以知識分子為對象的明報及信報,先後更換總編輯,「河蟹」(「被迫和諧」)之味中人欲嘔;其他早應淘汰的報紙,就變成了宣傳工具。到近年新媒體崛起,年輕人放棄舊媒體,但一直只有小本經營,真正大投資欠奉,今年形勢會有改變,希望能一掃過去大部分紙媒的頹風及歪風。

(由合作媒體新新聞授權轉載,原文標題: 香港傳媒新舊對決 上演異形進化式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延伸閱讀:

時尚、美景、高科技:媒體沒告訴你的非洲

失業媒體人創 The Awl ,顛覆網路媒體既定思維

「民意才是年輕人發展的籌碼」因為有這五大要素,香港反國教行動才能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