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611162247518

台灣的偶像劇,角色設定多半是高富帥配窮酸女的老梗(圖片來源:三立電視)

◎本文作者:張樂樂
Hello,我目前就讀於臺灣大學財務金融學系。

「為什麼台灣的偶像演的角色幾乎都是王子公主,而不像日韓、大陸劇的演員一樣,可以演職人劇、古裝劇等等呢?」

你是否也曾和我一樣,思索過這個問題?

先回顧一下台灣偶像劇歷史吧

台灣偶像劇主要針對年輕觀眾群,透過年輕人對愛情的渴望及天真爛漫,設計出一連串羅曼蒂克的劇本,反映出年輕人對生命的美好憧憬。

通常偶像劇以情感訴求為主軸,男女主角藉由不同的機緣認識、錯過,接著面臨連串的考驗,最終達到幸福的結局。始祖是 2000 年的《麻辣鮮師》,接著 2001 年 F4 和大 S 主演的《流星花園》正式宣告台灣偶像劇時代的來臨,並進入偶像劇高速發展的階段。而後,《王子變青蛙》、《惡作劇之吻》、《花漾少年少女》、《公主小妹》、《命中注定我愛你》等等著名的戲劇接二連三地出現,一部又一部的偶像劇如雨後春筍般開拍。

然而偶像劇在追求快速的同時,就容易忽略掉拍攝的質感及劇本的創意、細膩度,導致許多部偶像劇的內容如換湯不換藥般,幾乎都是富家子配灰姑娘,或是有錢千金愛上窮小子的僵固題材,掌鏡、場景技巧也不太有進步,導致觀眾流失,曾經是偶像劇王國的台灣也逐漸失去優勢。

48ec3bc65a3b5

流星花園是台灣偶像劇熱潮的起始點(圖片來源:華視)

 

台灣偶像劇的危機與改變

台灣早期的偶像劇問題大略可歸納為以下三點:

1.  偶像劇定義狹隘:通常台灣偶像劇都是由年輕人、新人主演,藉此呈現出嶄新氣象的戲劇就稱為偶像劇。然而這樣的定義未免太過狹隘,只有一般民眾對於偶像劇的既定印象就是男的帥、女的美,甚至講到偶像劇就想到愛情的主題。

2.  演員普遍演技生澀:如同上面所述,台灣偶像劇演員常有新面孔,難免會因為經驗不足、訓練不夠而無法完美詮釋感情戲、觸動觀眾心靈。

3.  偶像劇題材表面、沒創意:再扣人心弦的愛情故事,若是重複看了十次,想必也會膩吧。因此,偶像劇除了要擴展題材的廣度、題材要多變之外,也應該注重劇本的深度及引起共鳴的程度。

然而,近年來的偶像劇題材看得到改變了!

以本文作者為例,我也曾是看膩偶像劇愛情題材的觀眾,然而我發現,逐漸地有編劇意圖求新求變,開始撰寫不同的、有意義的題材。其中,令我印象很深刻的有:

2006 年,張韶涵主演的《愛殺 17》,張韶涵在劇中飾演一對雙胞胎、三種性格,該劇以凶殺案為主線,伴隨著愛情、親情的兩難,也點出媒體濫權的後果。劇中,姊姊逐步抽絲剝繭釐清妹妹的死因,發現該案背後錯綜複雜的關係及許多不為人知的黑暗面。同年的《白色巨塔》,帶我們一探白衣天使的生活,他們也和一般人一樣,有情感的糾結、有疲憊、有被迫抉擇的時候,這部戲是少數以醫生為題材的劇,讓觀眾過足了一窺究竟的癮。

KO_One_Wallpaper

「終極系列」是台灣偶像劇的獨特題材(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2007 年,十分受青少年喜愛的《終極一家》,取材獨特,利用特技效果,帶領觀眾穿梭於不同的時空,異能界裡的人們為了平衡 12 個時空及邪惡魔界而發展出不平凡的冒險故事。

2008 年,偶像劇題材更延伸至警界,以《波麗士大人》為名,現實與理想的拉扯、友情及愛情的激盪,帶給觀眾耳目一新的享受,該劇受歡迎的程度,使《波麗士大人》也成為警察的別稱。

之後,刻劃女性細膩心理的作品也陸續被推出,如 2009 年的《敗犬女王》及 2011 年的《我可能不會愛你》,更有強調溫馨親情(如《那一年的幸福時光》)、以歷史為主線鋪陳、敘述大時代悲劇的優質戲劇出現(如《我在 1949 等你》)。

