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Credit: martinak15,CC licensed)

《BO 導讀》:這幾周因中國強劃 M503 航線,片面宣布要加開新航線,直逼台灣海峽中線,令人質疑這是「別有用意」,然而目前的進展是中國已在前(29)日正式啟用 M503 航線,且我方也表示「可以接受」。
這起事件引起許多民眾不滿,更是有網路繪畫家透過擬人化的表現,來解釋此次事件中國與台灣的關係。(圖片連結在此
雖然有許多網民讚歎這個漫畫的比喻相當貼切,但是,換個方向來想,為什麼這樣的諷刺需要建立在「強暴、女性」身上?「被人強暴的賤命」這樣的嘲弄,難道不會加深對於女性、甚至是弱勢的壓迫?

 

看到那張「被中國性侵圖」的第一個反應是不舒服,然後是憤怒,然後是內疚。像我這樣的女性主義者和反性別暴力工作者真的不夠努力,才會讓這樣的圖在台灣的覺醒公民間有立足之地。

1. 為什麼身為「強國」的中國就是生理男性(而且還是有六塊肌的帥氣生理男性),而在台灣做決定的明明也都是一群生理男,此處被欺凌的角色卻是由女性擔任

2. 女性在社會上的弱勢是結構造成的,就如同台灣現在的處境是一連串社經條件與政治角力下的結果,而不是「天生賤命」

3. 最可怕的是,那張圖根本強化了現有的強暴迷思。首先是「我一生就是被人強暴的賤命」這句話,根本重建了「女性生來就是被男人幹」(而且意願不重要)的觀念,因為男人有雞雞所以一定會想幹人,女人自然就只能接受。

我知道大概有人會說,這是反諷,是指我們需要反抗,不要屈服於「賤命」,但是這句話加上旁邊那句「眼神死」,只讓圖中女性呈現一個軟弱、無能的形象。

更別提作者以為多少女性受到性侵的時候會是這種反應的?(就算真的是也不是因為無能)對女性的性暴力是一個無比嚴重的問題,這張圖不但沒有反映這個嚴重性,反而把性暴力當成一個笑話。而且我還是要再說一次,女性會被強暴不是因為天生「賤命」,而是因為權力結構的不平等

4. 承上,那張圖的宗旨或許是「你為什麼不反抗」?但這張圖裡的類比,卻是不倫不類。如果有人記得,兩年前的美國共和黨政客間突然冒出一個詞,叫做「正當強暴」(legitimate rape),這些政客的說詞就是,有些女人受暴時根本沒有認真反抗,所以不能算是「真正的」強暴。

這話的危險在於,

第一,假設女人如果沒有哭爹喊娘,那勢必是「欲迎還拒」,女人的「合意」根本不重要。

第二,女性的反抗程度,和很多因素相關,可能是她決定保命比較重要,可能是對方是親密伴侶她根本不知道可不可以反抗、如何反抗,可能是她受到很大的驚嚇無法反應,有無數種可能,那種把激烈反抗當成「好女人」指標的態度,是讓性暴力猖獗的原因,更是讓許多女性無法開口求助的障礙(我反得的不夠激烈所以我一定偷偷想要 –> 我一定是賤女人)。所以這個把台灣描述承受暴仍不抵抗的女人的類比,不僅錯誤,毫無敏感度,更可能對許許多多的性暴力受害者造成二次傷害。

5. 而且性暴力受害者從來不只有女性而已

6. 如果原作者真的這麼想要強調台灣正在被強暴的話,比較符合情況的描述會是台灣這個受害者被一堆生理男性政治人物強壓在地鎖住手腳,邀請對方來霸凌

==
但我想覺醒公民們大概會說,那張圖只是說出實話而已。反正這年頭只要說得是「實話」就無所謂了。(眼神死)

後記:

作為一個讀者,我當然明白時事漫畫是以誇張的方式進行諷刺,而諷刺作品一直以來也都有其功用,可以讓人在短暫的時間內,對特定議題留下深刻的印象,同時諷 刺作品很大一部分的功效仰賴於刻板印象的玩弄。但是在玩弄刻板印象的同時,必須很小心的是,我們是藉由嘲笑的方式翻轉了刻板印象,還是加強了對弱勢的壓迫?

我舉個例好了。最近有齣美劇叫做”The Unbreakable Kimmy Schmidt”,它的劇本裡就納入了非常多這類跨在邊界上的刻板印象。有些玩得很好,可是有些就很失敗。

例如劇中有個黑人男同志,他為了生計必須在一間主題餐廳打工,然後打扮成狼人的樣子,結果有一天,他下班之後沒換妝就走上街,本來擔心會嚇到路人,但沒想到他發現自己身為狼人的待遇居然比黑人還好。

這個諷刺很成功,因為他利用一個荒謬的類比(黑人 vs. 狼人),點出了黑人社群在美國社會的弱勢處境。但另一方面,這部戲裡也有一個越南男生,這個越南男生 數學很好,但英語卻不太好,口音很重,然後他的名字叫做 Dong(在英文裡有小雞雞的意思),所以編劇開了一堆他的名字的玩笑。這支劇情對我來說就是失敗的,因為這個亞洲的刻板印象對於擺脫亞洲族群的污名(英文很爛、名字很奇怪)完全沒有幫助。

所以講回那張性侵圖。某方面來說,這個「強欺弱」的描繪並沒有錯,而且如果再細緻一點,我們說不定還可以進一步地把中國看成一個典型的父權代表,看見父權在經濟、政治和社會層面上的壓迫(例如婦女節被逮捕的五名女權工作者至今仍未被釋放,例如://m.cn.nytimes.com/china/20150327/c27raids/zh-hant/)。

但在那張圖裡,我的感覺是,諷刺是指向女性角色而非男性的(畢竟以現在的性別規範來說,一個男人的雞雞翹起來絕對不是一種負面的指稱),而我戒慎恐懼並且想指出的,是圖中對於性暴力的描述,可能對受暴者產生的傷害。

對很多性暴力的受害者來說,「被強暴的賤命」或是「你為什麼不反抗」的想法,是他們一輩子的 惡夢,太多受害者把受暴經驗內化、個人化了,也太多人死在這樣的自責裡,受暴成為一個個人的汙點,一個永遠無法說出口的痛苦。所以我擔心的是,當我們輕易的挪用這樣的話語,對他們而言,是不是有可能再次重建那樣的壓迫,讓性侵變得更羞恥,讓性暴力受害者更無處可去?

所以我不會直接了當說,這是性別歧視,但我對那張圖的內容有很多疑慮,是這樣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