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238946

藝人楊又穎因為網路批評輕生,在台灣引發熱議。有不少也曾被網友批評的名人紛紛跳出來,表示「自己也被網友霸凌過」,認為「台灣就是太自由了,該想辦法管一管」,法務部部長表示考慮制定專法反制網路霸凌。

作為一個社會現象,霸凌的範圍並不僅限於網路上,其歷史幾乎與人類歷史等長,威力則在有大眾傳播之後變得更威猛:1920年代的上海默片紅星阮玲玉因不堪小報流言而服藥輕生,就是相當知名的例子。網路發達則使霸凌的影響更加廣泛,只要連上網路,任何人都可以評論時事或人物,也都可以拍照錄影上傳「公審」行為失格者,當事人的個人資料也更容易被發現,霸凌的威力等比例提升。

網路上,每個人都可能成為霸凌的受害者與加害者。

  • 霸凌?評論?差在哪裡?

首先我們要思考霸凌與評論的差別。以下是牛津詞典對「霸凌」與「網路霸凌」的定義:

Bully:A person who use strength or influence to harm or intimidate those who are weaker.
Cyberbullying:The use of electronic communication to bully a person, typically by sending messages of an intimidating or threatening nature.

「霸凌指的是使用權力或影響力,傷害或脅迫弱者;網路霸凌則指利用網路進行霸凌的人,例如傳送訊息恐嚇特定人物。」

從定義裡可以發現,網路霸凌與單純的辱罵、侮辱不同;網路能跨越空間傳遞訊息,單一辱罵會很快地「增殖」為非常龐大的數量,進而把在真實世界不痛不癢的指責變為大規模的語言暴力,並擴及到真實世界。

更可怕的是,過去能運用這種「地圖炮」的只有大眾媒體,因此傳播理論上還發展出了許多媒體自律原則以及課責方法,嘗試限縮媒體的力量。但對網路使用者來說,這些規範近乎不存在,因為匿名特性,使得網路比真實世界更容易出現仇恨性、侮辱性言論,要追究責任難度也很高。

  • 霸凌與網路實名:韓國的例子

那麼,強化管制網路言論,強制網友對其言論「負起責任」的做法有效嗎?恐怕沒有。

血淋淋的例子發生在 2005 年。韓國一名女大學生的寵物犬在首爾捷運二號線車廂上排泄,車廂裡的其他人請她清理,卻遭惡言相向。路人拍下她的照片後,上傳到當時韓國最大的社群網站 Cyworld。不意外的,這名女大學生馬上招致網友侮辱與唾罵,被稱為「狗屎女」。

之後,女大學生遭到人肉搜索,其姓名、住址、電話與就讀學校很快被公佈,霸凌因此擴散到真實世界。她的住家電話被憤怒的公眾打爆、記者開始跟拍親人,公眾強烈指責迫使其父母出面道歉,最後當事人因此退學,甚至有她因此罹患精神疾病的傳聞。

這次事件使得韓國政府啟動網絡實名制度,從 2006 年開始,韓國網友登錄大型網站(流量大於 10 萬人)時必須登記真實姓名與個人資料,發言時可以使用暱稱。

這套制度效用不彰,研究指出,網路實名制度在短期內有效,但無法長期遏止網友發表侮辱或垃圾言論,網友只要簡單的盜用他人的身分證字號,再起個假名就可避開規定。

2015-04-28 19.03.17

日本雙葉論壇(2chan)是著名的匿名論壇,但發言者的 IP 位址須揭露。

此外由於網路實名制的關係,所有人都需在網站上留下真實資料,等於雙手將隱私交給網站。2011 年韓國爆發多起網站被駭事件,公眾及將矛頭指向網路實名制,網路實名制度最終在 2012 年被韓國憲法裁判所裁定違憲,走入歷史。

  • 別傻了!管制言論≠霸凌專法

撇開那些打算推行網路實名制度、無視韓國經驗的人,還有許多人支持效法歐美各國,另立專法管制網路霸凌。但台灣目前針對相關法案的公共討論少之又少,現行刑法的公然侮辱罪、誹謗罪,只能抓到那些公開罵人、無中生有中傷他人的案子,還必須先抓到 IP,才有一丁點機會找到當事人。這對阻止網路霸凌毫無益處,反而給了鄉民藉此興訟的機會。

要阻止霸凌繼續發生,我們必須往歐美各國,找尋立法前例。

最早的美國反網路霸凌專法始於一位女孩 Megan Meier , 2005 年她在網路上認識一名網友,並把對方當成無話不談的好友,某一天對方卻突然傳來「我聽說你對朋友很差」、「這個世界沒有你會比較好」的私人訊息, Megan 因此自殺。這次事件使美國各州紛紛立法阻止「私訊霸凌」發生。

Megan Meier, 她的自殺促成了美國各州開始制定反霸凌專法。

但霸凌的型態不只一種,2010 年一名羅格斯大學的新生 Tyler Clementi 在宿舍與另一名男性親吻時被室友偷偷用 webcam 錄下並上傳網路,四天後他因此自殺。這次事件使得各國再度修訂反霸凌法,將「公布隱私傷害當事人」的新型態納入反霸凌專法的處罰範圍。

但無論是哪一個國家,在訂定反霸凌專法時,都不打算把「管制網路言論」納入法律。根據 Megan Meier Foundation 的整理,美國各州的反霸凌專法除了訂立霸凌行為並賦予刑責外,也花了非常多的篇幅規範學校與家長的責任。各州很清楚地認識到,由於網路的跨空間與匿名特性,政府不可能管制所有的霸凌言論,要對抗霸凌得從教育做起,一方面協助受害者對抗惡意,另一方面阻止加害者繼續出現。

文章一開始提到「網路上,每個人都可能成為霸凌的受害者與加害者。」作為網路發展的先驅,美國踏實地拒絕韓國的網路實名制度,而選擇逐步推廣觀念、教育社會大眾,確實嚇阻霸凌事件發生。

台灣要走哪一條路呢?相對韓國,美國的道路雖不華麗,但踏實許多。

  • 延伸閱讀

政客權貴們也被網路霸凌?喔不,你們是欠罵,我的觀察啦》 ⊙Andy Ko @BuzzOrange

  • 參考資料

Real Name Verification Law on the Internet: A Poison or Cure for Privacy?
Daegon Cho, Economics of Information Security and Privacy III, pp 239-261.

PTT 嗆人奧客、死魯蛇 12 鄉民不起訴》 蘋果日報, 2014.07.03

反網路霸凌 朱立倫:應立法》中央社,2015.04.24

擬修反霸凌專法 呂學樟自述遭網路霸凌經驗》 Nownews, 2015.04.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