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1o6q2p5_20150724

文 / 胡川安 加拿大麥基爾大學博士候選人

3000 萬人的加拿大有將近 2000 名的婦產科醫師,其中 6% 在 35 歲以下

35 歲到 54 歲佔 52%;醫師的男女比例各半

新生兒死亡率千分之 5

婦產科醫師每周平均工作 50 小時

  • 最值得台灣參考的健保制度

由於加拿大地緣廣大,每個地方的醫療資源不同,我所居住的魁北克相對而言醫療資源較為豐富,從社區服務中心 (CLSC, Centre local de services communautaires)、診所到醫療中心,醫療分層地相當確實。

美國總統選舉最熱門的議題之一,就是全民健保,從柯林頓到歐巴馬,民主黨的候選人都想要學加拿大的制度。

我們以為台灣的健保很了不起,關門起來覺得自己的制度最好,但是從第一代到討論中的第三代健保,面臨即將破產的危機。

從 1970 年代以來,加拿大的健保實施已經將近半個世紀,只有第一代,雖然有虧損的狀況,但卻沒有破產的危機。

加拿大的健保由每一省統一費率。在魁北克省,沒有所謂的健保費,只要每年申報自己的所得稅,就獲得健保的資格。如果沒有收入的人,每年則繳兩百多元加幣的健保費 (5000 元左右,比台灣省太多了!)。

以我和太太的經驗而言,懷孕初期的著床性出血,直接到急診室門診,隔天安排超音破的檢驗以確保胎兒的存活;懷孕狀況穩定後定期至門診產檢,門診無須再多剝一層皮繳掛號費。

懷孕三十一周的太太,羊水突然破了,我們緊張地趕赴醫院。醫生判定為早期破水,只能臥床到生產,兩個星期後羊水流光了,胎兒頭上腳下得緊急剖腹。

太太住院超過兩個星期,早產的兒子則住了將近一個月,臨走前我打算到櫃台結帳,櫃台的工作人員瞪大眼睛看著我說:「你直接走就好了,看你方便早上走還是下午走都可以!」

無須繳費,直接從病房離開,因為健保已經給付了。太太著床的三餐,所使用的衛生護墊、嬰兒的尿布、奶嘴、濕紙巾……都由健保供應,沒有自費的部分。

  • CMPA 醫療保護協會,保障醫師工作權

對全民的醫療照顧如此周到,對於婦產科醫生的保障呢?或許很多人都抱怨加拿大看診等待時間過長,那是對於「可以等待」的病而言,像是太太羊水破了這種事,馬上住院、轉診,一刻都沒拖到。

由於醫生一天只看固定的病患,在固定的時間下班,而且看診仔細 (太太第一次產檢,問診時間將近兩個小時),所以相對而言等待時間較長。

如果遇到醫療糾紛,每個省份都有「醫療保護協會」(CMPA),提供醫療責任險,省政府以公費請律師幫忙打官司。如果確有醫療疏失,由省政府負九成以上的賠償金,因為他們知道生產和醫療過程可能會出現的不確定因素,所以由政府出資,以保障醫生的工作權。

  • 生育到養育,一氣呵成

在太太剖腹完之後的幾天,CLSC 的護士前來家中拆線,同時也詢問我們的家庭狀況、社會支持,甚至也看我們將來幫小寶貝準備的床,是否安全舒適。除此之外,積極地幫我們轉介家庭醫師,規劃種植疫苗的時間,還給我們一個 24 小時都能聯絡的電話,關於新生兒的任何問題,都有人可以諮詢。

除了提供一個安全的醫療環境之外,加拿大政府也提供適當的賦稅減免、牛奶金、托兒補助,甚至一路到低廉的大學學費。加拿大明星學校都是公立的 (排名世界前五十名的麥基爾、多倫多和英屬哥倫比亞大學的學費都是美國學費的十份之一或更少),構築一個完整的社會教育體系。

作為一個加拿大的新移民,我們的社會支持較少,但政府透過各式各樣的扶助,從健保、衛教到養育,讓新移民得以安心的扶養下一代。

(本文由合作媒體世界公民島授權,圖片來源:Ilmicrofono Oggion,CC license 原文標題:加拿大:0元生育國家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推薦閱讀

台灣人有辦法學得起嗎?瑞士的生活哲學:使用者付費,沒有買一送一這回事

蚊子大學林立、教育商品化:我們到底需要怎樣的大學?

兩岸創業差距:沒錢沒資源,專業人才怎麼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