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een-Shot-2015-06-17-at-6.28.00-PM

文 /Nelson Moura

台灣的外國人與本地人已經習慣電視上或社群媒體中出現的爆紅外國人,他們可以用流利的中文討論告各種不同的議題。包括郝毅博( Ben Hedges)或者是黑素斯(Jesus Sandoval)等外國人都因為所經營的網路影片頻道,以及在電視新聞或社群媒體的經常性曝光而有高知名度,他們以有趣和奇特的自有觀點討論台灣的各種現象。

有時候他們的網路影片會造成很大的迴響,其中不少情況是出乎意料之外。Youtube 頻道者姜安蓉(Avalon Owens),一個 24 歲就讀台大研究所的美國女生,就是近期意外掀起網路討論風暴的範例。

姜安蓉經營一個受歡迎的 Youtube 頻道INSECT(昆蟲島)ISLAND,她剛開始經營該頻道因為她的昆蟲學碩士學位,之後也開始放上一些她在台灣的外國人身份的生活體驗與文化差異的影片。

她觀看台灣樂團玖壹壹的音樂影片「歪國人老外」後,被該音樂影片所表達的台灣外國人刻板印象與種族歧視激怒,她也製作一支影片回擊。回擊影片很快在引起台灣人與網民高度關注,贊同與反對回應都有,也刮起一陣討論種族歧視的炫風。

BuzzOrange Global 已經有過類似經驗,我們也曾因為「德國企業家分享台灣人對待外國人方式的負面觀點」的報導引發過較小規模網路論戰。所以我決定跟姜安蓉進行來場午餐約訪,討論她在台灣的體驗,也藉機讓她針對回擊影片表達觀點。

  • 台灣課程安排單一,變化空間小

就像許多台灣人可能觀看美國電視節目時,會想著哪天到美國去。姜安蓉在美國愛達荷州家中觀看台灣電視節目時,想著哪天可遇見汪東城(Jiro Wang)。汪東城是偶像劇「絕對達令」(Absolute Boyfriend)的男主角。

姜安蓉說「我一向喜歡台灣電視劇感性與浪漫分氛圍,不像美國節目的粗糙。台灣電視劇最終回,都是情人緊握雙手的美好結局。」

姜安蓉開始從台灣電視劇學習中文,也持續在哈佛大學唸演化生物學系時持續學習中文。她對台灣熱情讓她在大學三年級時來到台灣,也開啟她在台灣的全面生活體驗。她申請並獲得獎學金到巴黎拍攝有關中國人在巴黎的紀錄片,不過兩個月後因為一個不好經驗,她決定去年回台灣,同時開始在台灣大學攻讀昆蟲學碩士。

姜安蓉說:「我很驚訝因為這邊的大學很像美國高中。學生吵吵鬧鬧,課程安排也很單一,只是以教科書與作業為主,希望因為新研究,而改變主題的空間很少。

她告訴我們,多數昆蟲專家專長在甲殼類甚過於馬陸等倍足綱昆蟲,許多台灣大學的老師還守舊於教科書假設學說。當時我想,「為何她的昆蟲影片沒像她上支影片在網路引起廣大迴響呢?」

  • 昆蟲節目無人問,文化差異議題引爆流量

姜安蓉善用她的影片製作技巧建立昆蟲島頻道,透過這個頻道從偏科學新聞的角度表達她對昆蟲的熱情,希望可以以更有趣的方式吸引人們注意。然而,她很快發現很難僅以昆蟲主題吸引網民注意,所以她開始以她在台灣的體驗與觀點製作不同主題影片。

「我發現僅談論昆蟲不會吸引人,就算我是個會說中文的外國女孩,因此每三支影片,就會有兩部是關於流行文化議題,一部以昆蟲為主題,下一部將以蜻蜓為主題。」

這很快受到歡迎,超過三萬五千名網友支持,以及不少在地 online sphere 明星一起拍攝影片,加上她的中文程度已經好到可以上台灣電視節目,甚至見到她的偶像汪東城。

她說:「我知道許多人製造像” 評選日本女孩的五項標準” 或者” 台灣美食“,這些影片在 Youtube 上吸引很多觀眾,不過,我決定我不想成為另一個 Youtube 大明星。 」

