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 年 11 月 29 日民進黨與第三勢力六都選舉大獲全勝,改革的浪潮席捲全台,清新的白色力量蔚為一股風潮;民進黨儼然一副準執政黨,一掃 08 年以來的頹勢;公民力量彷彿明天就能打倒腐敗無能的政府,還我美麗的臺灣。但最大的危機才將要來臨,民進黨如何面對臺灣目前的經濟、教育、國防、外交等問題?一步踏錯將重蹈 08 年的覆轍,而至今仍未看見民進黨就以上問題提出明確的方向。

圖片來源:陳菊臉書

究竟這股浪潮是否真的已經改變現狀?抑或是南柯一夢?

11/29 大選看似六都大勝,但仔細查詢中選會相關數據:以臺北高雄兩都為例,里長選舉結果,國民黨:民進黨在台北市為 362:78,高雄市為 214:245;再擴大到全臺灣的對比,在基層里長選舉方面是無庸置疑的慘敗。這與改革又有什麼關係呢?在討論這個問題前,我們得先來討論派系與台灣的政治環境。

派系是什麼?

許多人對於派系的認知是地方勢力、利益結合、買票、樁腳、貪污黑金,但其實這樣的認知是相當膚淺的。從歷史的脈絡來看,有人群的地方就會有派系,以不同的名稱存在於世界各地的歷史當中,如朋黨、外戚宦官清流、左右派、階級、保守改革,大至國家與國家之間,小至左右鄰居之間,都是一樣的概念。派系之間因為共同利益而結合,這個利益可以是金錢、權力、生存……乃至崇高的理念。派系的大小凝聚力度則取決於人與人之間的情感,從而衍生出信賴關係。在地方與關係緊密的鄉鎮中,人與人之間的關係越是緊密,派系越容易存在且影響力強大;相對於人潮流動快速的地方,人與人的關係會轉換成較為自我的存在,派系往往較小、凝聚力低。地方組織以及黑社會則是在這些派系中凝聚力最高的存在,在社會中被認為走錯路的「害阿」,被這個社會所排斥遺棄,會因為「你幫我」、「你認同我」、「你不會看不起我」這種非常深層也簡單的情感而拚命(他們也可以為了崇高的理念而拚命,但有人做嗎?),因此被利用吸收。

派系又如何與政治產生關聯?

由於台灣歷年來的財政政策及經費分配失當,地方上需要各種經費就需要經由政治人物爭取,譬如颱風需要清理排水溝(里長),地方的公園道路等建設(議員),大至國家建設(立委),以至於地方派系需要與各政治人物結合,政治人物再經由地方派系協助獲取選票,提供服務或者某些理念以獲得支持。如此看來,地方的民意代表應該是為了當地人民的利益乃至於國民整體利益為優先,為什麼會變成地方利益勾結及政商勾結,忽視民意呢?這就要從選舉經費與地方服務談起。

選舉經費地方服務

在臺灣,一次議員選舉花費少則 3、4 百萬多則千萬,但一位議員的薪資四年相加也不過 3、4 百萬,而地方服務(甚至是綁樁、賄選)需要大量的金錢,台灣對於參予政治的不友善,讓擁有龐大黨產作為後援的國民黨,具有在這套遊戲規則下最有用的外掛。政治人物為了獲得足夠的選舉資金支持,濫用預算圖利特定人士或利益團體,建立恩庇侍從體制,著眼於眼前的利益分配,缺乏長遠有利於人民的政策。這是個無法解脫的死迴圈,有理念有心改變這個社會的政治家無力可施,也因此在臺灣不曾出現過真正符合民主的選舉,我們被迫選擇由錢選出來的候選人,這並非真正的民主。

派系本身並不是問題,派系可以為金錢而結合,也可以是良善的人企圖改變社會而結合,是善與惡並存的,問題出在政治環境上,目前的政治環境利用制度綁架選舉,排擠小眾政治人物與小黨的出現,黨產則是在這個制度下最大的外掛,必須以予排除。但除了黨產之外,更重要我們如何使人民更願意也更好的參予政治?候選人方面,我認為有三件事必須要進行

一、增加立法委員與議員的席次。

二、取消參選保證金與補助門檻降低席次門檻。

三、進行公辦選舉。

談完了政治與派系的關係,民進黨與第三勢力的危機已經顯而易見。現在腐敗的國民黨在這套遊戲規則下,擁有龐大的基層實力,形成巨大的侍從體系,光在基層里長方面就至少鞏固數千數萬的鐵票,而我們卻鮮少有人去與之對抗。它或許會失去政權,但只要一步走錯,國民黨就會如同聞到血腥的鯊魚,運用一貫的愚民手段與龐大的黨產,從這個環境下再度復甦,屆時所有的改革都將成為南柯一夢。唯有深入核心並痛下決心的改革才能徹底斬斷金錢與政治勾結的遊戲,政黨自身也會很痛但卻是為臺灣的未來留下可能,想真正邁入一個的公民社會,我們該著眼的是歷史的方向,是我們所做所為的歷史價值與意義,而不是眼前的安逸與利益。

我們需要放棄,放棄期待某個群體或個人,我們必須從自身做起,而不是期待一個聖明的君王出現,只要我們期待,終有一天會失望,這條道路必定漫長艱辛,但你我同行。我們必須告訴掌握權力的人:你們的權力是我們給予的,我們不期待你,我們會用最嚴苛的標準監督你,並且隨時準備收回權力。我們擁有選舉、罷免、創制、複決與監督的權力,不會讓掌權者耳朵長茸、專橫跋扈、血腥殘忍、戀棧權力卻無能為力。

只有打破現有架構的革命性轉變,才能達成真正的改革──降低參政門檻只是第一步,但也會是最難的一步,是徹底改變現今的政治環境的起點。

後記

我們要清楚的意識到自己的生活與政治息息相關。派系,就存在於我們生活中的每一刻,從颱風清水溝避免淹水、生活環境充斥著汙染還是清新乾淨的公園;從稅金任由勞健保與退休金倒閉或是補助惡質的財團;從薪資每個月 22K 到三代公務員的百億家產,都與我們息息相關。我們不是仇富,是仇不公之富;我們不是仇權,是仇不義之權,從樂生、華光到大埔張藥房,從洪仲丘到黑箱服貿,你所見的正是我所見的,你感受到的正是我感受到的,我們並沒有什麼不同,都是在追求更加公平的環境。政治有許多的問題與黑暗,但我們不該放棄,如同看到家中髒污、毀壞我們會去動手去清理修補,政治也不過是如此,它或許髒汙毀壞,但我們得要清楚,這是我們要生活幾十年甚至幾百年的地方,髒了就要動手去清理它,而不是因為它骯髒就任由骯髒的人占領,放棄我們的權力。

(轉載自合作夥伴《想想論壇》,作者:陳健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