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26824990_5f14386ca4_z

說實在話,我很擔心若干年後,零字頭的人跟我們這群人吶喊,都是你們這群六、七字頭的老人,留給我們這樣的社會。

這幾天世代正義的話題,透過一些文章引起了部分討論。但是對我而言,我總覺得四、五年級並沒有對不起我。如果我哪天失敗了,肯定是自己對不起自己。畢竟大環境,在每個世代都有難處。

不然的話,問問自己的父母親,甚至是祖父母,他們的「小時候」是不是美好的黃金時代?十大建設、進口替代、出口導向、台灣錢淹腳目、台北東區一坪二十萬?

我的老爸,是個不知道進口替代、出口導向的人。如果用鄉民的詞彙,他這輩子大概就是在和平島這個小漁村長大然後老去,永遠省著花錢,不用信用卡,沒用過名牌的魯蛇。他在中國造船公司上班,當到領班以後,再也沒往上,就這麼退休了。

我問他為什麼沒有升官?他說,要升官,就要有學歷。他只有高中畢業,為了養我們幾個孩子,就是每天認命上班,根本不敢去在職進修,很多機會就這麼錯過了。

所以呢?我問他。

沒有所以啊!在我們那個年代,還不是背景硬、有本事的人拿去吃。

接著就是三萬六千字的「我們窮人家就是要認真,才會讓人家瞧得起」之類的訓示。而且,還會搭配他最愛聽的一首台語歌,「為錢賭性命」。

這首歌的歌詞我幾乎都會背了,因為小時候就是在這首歌的催眠下長大。

「有錢人講話大聲,萬事都佔贏。無錢人站在世間,講話無人聽。歹命人就要打拼不通乎人驚。啊!世間的,世間的歹命人,為錢賭性命!為錢賭性命!千金女妖嬌浪漫,人講真好命。紅塵女招夫嫁婿,人講討客兄。苦命女叫要打拼留乎人探聽。啊!世間的,世間的歹命人,為錢賭性命!為錢賭性命!」

這首富有階級意識的歌曲,深深的震撼了我幼小脆弱的心靈。原來,這社會上分成有錢人、千金女與無錢人、紅塵女。這首歌,可沒有分幾年級。階級,哪會區分年紀?五年級比較容易買房子?我爸是三年級,他也是到了五十歲,才在和平島買了一間小公寓,總價大概就是二百多萬,給我們這一家人穩定的容身之處啊。

長大以後,有天我又問老爸,「為什麼民國七十年的時候你竟然沒有在信義計畫區買下幾百坪地那時候一坪不過就是幾千元要是你有買現在我就不用拋頭露面出來當律師了」

只見老爸慢條斯理的回應,「如果我當年有買,你現在就會變成連勝文了,你願意嗎?」

雖然我心中百分百的吶喊我願意,但還是倔強的回應,「我才不要!我要靠自己。」

所以,世代正義,似乎不是上幾個世代對不起誰,每個世代都有他們的難題。現在有權貴,以前更多;現在買房不易,過去也是要咬牙才買的起;現在求職是 22K 起跳,過去的資本家壓榨工人也是誇張。但是,至少我們現在講台語不必被罰錢、要不要三民主義統一中國我們可以說點話、總統立委可以民選,選爛了頂多罵自己,不用擔心下次的總書記我們根本不認識。還有網路可以靠夭與肉搜,順便還可以發動佔領立法院。講電話不必排隊,可以人手一機隨手講。

每個世代,都有他們的美麗與哀愁。我們就是認真的扮演好自己的角色,為了自己的理想去做點實事,而得到應該有的回饋。我們追求的,不就是這樣的正義?

每個世代,都有了不起的權貴、買不起的房子、還不起的債、賺不起的錢。很多人的光鮮亮麗,背後都有講不出的苦,只是要不要說而已啦!

 (文章來源:呂秋遠授權,圖片來源:Rian Castillo, CC licen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