「對我來說,製作我的觀眾喜歡的影片比較重要。我的收視群眾真的非常好,他們甚至堅持舉辦禮物交換的聖誕節影迷會。」

  • 不論東西方,種族歧視都令人不舒服

「我在訂閱台灣樂團玖壹壹的頻道中看到這部影片,我盛怒的情緒遠大過悲傷。 情況糟糕到我在影片下方留言表達我的盛怒。這樣的表達維持一段時間,一直到我的一個在台灣被外國父母養大的朋友,說服我製作回擊影片表達立場。」

「製作這部影片後,我真的認為沒人會關心,因為我的頻道近期未受到很多關注。突然間,這部影片卻引發很大迴響,也成為我的頻道中收視第二高的影片。」

回擊影片甚至引來玖壹壹在他們自己的臉書留言,寫道:這部音樂影片

「歪國人老外」(Foreigner)真的無意表達歧視外國朋友的意思。幫我們刺青的師傅都是外國人。說這首歌有種族歧視的意思,是過於極端了。我們寫這首歌的目的是,只是想表達我們希望台灣女孩愛用國貨。

接著是更具攻擊性的言論:

我不唱歌餓不死說我們是垃圾 
GAN LIN NIA GI BY 
我是看風以上個人信論 

姜安蓉批評這部音樂影片提到「她不喜歡這樣的台灣垃圾」的說法,激怒許多網民,因為這樣的說法是攻擊樂團本身,而非他們的具爭論性質的創意音樂影片。

其他負面評論引發另一種誤解,認為她說台灣人種族歧視,才顯出她自己才是歧視者。不過,她在回擊影片上並未這樣說過。

Screen-Shot-2015-06-17-at-6.15.41-PM1

  • 無知與刻板印象是種族歧視的源頭

歧視是很強烈的字,部分姜安蓉在其回擊影片中的評論宣稱,美國種族議題是非常敏感的,不過在台灣卻非如此。

「我相信台灣有種族歧視問題。但我想更清楚表達,我在回擊影片中說的是歧視者。如果你仔細看音樂影片的第二段,其中一個人是戴著黑人的面具,這就是歧視者。」

她相信台灣人很友善,不過種族歧視議題焦點並非是發自內心的友善,而是對於外國人高高在上的態度,在背後講壞話,或假設他們不懂中文。

另一個層面是對於外國人概念的誤解。「外國人不等於是白人,白人並非代表全部外國人」。姜安蓉如此說法,自動排除其他台灣國民,包括其他不同種族背景與不同膚色的人。

這也排除在台灣除外國英文老師與傳教士外的外國人,如同音樂影片中呈現的一樣。

「他們沒見過我在實驗室工作,或其他外國人過著值得其他人尊敬的平靜生活。我相信多數台灣人對外國人的印象,僅來自來台灣教英文與釣馬子的外國人,在電視新聞或電視談話節目,凸顯出外國人展現出愛玩的刻板印象。我參加過這樣的節目,已經厭煩這種扣帽子的說法。」

姜安蓉表示,她遇到網路上的酸言酸語時,採取非常強硬的態度,這是非常好的社群媒體人性格。在她推出回擊影片後,不少人可以在路上認出她,多數粉絲都希望與她談話與合照。

但是,有一個人則直接嗆聲她,「回去自己的國家!」,很不幸地,我們都會記得狠心的評語與字眼,多過於友好表態。人們無法幫其他人決定什麼會侵犯到個人、也無權告訴外國人他們的評論不是種族歧視論調,這是看世界的觀點不同,就像玖壹壹宣稱的。

無知與對在台灣居住的外國人膚淺刻板印象,是種族歧視問題的根本,這就像要求居住在外國的台灣人修理手機,就根據台灣對硬體很強的刻板印象。

令人感傷的是,像姜安蓉這樣愛台灣,甚至計畫要在台灣定居的人,已經準備在取得碩士學位後離開,離開這個養成她學識的國家。「我很愛台灣,不過我計畫離開,因為它讓我傷心,不論我多瞭解台灣或中國文化,我還是被當成外國人。 」

台灣無法讓人才流失,但不好的政府政策或無知文化卻使然。我寧願看姜安蓉的有趣昆蟲影片,甚過於玖壹壹的垃圾音樂影片。

(本文由合作媒體 BuzzOrange Global 授權提供,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延伸閱讀:

天朝自居的中華文化史觀,害我們從小就養成種族歧視的習慣

不要以為出國打工度假、遊世界就能擁有國際觀!醒醒吧,台灣人缺乏的是「思辨觀」

不理會中國記者統戰,侯孝賢:文化到深層,全世界差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