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一個很特別的日子,8 月 6 日。70 年前,美軍在日本廣島投下了原子彈,三天後,又在日本九州的長崎投下第二顆,結束了第二次世界大戰。

這場由日本軍部發動的戰爭,造成了日本百姓無可抹滅的傷痕。在廣島原爆中,造成 9 萬到 16.6 萬人不等的統計數據人數喪生,無論是哪一種數據,最終傷亡的是不知道因何而亡、以及為何要這樣死亡的老百姓。在原爆中,能死亡,可能是另一種幸福。相較於背負著背原能傷害一輩的人,可能在一段時間後,才發現自己因為輻能而產生病變;或者像禎子那樣,年僅十二歲,就因為輻射產生血友病、即使大家為她折滿千紙鶴祈福,仍舊離開。紀念碑旁的「只要戰爭不再、悲劇便不再重演」,不是沒有道理。

如果你沒有去過廣島,面對背負這麼沉重歷史包袱的都市,你可能以為,他就是一個「悲情城市」。但,當你去過之後,你才會發現這個都市呈現給你的,不是那麼的沉重。

整個廣島和平紀念公園,被炸得還剩下遺跡的那一棟,是本來的廣島物產陳列館。在這真的堪稱悲情城市的周邊,三四月的春祭,櫻花雪紛紛,充滿一片平和與美滿。站在平和大通上,靜靜的,坐著,真以為世界真的就此平和無爭了。

2014 年,那年坐著平和大通草皮上的我。靜靜地,看著手機上的訊息,看著世界各國對服貿的觀點,就,靜靜的看著。無論那些討厭年輕人的老傢伙怎麼說,在這個全球跳耀的年代,很多事情真的跟想像中不一樣。真的。

單純的和平,背後需要的是無限的奉獻與犧牲。能體會得到嗎?

(本文為徐嶔煌授權刊載,非經允許、不得轉載;圖片來源:準建築人手札網站 Forgemind ArchiMedia,CC licensed)


延伸閱讀:

「和平不是靠妥協」:看 500 萬人的小國芬蘭怎麼為台灣上外交戰略課

中國強劃 M503 航線,實現蠶食鯨吞台灣的「莎樂美戰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