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D7443F8-1946-4E81-8896-8D597977A28C

100 分鐘敞開心胸接受《今周刊》專訪,談 1000 天以來的改變, 也首度自剖內心世界,原來冷靜理性的外表下,有一顆屬於女性溫暖細膩的心。 台灣經過兩任總統執政,百廢待舉,究竟蔡英文,行不行? 不論你是否喜歡她,你都得重新認識她。

二月二十四日新春開工第一天,蔡英文在小英基金會接受《今周刊》專訪。

「這一次是我自己決定的。」確定代表民進黨參選總統,蔡英文的心情顯然既輕鬆又篤定。

過去的蔡英文,說話總習慣深思熟慮、甚至被批評言不及義,但這次她完全不迴避敏感問題,連停下思考的時間也很少。平常不談論私人生活的她,這次訪談中仔細描述家人如何塑造她的性格。

以下是訪談摘要:

  • 問:如果當選,怎麼克服朝小野大的問題?

政治,輸跟贏很難定義,是看你自己怎麼解讀。

這就是為什麼從 2012 年的敗選,到 2014 年九合一勝選,無論選輸選贏都有人恭喜我? 政治是給人民希望、給人民期待,把這些人集結成組織、帶領大家共同做一件事情,帶來改變。

如果國會多數黨與總統不同黨怎麼辦?馬英九沒有這個問題,但施政還是受掣肘,所以問題又回到本質:處理朝野關係,必須尊重你的對手

國會少數並不必然是民意少數,就算我們在國會不是多數,但跟社會主流在一起就是多數,國會不可能長期杯葛主流民意。像現在國民黨是國會多數,但很顯然與民意有衝突,所以過不了關。領導人必須先尊敬對手,不能關起門來決定後再告訴人民這件事利大於弊。

  • 問:當選後最想推動哪些改革?

先關注經濟、高齡化問題,賦稅改革民進黨最強

一、年金改革:需要確定原則然後進行精算,如果一代拖過一代,會越來越不公平,財政更困難,我們離希臘不遠了,難道還要加速走向希臘嗎?

任何改革都必須先協商,並且集結社會力量。年金改革牽涉到每個人的利益。如果沒有讓大家集體共同承擔,永遠改革不了。

國是會議就是整體協商過程,讓大家體會這是很不公平的年金制度,國家財務沒法永續下去。要談判改變事情,要先改變人的感覺,要讓人們覺得他在負擔責任,參與的人有高尚的目標,共享過程,才有可能做到改革。二、財政問題:國家的財政要重新整理,目前國家的錢沒花在刀口上,這是結構性、整體性的問題,不是撙節就能解決。賦稅改革民進黨最強,台灣有史以來第一次為富人加稅,就是在現任新境界文教基金會執行長林全擔任財政部部長時,當時社會也接受。

  • 問:過去三年來,改變了什麼?

最大改變……就是對政治感到比較自在吧!我相信政治應該是個正向的東西,不是社會險惡政治。我以前最討厭一句話講兩次,但你看我這個過年連發四、五天紅包,要講好幾萬遍新年快樂。以前我講得太多還會講成生日快樂(大笑),但現在我不會講錯了。

如果你早幾年問我,蔡英文在教書、談判、從政、選總統中,哪一個階段最享受?我會回答談判最有趣,因為它講究專業和人與人間的心理掌握。但我剛才說,這幾年對政治感覺自在了,和一般人的相處也能透過互動,自在的感受對方的溫度。

  • 問:成長經歷與家庭給妳什麼影響?

我滿會處理人際關係、照顧人的,而作為政治人物最大目的不也是照顧人民嗎?

我來自一個大家族,共有十一個兄弟姊妹,從小父母兄姊就給我很大安全感,養成我遇到事情不驚慌的個性。有人說我小時候是靠牆壁走路的人,看起來很內向;我是內向的沒錯,但我其實滿會處理人際關係,在外面跟人群的互動很不錯。

處理人際關係是政治人物重要的元素,這也是為什麼以前很多人不看好我,我到現在還可以在這裡。

以前我在陸委會當主委,有一次經過機要祕書的座位,不小心聽他們聊天聊到,「不要看她冷冷的,你心裡想什麼,她都會準備好」。其實我爸就是這樣,平常很少講話,但會默默觀察小孩需要什麼,時間到了他就幫你準備好。

我的哥哥姊姊對我都很好;情緒穩定是領導者很重要的元素,在情緒管理上,家庭扮演很重要角色,我兄弟姊妹很多,家庭支持比一般人強很多。

離開陸委會以後有一陣子沒事,就回家專心照顧我爸。有一次帶他去按摩,店家對他說:「你女兒可能做總統。」我爸那時嚇了一跳,不知道怎麼回答,想好久才說:「也是可以考慮一下啦。」但我猜想你真的問他:「讓你女兒當總統好不好?」他很可能說不要,因為他的想法大概還是老式的,覺得做事情的是男生,女兒是拿來疼愛的。

  • 後記

在與《今周刊》面對面的一百分鐘裡,她換了三套衣服、還擺出各種姿態讓攝影捕捉不同的畫面。

「你們會投票給我嗎?」專訪結束後,倚在辦公室門邊的蔡英文笑著問。看得出來她真的好有自信,一點也不想掩飾。

(轉載自合作夥伴《今周刊》,原文標題「蔡英文行不行? 搶先專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