由此可見,台灣的偶像劇的劇本多樣性或許相較日、韓兩國尚略遜一籌,但是台劇劇本並非皆是僵固不化,而是需要時間調整及改變。

觀眾看膩偶像劇,台灣類型戲劇崛起

以往,我們觀看偶像劇,只需要放輕鬆看,就能輕易理解劇情。但現在不同了,加入知識含量的類型戲劇正在崛起,雖然這種戲劇成本高、背後考證功夫難、專業人才欠缺,卻也為台灣戲劇圈注入活水,帶來更多挑戰。對觀眾而言,他們必須要試圖理解、甚至推理,才能享受柳暗花明又一村的驚喜。

舉例來說,與民眾最相關的醫療最近就有令人眼睛為之一亮的作品推出:迷你劇集《麻醉風暴》,該劇僅六集就獲得台大麻醉科教授孫維仁醫師及《白色巨塔》的作者侯文詠等人的高度讚賞。本劇除了在公視播出外,也先在網路影音平台及公共電視 HD 頻道首播累積口碑。此劇由醫療糾紛帶出了醫界與醫病關係的黑暗面,真實呈現了高壓的工作環境帶給麻醉科醫師的身心俱疲。

至於《出境事務所》則是以詼諧不失莊重的手法,探討多數人較不願意談論的生死議題,理性感性兼具。劇中角色面臨的不只是亡者的離去,更是死者留下的未完情感債務,此外,本劇深入了解與詮釋禮儀公司的實際運作,更透過世代交替帶出這個行業的過去與未來。《出境事務所》由客家電視台播出,除了傳統電視台外,觀眾更可以在客家電視台的 Youtube 頻道、Line TV 上找到這齣完整的、高畫質的節目,這種雙管齊下的方式,深受年輕族群的青睞。

然而,電視台對此類戲劇的信心仍不足,由於成本高、題材新,導致電視台興趣缺缺。他們考慮的是收視率、是商業利益,注重的是戲劇卡司、觀眾埋不埋單等因素,使得一些新穎的題材,如:台版 CSI 的《鑑識英雄》、大談生死議題的《出境事務所》等等,目前仍面臨「電視台人人有興趣,個個沒把握」而「不敢播」的窘況。

例如,《出境事務所》的劇本早在八年前就寫好,卻因為生死議題太過敏感,電視台不敢碰觸,八年後才在客家電視台的大膽嘗試下制播。然而,《麻醉風暴》的製作人曾瀚賢相當支持類型劇作品,他說:「台灣的影視環境要往下走,還可以做什麼?我認為類型是一個手段。」《鑑識英雄》製作人顧超更是直言:「台灣電視台需要勇氣。」

storm

質感直追美劇的醫療實境台劇《麻醉風暴》(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為了怕收視率不佳,《麻醉風暴》和《出境事務所》的行銷方式也趨於網路化、年輕化,都選擇先在網路上播出試水溫,希望先讓網路評價發酵,再帶動主頻電視收視率及後續熱度討論,由於播法十分大膽創新、內容也十分有深度,成功引起觀眾熱議。

台灣觀眾收視習慣改變,如何找回流失的觀眾群?

各式網路平台提供觀眾管道觀看英美日韓中等國的戲劇,觀眾不用再死守著電視,而是可以隨點隨看,這導致了台劇對內需要突破、對外也需成長才能茁壯。

近年來,國外的職人劇、類型劇早已是收視的保證,而台灣的類型劇才正要起步,主要原因歸結於人才培育不足、相對低廉的片酬導致人才外流,進而投資人也不願意砸重金在台劇上等等。要找回流失的觀眾,就必須從製作單位的用心及創意、專業人才的培植、電視台的勇於嘗試下手,若是能在雅俗共賞的基調上,為知識講個動人的故事,那麼台劇歷史的新頁便指日可待。

(本文為合作夥伴Viking Bar專欄授權,原文標題:不再只有流星花園般的偶像愛情戲劇,台灣新偶像劇類型的崛起;非經許可、不得轉載。)


延伸閱讀

從 1 轉到 100 台都在講房事,台灣綜藝節目能這樣聊贏中日韓嗎?

影視業沙漠化:《Running Man》讓台灣觀眾笑了卻讓綜藝一哥胡瓜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