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8006

◎作者:張肇烜(醫師)

「手心向上是求人,手心向下是助人」,志工主動積極自願地為社會服務,實現利他主義(altruism)的助人精神讓世界更美好。

最近台灣社會掀起「志工熱」,大家搶著當志工。台中榮總近日開放暑期高中生志工招募,今年開放 8 個梯次總計 320 個名額。筆者在台中榮總執業的學長跟我說,開放前一天的傍晚醫院就出現家長在台中榮總第一醫療大樓大廳排隊。有家長帶著零食、礦泉水、板凳、睡袋和行動電源,在椅背上黏貼名條,也有家長打地舖徹夜為孩子排隊。隔天一早 8 點,開放志工報名,320 個名額瞬間秒殺,搶手的程度比起「江蕙演唱會」有過之而無不及。

中部另一間醫學中心彰化基督教醫院,每年 6 月在彰基向上大樓 1 樓廣場開放報名,招收高二以上在學學生,只開放現場報名,年年都出現盛況空前的排隊人龍。前幾年有人凌晨 1 點開始排,後來更要提早到前一天的傍晚家長就開始漏夜排隊。過去彰基志工員額約 400 名,供不應求後順應民情提高到 560 人,今年則開放 8 個梯次,每梯招收 75 位學生,員額再提高到 600 名。不知情的人以為台灣社會愛心充沛,殊不知這是因為在教學醫院擔任志工,大學推甄可以加分。如此教育怪象由來已久,幾年前在南部小兒科服務的同學跟我說,他的爸媽凌晨就去幫他妹妹排隊,為了就是一張推甄需要的志工服務證明,實在很諷刺。

李家同教授曾說:「為了分數當志工,是對志工的侮辱。」除了教育界,「當志工」也是台灣社會的「道歉 SOP」。最近有哪些人曾說要當志工?喧騰一時的「阿帕契姊」李蒨蓉在桃園地檢署應訊時,說願意當「國防志工」彌補過錯、黑心油毒害全民的商人魏應充,說願意終身當「食安志工」,另外一個不分青紅皂白亂開台北榮總死胎記者會的立委姚文智,鞠躬道歉說未來要擔任「醫界志工」。當志工的愛心遭到濫用,儼然變成廉價的贖罪券。

志工是發自內心,自動自發的利他精神,無奈在台灣社會卻變了調。畸形的制度連行善都要認證,不僅折騰學生、家長還有老師,還讓孩子從教育開始,就充滿扭曲和功利,為加分而服務,將來進入社會,更充斥著虛浮偽善的形式主義,這是當今台灣社會的真實亂象。

(本文為張肇烜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蘋果日報》蘋論陣線,原文標題:大家搶著當志工,非經授權、不得轉載。圖片來源:三立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