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122270899_a48e22c0ae_k

◎本文作者:靜芳

今天陪友人到《奇美博物館》去參觀,唯一的感想是:可惜。

有不錯的觀賞價值,卻沒有品質,整個博物館都是阿公、阿媽、阿六仔和一群的小學生;我以為我是到了奇美菜市場。整個腦袋都快被聲音給轟炸開來。很快的走完,是走完,走馬看花的看完,走到了一個專為小朋友服務的藝術空間,和裡面的服務人員就聊了起來。

我說:你們每天都這樣大聲嗎?對方說:這樣還好,如果到了假日,我們兩個人根本不可能對上一句話,因為都聽不到你在說什麼,這個空間準是博物館唯一的淨土了。

我說:怎麼沒有人教育參觀的人,應該遵守的規則和禮儀?對方說:還是有一堆的人在喝水、吃東西、講電話、拍照,都說不行了,可是…

沒想到新建的博物館會要充人氣,怕沒有人來就沒有嚴格的管制,人家文明國家對於博物館的管理絕對是品質第一,不會擔心沒有人要來看,有欣賞的品質才會吸引更多的人來品嚐藝術盛宴、提昇人文素養。看起來這個博物館管理上有點鬆散,真的沒有堅守立場去教育大家。

我說:博物館不是只有把東西給人家看,還需要有教育的價值在,以前台灣人到國外去不了解規則,被外國人笑,現在中國人到台灣、到國外,也要別人去教他們,現在很多人來這裡參觀,是不是也要教他們怎麼看藝術,感覺這裡的人都像在看菜市場一樣。

對方說:這裡有不少都是進香團的啦、社區發展會的啦、什麼警消志工會…來的很多都是長輩,教也教不會,說也說不聽,也不能不讓他們來。

和對方聊很久,對方說:其實我們也都知道這些問題,所以才會有很多的工作人員,像母雞一樣,一個個跟在參觀者的後面,舉牌子告知,不可以吃東西、不可以大聲、不可以奔跑,但是總是無法讓大家都去遵守,還是每天都像菜市場一樣。

我說像我們去一些地方,都會有行前教育,或許可以建議看看,對方說:跟他們說館內不可以拍照,結果不少人都以為只要出了管制線就可以拍,還常常引起誤會,而且如果真的在入館前要上課,可能這些阿公會抓狂。因為有的阿公是進香團順路來的、不然就是人家叫他來就來,不是真的要來看東西的。我在館內也看到不少學校帶學生來參觀,但是學校一樣沒有做到這方面的教育,學生在館內跑、叫、摸的。

我們算是最早入館的一批訪客,慢慢欣賞也看簡介,看不到兩種展示品就被一羣小學生推擠開了,小學生們不是手掌直接壓在玻璃儲框上,就是一路奔跑大聲談話,服務人員根本來不及制止。看到學校要帶小學生參觀前,大概沒有事先告訴學生到時要遵守規定和尊重別人,可見現在的學校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本想找帶隊的老師談談行前教育,但不見帶隊老師的蹤影。

如果有好的文化藝術要讓我們欣賞,我們同樣的也要有好的文化素質去欣賞。我們的教育,只教考試,不教我們成為有文化的人,不但把我們教成不會欣賞藝術的人,連尊重別人也不會,讓我們只有「背書、考試」,只相信鎖入中國,每天看武媚娘傳奇學八卦名人隱私;常聽到台灣說要「國際化、國際觀」,但是我們卻連基本的欣賞都不知道如何去欣賞、如何去尊重其他人的權利?遑論說國際化、國際觀?這一次的奇美博物館參觀,我個人感覺最有收獲的是和館方的工作人員對話,而不是裡面的收藏品。

入館參觀的有不少是什麼消防志工會、清水什麼會、社區發展協會什麼的,看來選舉的味道越來越厚了,這類的里長伯、協會遊覽行程,也越來越多了。

看著這些什麼協會的婆婆媽媽、伯伯爺爺的,一下拍照、一下大聲哈哈哈、一下喝水、一下說:這個這麼花花的哪裡漂亮、不然就是許文龍就是錢太多、這個是真的還是假的、這個可以賣多少錢、這個誰要放在家裡啊,不然就是幾點要集合吃飯…當我很認真的看著「沉思者」這個雕塑品時,我的耳邊傳來的是這樣的對話,我的天啊,這是台灣人的文化素質嗎?

(本文為合作夥伴《三際信息站》授權刊載,臉書專頁:三際信息站,原文連結:高檔博物館遇上低檔訪客,非經授權、不得轉載。圖片來源:snoopytwn, CC Licensed)


延伸閱讀

別再強調你多有國際觀,台灣人根本就是不折不扣的「文化弱智」
從免費報名的活動,看透台灣人性的貪婪與無信
德國念書一律免費,為何沒人抗議不公平?因為德國相信孩子的人生跟父母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