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為什麼選這篇文章】

台灣年輕人不敢開高薪找工作,常被酸是因為競爭力不足,但背後原因,其實是因為台灣一個工作的淺規則,讓企業總是敢「薪資霸凌」你。

這樣的產業環境不改善,我們的政府如何能說要幫助台灣年輕人呢?(責任編輯:黃靖軒)

一整天忙下來,回歸老本行幫健行科大準備的一場產官學論壇,能細談真正的物聯網 + 大數據的「應用層」,真是令我自己感動。很難得不用談弊案與社會問題,談的是科技業的趨勢與研發問題。

結果開心沒多久,談到台灣人才外流與薪資彷彿與專業人才薪資世界脫鉤的問題,馬上又 down 了下來。但是台灣的低薪問題,與青年失業率偏高的問題,說真的,薪資市場的「資訊不對稱」,也扮演很重要的兇手。這個資訊不對稱,有很多人都是幫兇。然後,這個資訊不對稱,變成台灣企業「薪資霸凌」勞工的兇手。「薪資霸凌」,是一個重要的問題。

台灣這幾年的社會氛圍其實很有趣,人才不敢開高薪、開高薪的人才怕企業不要,而企業也賭一把社會氛圍、試試看有沒有人,願意用更低薪資屈就工作的人才。這種心態,是長期社會氛圍薪資不透明化的結果。所以許多人才一看到中國、東南亞企業開出的薪資,其實只是符合他們的專業人力行情而已,但對台灣人才來說已經是驚為天人,打打算盤,所以就走了。

然後最畸形的就是,許多企業一邊喊著找不到人才要政府想辦法、然後又不願意讓薪資跟上被挖走的行情,拼命喊缺工。並不是每個工作,都是外勞可以做的,好嗎?企業一邊需要勞力、一邊高喊缺工、一邊又不願意加薪,這樣合理嗎?

天下雜誌報導說:「台灣陶瓷工業同業公會總幹事游德二感嘆,陶瓷工廠開出三萬元月薪,應徵者卻不多,或不到一個月就離職。「現在少子化,比較寶貝。大學生程度好像很高,事實上卻沒那麼高,應該做高職或大專的工作。」

在這位總幹事說三萬塊工作沒人幹、是因為少子化、大學生比較寶貝的時候,他卻忘了很多大學畢業生跑去澳洲、紐西蘭,幹的也是殺牛宰羊,收採水果的工作內容。這些工作內容不會比陶瓷工廠的工作輕鬆,何以年輕人甘願到國外去做、卻不願意在台灣接受三萬塊陶瓷工廠的工作呢?其中的道理,不言可喻。

台灣的薪資問題,或許真有產業問題,但以台灣全體你我這些勞工的薪資,在勞資共同努力產出的 GDP 比例中,從 1996 年的超過 50%,下降為去年的 44.65%,我們的降幅比美國、日本、韓國更嚴重,所以你就知道經濟的果實分配,勞工分配得越來越少。

台灣的薪資低成因,是有背景的。有機會,我們再來談談那些因素,造成了台灣薪資的「資訊不對稱」,這些因素讓薪資資訊不對稱,讓年輕人不知道怎麼面對開薪資。然後,造就了低薪化的悲劇與各種社會問題的源頭。

台灣的「薪資霸凌」,還不嚴重嗎?

編按:有興趣改善薪資不透明的朋友,可以到徵才資訊透明化連署支持。

延伸閱讀:

22K 是政府一手造成的爛攤子:產業不升級、帶頭剝削員工

中薪工作大減,全球 85% 將成窮忙族?

台灣惡質的低薪環境,幫外商培養了一群「物美價廉」的台勞

藍委提案這次被推爆!林為洲:雇主用「面議」隱藏低薪資訊該重罰 150 萬

(本文為徐嶔煌授權刊載,非經允許、不得轉載。圖片來源: Luke,Ma , CC licens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