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135683605_a5650500d5_z

文 / 徐嶔煌

令人難過又遺憾的劉小妹事件,一場悲劇,讓我們的社會,可以檢討與思考幾個問題。

第一:這次龔重安事件,距離鄭捷事件迄今不過一年,台灣的無差別隨機殺人事件,無論是黃富康、曾文欽,頻率似乎變快了。

同時,除了聚焦檢討校園安全之外,根據日本的統計,無差別隨機殺人事件在路上與大眾運輸的比重也很高(//ppt.cc/nowc):

隨機殺人犯選擇犯罪處所有明顯的偏好,在日本的統計中,挑選「路上」的比例是 38.5%,挑選「車站及其周邊」的比例是 17.3%,選擇學校的是 5.8%;相較於一般殺人案件,挑選「路上」的是 11.2%,挑選「車站及周邊」只有 1.1%,選擇學校僅 0.4%。

兩者比例相比之下很明顯不同,對公眾 出入場合的攻擊與傷害性更明顯。看到日本的統計與觀察,台灣的警政單位似乎也應該進行相關的研究與預防。

第二:台灣現況就是有死刑的國家。但因為馬政府簽署了兩公約,曾出了個法務部長叫做王清峰,因為不肯簽署死刑令而下台,但後來法務部又成立了「逐步推動死刑廢除小組」。

政府在廢死與死刑之間扭扭捏捏,許多手段兇殘、令人髮指的判決也超乎民眾想像。更糟糕的是,曾文欽一句「在台灣殺 1、2 個人又不會被判死刑」彷彿揭開國王的新衣,『殺人、表現悔意、「有教化之可能」、逃過死刑』,這四部曲變成人人皆知的公式,政府在「死刑判決」上,非常明顯地失去民眾對司法的信賴,也等同於國家公信力一部分失去信賴。

問題是,廢死跟維持死刑,是可以理性討論的問題,要廢死,也要有對完全無教化可能的冷血殺人魔類似「永久監禁」等配套措施。

廢死這件事情,國民連共識都沒有,執行上連配套措施也沒有做,以致於讓國民質疑重重、同時先讓國家公信力失去信賴,這樣的先後順序,豈不怪哉?

第三:台灣的政治人物很離譜,一個社會案件,應該先檢討怎麼避免「隨機殺人犯」出現的核心問題不討論,馬上可以政治人物互噴口水的現象。

問題是,現在是找台灣「隨機殺人犯」發生的原因與預防重要,還是打政治口水戰重要呢?蔡正元大立委如果這麼滿腔熱血想痛批廢死,那麼,身為執政黨立委,應該先去找自家總統 與前後法務部長好好算帳才是,畢竟,都執政七年了嘛……「逐步推動死刑廢除小組」也是執政黨的法務部長設立的呀…..

(本文:徐嶔煌授權,不得轉載;圖片來源:Tori Rector, CC licen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