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沃草!(Watchout)

7 月 22 日,這個暴雨的夏日午後,站在街頭的人到底有誰? 來自各地、不同身份、不同年齡的一群人,他們選擇站在悶熱的街頭。 只有 15 歲的國三女孩,即將學測的高三生,塗鴉客、行動藝術家、帶著孩子的媽媽(本人還是資深鄉民)、培育高中老師的老師。 他們想說什麼?在教育部前的這些身影,值得你的傾聽。

『人物誌』反課綱微調:這個夏天,我們的戰鬥

  • 我們今年升高一

「國中時沒什麼人在關心。我們三個有個 Line 群組,會在裡面討論這些社會議題。」

「服貿的時候因為在段考沒有來,在家裡看直播。這是第一次來參加街頭運動。」

「這是我們自己的國家,自己沒有出來為自己講話的話,誰還會為你講話?」

「與其坐在家裡吹冷氣看電視,不如出來為自己的國家盡一份心力。」

「我覺得課綱微調是我們的事,不過大學生或是大人們,可能覺得離自己比較遠了,感覺比較沒有在關注這件事。」

「我覺得教育部『好棒棒』,我非常沒辦法接受黑箱這件事」

「我 17,今年升高三」

「今天剛從台中上來,我們這群蘋果樹公社的人都很關注這個議題。」

「蘋果樹公社這個社團會成立,就是當初學校辦園遊會時黑箱我們。我覺得教育部『好棒棒』,我非常沒辦法接受黑箱這件事。我們現在會在台中各地辦講座,討論課綱議題。我 之前也有去台中哲五講過課綱議題。有個朋友之前也很常參加,但現在被家裡封印起來了 。」

「除了課綱黑箱,對於台灣的教育環境,我也覺得還蠻偏差的。教育應該是讓一個人真正成為他自己。而不是將所有人培養出同一個模子,像工廠那樣,變成像生產線上的產品。 」

  • 教育部不知道怎麼當民主社會裡的教育部

「我在大學教書,我是師資培育者,我教的學生之後會去學校當老師。」

「教育部對教育工作者的宣導文宣上也常常透露出把教育工作者當做旗子,『我告訴你做什麼,你就按照我想的做就好』的思維。教育部很多官員能力不足,沒有民主素養,所以他想不出好的辦法,這是結構上的問題。」

「可是事實上真正了解議題時,就會知道說,政府這樣說,實際上是無法落實的,並行、 並陳的意思是說,課程要重新修改,兩種意見可以好好討論。但現在還是只有一個版本、 還是要考試,有爭議的部分不考,就是說『大家不用上台灣史,只要上中國史就好』,這 裡面有一些陽謀…. 落實下來的,就不是學生想要的結果。學生想要的是透明、沒有恐懼 、沒有標準答案、沒有灌輸某種意識形態,真正討論歷史、著重思辨的教育。」

「可是事實上真正了解議題時,就會知道說,政府這樣說,實際上是無法落實的,並行、並陳的意 思是說,課程要重新修改,兩種意見可以好好討論。但現在還是只有一個版本、還是要考 試,有爭議的部分不考,就是說『大家不用上台灣史,只要上中國史就好』,這裡面有一 些陽謀…. 落實下來的,就不是學生想要的結果。學生想要的是透明、沒有恐懼、沒有標 準答案、沒有灌輸某種意識形態,真正討論歷史、著重思辨的教育。」

「我沒有全然支持每個學生做的每個行為,但我覺得他們很勇敢,覺得我們作為一個大學老師,也不能… 太 chicken(笑)。很多學生表現出來的論述能力已經超過大學生,有些 人的思辨能力甚至比他們的老師都還好。我們要謙卑一點,要對年輕一代多鼓勵。」

(本文為沃草!(Watchout)授權刊載,完整內容可至沃草相簿:人物誌 》反課綱微調:這個夏天,我們的戰鬥,非經允許,不得轉載。)


延伸閱讀:

準備向學生提告的思華部長,請別忘了:「課綱微調」已被法院認定違法

高中生就該乖乖讀書別反課綱?呂秋遠:沒思辨能力怎麼當國家的主人

國民黨不肯告訴你的歷史:為何課本沒有「陳澄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