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台灣某國立大學校長發了一封給學生的公開信,信中「期望」學生可以「無薪」幫忙學校的行政工作。這舉動揚棄了「有勞動、有所得」的基本價值,看了真是讓人搖頭。

首先,他提到教育部跟勞動部發函給各大專院校,頒布勞動權益保障指導原則與處理原則,要求不論是學生擔任學校工讀,或系所的兼任助理,要為其投保勞健保。然後用許多段落敘述國家政策造成對行政工作上的影響,例如:

一,造成加退保作業的負擔
二,增加成本(編按:以此案為例,學校一年約需多出 2 億元支出

在勞動部的說法中,「只要是雇傭關係,依法納保和提撥勞退,是沒有話講的」,有工作、就有勞動權益,學生的勞動權益當然也要保障。換言之,過去在各大學院校,並沒有落實這些勞動權益的保障,一旦遇到風險,學生是保障不足的。即使是學生,也要靠投保來保障勞動權益,因此投保本來就是合理的,萬一學生幫學校送文件出了車禍,這些勞動風險誰要負責呢?

而對這所學校與校長來說,他沒有思考到「無論工作大小、職務高低,都有勞動者的價值與權益需要被保障」,助理也好、工讀生也好,依法投保都是對它們勞動權益的尊重,也扛起了潛在的勞動風險,有勞動、有付出,就該有勞保、有勞退提撥。因為,那就是工作。

但是,這所大學校長沒有思考勞動權益的問題,只以「成本」去思考,花的錢變多了,所以學校要找對策,不要花那麼多錢、卻還是要做那麼多的工作

這位校長採取的對策,就是要制定「學生兼任助理學習處理原則」,他強調「無論細節怎麼描述,學校最重要的本質還是教育、學習、增進行政效率達成教育目的」。最關鍵就是期待「無薪工作」:「期待有一天,如果同學們願意,即使沒有實質的金錢收入,但大家仍然願意爭取主動為學校服務,因為財富真的不只是金錢而已。」

問題是,如果學校本來就有這麼多行政工作有助理需求,顯然過去的勞動成本就是低估了,因為過去沒有幫這些勞動的人投保。現在真實成本要出現了,怎麼會是本末倒置,先想要砍掉多少現有的人力,再想怎麼凹學生無薪工作呢?對這位校長來說,應該是先合理化人力結構、精算該有的行政作業與人力負擔,然後尋找財源吧!

「期待」學生「自願爭取主動為學校『無薪』服務」,當然解決不了問題。因為,解決方法本身就是錯的。

工作就是工作,學習就是學習,工作就是該給薪水。泱泱大校,請千萬不要學那種凹人家工作又不支薪的行為。如果真像校長說的那麼好,「義務付出參與… 是別人怎麼樣都無法奪走的成果」,那學校高層們願意不支薪替學校服務嗎?校長,問題真的不出在教育部或勞動部,而是您的「無薪腦」啊!

(本文為徐嶔煌授權刊載,非經允許、不得轉載;首圖來源:francisco_osorio ,CC licensed)


延伸閱讀:

全世界就是台灣人自虐:崇拜剝削的資本家、放任貧富差距的擴大

感謝這位政大校長,讓我們看清原來校園也有權力落差、官僚傲慢

「產業替代役」上路:起薪 19.5K、綁 3 年,工商團體直呼好棒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