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看不懂衛福部搞醫糾法的做法。為了快速處理每年醫療賠償金額 8 億左右的問題,為什麼要把「醫事人員」拖下水?真的很不懂。哪個醫護是故意想要製造醫療疏失呢?醫糾法把「無法明確歸咎於病家或醫療行為,由醫糾賠償基金去補償病患。」,然後這也要連帶要「醫事人員」負責出錢,就實在很沒道理。這幾天在各界壓力下,衛福部才決定醫療風險分擔金將由醫療機構繳納,且醫療機構不得轉嫁於醫事人員。

可是問題是,你我都很清楚,寫歸寫,這些醫院的老闆真的不會轉嫁給醫護人員嗎?或者說,就算這些老闆要轉嫁,會讓衛福部抓得到嗎?衛福部連食品、藥品的問題都管不好了,連中國茶、越南茶都分不清了,要對他們財務報表管得好有信心,還真難。

說穿了,衛福部根本是柿子挑軟的吃,講難聽點,8 億,你衛福部是不是應該從那些醫院規模不斷擴張、新的院區一家一家更新、設備越來越高貴的「醫療財團法人」的財務報表做檢討,甚至制定新的規範、約束,再來檢討這 8 億可以從哪來呢?

為什麼?這些醫療財團法人又不是不賺錢,每年也領走大筆你我繳交的健保費,既然賺錢,幹嘛一定要從醫護人員身上榨錢出來搞個醫療賠償互助會呢?尤其是那些連責任歸屬都搞不清楚的,你說找醫院老闆組成互助會,還可以理解,何必要把醫護人員拉下水呢?

看看財訊雜誌曾經檢討的 2013 台灣前 25 大財團醫院稅後餘絀(餘 = 盈餘,絀 = 虧損,也就是繳稅後的虧損),可以發現一些問題。

第一,台灣光這前 25 大醫療財團法人醫院的稅後餘絀就高達 77.42 億,雖然醫院不只醫療財團法人一種,但從稅後餘絀來看,如果衛福部一定要針對醫療糾紛行為進行大放送,連搞不清責任都要賠,每年 8 億,顯然不是沒有地方可以擠出財源。

第二,這個稅後餘絀也是有玄機的。比如說國泰醫院明明有盈餘,卻還是向國泰人壽跟國泰世華銀行借款 33 億,也撥出 12 億操作國泰金控跟國泰建設的股票。當年稅後餘絀因而只有 1.7 億。但該年健保費卻領高達 64.23 億。

然後,大醫療財團法人,領了台灣最多的健保費,面對收入,他們大買股票也是鐵錚錚的事實,如長庚,總資產高達 3355 億,卻有 2500 億資產來自台塑各集團股票,一年領走健保費 411 億,稅後餘絀只有 19.1 億,處理完會計帳後還不用繳稅;新光醫院,總資產是 135 億,但有 50.38 億處理新光集團旗下公司股票,涵蓋廣泛,如新光紡織、大台北瓦斯、新光金控等等,近 1 年來還大舉增加新光金控 15.51 萬張,持股比率從 2.92%,大幅攀升至 4.3%。每一年,新光金也領走健保費 46.08 億。

至於醫療財團法人透過藥價差來大賺其財的問題,又是另一個衛福部的大問題了!

這些億來億去的大財團醫療法人,賺錢也不見得分給醫護人員。你衛福部不願意去好好掌握了解他們的財務運作,無論是限制股票購買也好、無論是針對獲利行為取得分配、拿來當財源基礎也好。你們只想便宜行事、簡單立法了結,當然你會遇到很大的反彈啊!

政治本來就是分配的藝術,看過冒牌總統的男主角怎麼拿「宣傳國產車讓已買的人更有信心」的預算(無聊嘛…人家都買了),去蓋流浪兒童之家,你就會懂了。

要創造出一個付錢的醫療糾紛平台,就要找出財源。請想想,如果衛福部連這些醫療財團法人的「錢」在哪裡都搞不清楚、或者「故意搞不清楚」,然後只能在不知道是真瞎還是假瞎的「盲目」抓財源來填補這個缺口。而這個填法,還很有可能犧牲掉現在血汗醫護工作者的權益。請問,你覺得這種方式是對的嗎?縱放大老闆賺的大錢、強逼這些醫生跟護士出走,對台灣,你覺得這是好事嗎?

面對人口老化、亟需要醫療人力的台灣,強逼醫護離開的作法,這種傻事,我們還能這樣殺雞取卵、犧牲你我、甚至下一代的未來嗎?

延伸閱讀

超過一萬人反對的《醫糾法》修法:醫生沒有犯錯卻要負責賠償!

醫護得定期繳賠償金,家屬可能被政府告─剪不斷理還亂的「醫糾法」

到底是誰怕把醫生納入勞基法?美國早在 20 多年前就開始保障醫生工時

別追殺僅剩不多的醫師:碰到醫療糾紛,你可以這麼做

(文章來源:徐嶔煌授權,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