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4786-SOURCE

 靠北部落客是匿名罵人的集中地。(圖/翻攝自《靠北部落客》)

想像一下這樣的畫面。有天你走在路上,遇見一個人,他朝你吐一口口水,罵你:「下賤!社會就是有你這種人,才會變成今天這個樣子。」你摸不著頭緒,再走幾步路,一群人走過來,紛紛朝你吐口水,大罵:「人生失敗者!」「天啊,你怎麼長成這樣?」「先噓,不解釋。」「這傢伙不就是 XXX 公司的那位嗎?呵呵,也不過如此而已。」到最後,你已經渾身都是他人口水的臭味,卻還搞不清楚,這些人到底是誰。

這就是網路霸凌的威力,其中又以「在已經可以匿名的網路上刻意『再匿名』罵人」的傢伙,最令人可惡。這就像躲在一個別人永遠不會發現的障礙物後面,拿著狙擊槍射向對方,被擊中的人往往死得不明不白、不明就裡,到最後都還不知道是被誰攻擊,不知道找誰還擊,只能默默的接受、默默的舔舐傷口,然後將一肚子鳥氣吞下去。

我個人非常討厭「在網路上匿名罵人」這件事。今天你要說一個人不是,為了服眾,必須舉出足以證明問題的「實際例子」,並且用合乎邏輯的理由來否定他人。要是你舉出的例子太糟糕、甚至是錯誤資訊,罵人的人,很可能反而被將一軍。這就是「靠北別人的代價」,它有風險,它可能會遭到反噬、報復,它不可能永遠安安全全。

說到報復,以牙還牙、以眼還眼,是《漢摩拉比法典》最著名的精神。被打了一拳、我也回你一拳,這看似充滿「報仇」意味的話語,為什麼值得在西元前 1762 年被特別寫進律法當中?很多人以為,它是為了平衡「被傷害者的不滿與損失」才如此規定,其實不然。

以牙還牙、以眼還眼的背後精神,其實是「對方打落你一顆牙,你不能回他兩顆;對方戳瞎你一隻眼,你不能戳瞎他兩隻,讓他從此成為盲人。」換句話說,《漢摩拉比法典》的真正目的,是讓「報復有所節制」,而不是無上限的製造更多仇恨。

直到今天,以牙還牙、以眼還眼的精神,依舊被許多人所認同;這也是前面所提到的,靠北別人的代價。然而,「匿名罵人」卻打破了這個平衡:它可以盡情的攻擊他人,卻永遠不必擔心被「反過來罵」。受害者想報仇,找不到對象,再怎麼生氣也只能成為潑婦罵街、成為更多人的笑柄。

這背後意味著什麼?

254787-SOURCE

 現在出現一堆人反過來靠北「靠北部落客」。(圖/翻攝自《靠北部落客》)

受害者的不滿將不可能平復,它只會隨著眾多匿名者的「靠北」而逐步升溫,最終或許會爆發,或許不會。無論今天《大學生了沒》的 Cindy 是不是因為「靠北部落客」而想不開(又或者是眾多因素當中的其中一件),我都認為「靠北部落客」這些「靠北系列」粉絲團不應該存在。讀者應該退訂、使用者應該有所節制。

「靠北部落客」管理者也不必假裝中立,澄清什麼「不正確的八卦或事實如果都封鎖,才叫做一言堂」;說難聽一點,連管理員你都選擇了匿名,誰知道你是真的管理員、還是一個假冒管理員的靠北者?

所有使用「靠北部落客」之類粉絲團,利用匿名來保護自己、攻擊他人,滿足自身攻擊慾望又不願表明正身者,我想在這邊大方的說聲:「呸!我瞧不起你們。」有本事罵人,就該光明正大的站出來,用足夠的證據與邏輯論述說服他人,甚至讓當事人「被罵得心甘情願、毫無還口餘地」。

躲在電腦後面、又躲在匿名粉絲團後面,獲得雙重保護的人,不願意承擔「靠北別人的代價」,你還有什麼資格說別人呢?

最後,也奉勸讀者們停止追蹤、停止跟著這些匿名者起舞,如果你們還有一點點身為人的良知,就應該知道這是一場不公平的謾罵競賽,你加入其中、一起大聲嚷嚷,除了替這個「不敢現身」的爆料者背書之外,還有什麼意義呢?

(本文由合作媒體三立新聞網授權,作者黃郁棋 ,不得轉載。)

【VidaOrange 徵才】

我們正在尋找一位編輯,歡迎新鮮人,只要你:

  1. 看英文跟看中文一樣輕鬆,習慣在國外網站發掘不一樣的生活類新知 (具說寫能力尤佳)
  2. 文字能力佳,能用簡淺易懂的文字,包裝出「有觀點」的文章
  3. 注重 life style,對於生活議題、女性議題等很有想法
  4. 喜好新奇事物,重度網路使用者
  5. 細心卻有顆古靈精怪的腦袋,樂於接受挑戰,勇於面對改變

更多詳情請見://buzzorange.com/techorange/torecru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