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二八前夕,台灣的大學校園有不少「蔣公」銅像化身為「裝置藝術」,這些裝置藝術在網路上引起了廣泛的討論與迴響

延伸閱讀:當人們逐漸淡忘二二八,解放蔣介石銅像就是義務!

「蔣公」是誰?有人叫他蔣中正,西方人稱他為蔣介石(Chiang Kai-Shek)。蔣介石在西方學術與媒體報導字眼中,時常是與 dictator(獨裁者)串連在一起,這個字眼也使用在希特勒、史達林、毛澤東身上。 只是不知為何,西方社會稱台灣是一個民主國家(democracy),但台灣卻四處矗立著獨裁者蔣介石的銅像;而且,大家還習慣稱呼蔣介石為「蔣公」。

台灣在 1990 年代中後期已經進入民主化成熟階段時,念大學的我一直不曉得為何身邊的同學或朋友開口閉口都是「蔣公」、「蔣公」。如果當時周遭的人和我談話時言必稱「蔣公」,我就會向對方說:「原來你的阿公姓蔣?」

國民黨神化蔣介石的教育深植人心。

網友破除神化蔣介石改編小學課本。

 

是的,「蔣公」就是民主的荒謬。

台灣威權統治年代已經隨著民主化而結束,但是台灣人對於獨裁者的個人崇拜卻從不曾停止;當有學生高喊蔣介石銅像滾出校園時,大學教授、媒體輿論、甚至看新聞的觀眾紛紛指責學生的行為是在製造衝突、破壞和諧。

1990 年代初期,東歐共產解體,東歐國家紛紛將列寧等威權象徵的銅像移除進入新的民主時代,這些移除銅像告別舊時代的政治象徵也時常在歐洲電影中呈現

1995 年,安哲羅普洛斯(Theo Angelopoulos)的作品「尤里西斯生命之旅」中(Ulysses’ Gaze),有幕描寫被分解的巨型列寧塑像被綁在船上航行在匈牙利境內多瑙河上的景象 。多瑙河沿岸居民看見被拆除的列寧塑像緩緩前進,有人歡呼專制的結束、有人對塑像跪地膜拜、有人憤怒朝河中丟擲石頭,這一幕就是象徵威權舊時代的結束。

2003 年電影「再見列寧」(Good bye, Lenin!)也有異曲同工之妙,遭拆卸分解的列寧銅像被直昇機吊載在空中遠離城市,震撼了還以為活在東德時期的主角母親。

電影「再見列寧」中遭移除的列寧銅像。圖:作者擷取自電影畫面。

 

就在東歐民主化的同時,台灣也加入民主化的行列。然而,當東歐對獨裁者的銅像說不時,台灣卻致力保存獨裁者銅像;當東歐致力轉型正義時,台灣卻對轉型正義卻步不已。

蔣介石與蔣經國統治台灣的手段不外乎特務橫行、白色恐怖、迫害人權,外加全球最富有的黨產,其實這與東歐共產國家並無二致

1990 年代初期,東歐展開一系列轉型正義,追究過去獨裁、威權統治政權的罪行。東德在兩德統一前自行籌組黨產調查委員會以及發動相關措施,協助聯邦清查前共黨黨產問題及特務單位對人權的侵害問題。立陶宛在處理轉型正義的議題時,除了關心受害人權益、黨產歸還、少數民族權益等層面上,也拆除威權時期政治人物肖像,豎立轉型正義紀念碑。

前俄羅斯國家安全委員會(KGB)人員,更被限制在一段時間內不得進入政府工作。匈牙利除了相關轉型正義清查措施外,更舉行黨產公投處理被私有化的黨產問題。

台灣呢?2005 年 12 月 23 日,蕭美琴等 47 名立委提出第 6593 號法案〈黑名單檔案解密條例草案〉。此法案希望參考兩德統一時通過的前東德祕密警察文件法(Stasi-Unterlagen-Gesetze)來處理威權統治的檔案問題。〈黑名單檔案解密條例草案〉強調黑名單檔案解密的重要性,說明國家秩序必須依靠健全的民主法治制度維持,並經由正當性、合法性的機制來制衡。

我們也希望藉由此條例,能夠還原過去的歷史,恢復受害者的名譽。不過, 〈黑名單檔案解密條例草案〉在國民黨為首的泛藍立委阻擋下胎死腹中。

〈黑名單檔案解密條例草案〉可說是轉型正義的第一步,不過這一步依然踏不出去。

倡導轉型正義的「正義無敵音樂會」在 2007 年 2 月 28 日於中山足球場舉行,當時有意參選總統的朝野政黨領袖都前來簽名支持轉型正義;但是經過了 8 年,依然沒有轉型正義。

2007 年 2 月 28 日正義無敵音樂會。圖:作者攝影。

 

「蔣公」銅像化身為「裝置藝術」的活動其實就是刻意要紀念二二八事件 68 週年,凸顯蔣介石必須為二二八事件負責的行動根據在 1994 年出版的官方「二二八事件研究報告」指出,總計有 1 萬 8 千人至 2 萬 8 千人在二二八事件中死亡。

二二八事件中有數以萬計的受害者,但從來沒有加害者需要負責

血洗高雄的要塞司令彭孟緝不是加害者;二二八事件中強調「寧可枉殺九十九、不願放過一 人」的警總參謀長柯遠芬不是加害者;要求蔣介石派軍台灣的陳儀不是加害者;派軍鎮壓屠殺台灣人民的蔣介石也不是加害者。

有受害者卻找不到加害者,無怪乎二二八從來不會有真相;而且,西方學術界眼中的獨裁者蔣介石,迄今還是你最尊敬的阿公:「蔣公」

 (本文轉載自想想論壇;作者:Mattel;原文標題:〈轉型正義:蔣公?我阿公不姓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