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財經周刊的特企,主題是討論台灣上班族工時超長卻超窮的原因。裡面當然探討了很多原因,不過其中一項還挺好笑的,就是怪「政府沒做好產業升級」。當然每一國的政府,都有些事情做得好、而有些事情做不好;不過像產業升級這種事情,根本不是政府做不做得好的問題,而是政府根本不該碰,碰了一定會引發問題

商業的原形就是買賣,對於商業,政府能做的,就是維持買賣的公平性,讓賣貨人確定有收到報酬,讓買貨的人不會買到壞的,或是與合約上標示不同的東西;所謂的產業升級,指的是賣的東西(不管是物品或是服務)更好或是更新,而政府這種組織根本做不到這件事情。

台灣人承襲漢文化社會那種「朕即天下」的世界觀,沒有辦法想像由政府以外的組織來推動社會,所以才會養成什麼地方出問題都要政府負責的奇怪心態;儘管很多人會質疑政府人員(甚至以自己敢罵「官」而沾沾自喜,每天翻開報紙打開電視,你都可以看到以「罵官」來標榜所謂「知識份子的心」的鳥蛋。順帶一提,這也是承襲儒家社會的陋習),像是古早的陳水扁、現在的馬英九總統,或是更早李登輝,都時常被口誅筆伐(一個領袖不被罵通常不是他做多好,而是他不允許別人說話,也就是所謂的法西斯份子首腦,例如大小蔣或是希特勒),但你很少聽到有人質疑政府的功能。

聽不懂嗎?簡單說就是,台灣人相信政府事情做不好是執政者有問題,而從來沒有質疑過,這件事情是不是本來交給政府做就一定會失敗。

  • 我們都忘了,政府組織的最大目的不是創造,而是保障「現有秩序」

因為住海邊的台灣政府管很闊,所以在台灣各型企業工作的人,多多少少都有和政府合作打交道的經驗,豬頭翔先生和幾位和政府有交手經驗的朋友聊起,共同的印象是循規蹈矩、保守、怕事、沒效率、沒創意;這不是和朋友合作的那幾位公務員的錯,而是政府組織的設計,本來就是要求成員把事情做對,而不是把事情做好因為政府組織最大的目的不是創造,而是保障現有秩序;想想看,如果有個公務員覺得十字路口每天都是紅燈停綠燈行很沒創意,他改成周一三五綠燈停紅燈行,甚至還搞出黑灰橘藍燈,那交通秩序還不大亂。

回到文初的「產業升級」,這件事情正是需要創意、冒險,甚至需要一場豪賭,而政府組織的設計,剛好跟這件事情完全背道而馳。


當然更大的問題是,「產業升級」的定義是什麼?這對政府恐怕永遠是難解之謎。就有人說過,如果把防治小兒麻痺的責任交給政府,那我們得到的會是一堆輪椅和柺杖,而不是口服疫苗。當然,我們不是再談理論,現實生活的狀況就是從 20 世紀以來改變世界的產業產品,不管是汽車、電報電話、飛機、個人電腦、行動電話、網際網路,都跟政府這種組織沒啥關係,這些東西都是個人或企業發明,經過市場的篩選和淘汰才留下來的時代註記

  • 台灣的癥結點在於:我們死忠的相信政府真能闖出一番路來

實際上,我想沒人會知道雅虎之後會稱霸網路的網站是 Google,然後是 Facebook,既然沒有人可以預測未來,怎麼會有人相信政府可以畫好一條路,告訴你從現在開始我們要發展哪種網站,十年後這種形式的網站一定會流行。然而問題是大多數的台灣人,真的相信這條路是真的可行的。

其實我們看看這幾年幾個台灣產業界成功的故事,宏碁席捲歐洲電腦市場、鴻海成為世界最大電子代工廠,宏達電成為全球競爭力首屈一指的智慧型手機廠,都和政府「規劃」沒啥太大關係。反而是和政府有關的「兩兆雙星」問題連連,已經成為「兆債慘業」。

東亞幾個國家,如日本、韓國、台灣,乃至於現在的中國,採用政府規畫經濟的模式,紛紛創造出所謂的經濟奇蹟;不過你也可以發現,這些國家的產品多半是所謂的「跟屁蟲產品」,也就是想辦法把人家創造出來的東西壓低價格,衝銷售量。但是當產品週期越來越短的時候,跟屁蟲產品的生存空間就越小,原因很簡單,你還沒找出壓低成本的辦法時,這個產品就已經褪流行了,那還做個屁。

唯一例外是日本,日本在 1980 和 1990 年代這二十年,為人類社會創造了許多新東西,像是隨身聽、光碟、當然還有許多許多賣翻全球的電子遊戲;也讓日本的經濟力一度成為全球第一。不過你想也知道,這些產品都壓根和日本通產省沒啥關係;CD 不會是通產省規劃說,現在該有這種產品了,SONY 公司才創造出來;惡靈古堡也不會是通產省說,現在好像大家都喜歡喪屍遊戲,我們來做一個吧,然後卡普空公司才拿政府經費做出這個賣翻全球的遊戲。

台灣的大問題就是,大部分人相信政府可以做到這件事情。

每個國家都有大政府主義者,也就是相信政府是好的工具,可以幫忙解決很多問題,這是正常的;問題是相對於大政府主義,也要有小政府主義的聲音,也就是政府是不好的組織,政府只要有基本的機能就好,對於各項事務越少介入越好

然而台灣的兩黨都是大政府主義的信徒,甚至兩黨支持者也都相信政府該包山包海什麼都管,只是對於誰掌權意見不同而已。

在歐美減稅是一種政治思維,支撐在背後的是減少政府層級和權力的想法;台灣的減稅卻只是單純的吃東西不想付錢的貪小便宜心態。更糟的是台灣的小黨,幾乎都比兩大黨更極端地相信大政府主義。

當台灣人競相痛罵阿扁下台、阿九無能的時候,是不是也該想想,有些問題並不出在政府人員有能無能,而是我們不該授權給政府去做這些事情,因為政府這種組織,本來就做不好這些事情

(本文為作者Derrick Hsu授權,非經允許,不得轉載;圖片來源:Alan Rampton, CC licensed)

延伸閱讀:台灣更嚴重的創新落後不在產業,在政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