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在臉書上看到一篇陸生在《人人網》(即為中國大陸版的臉書) 分享的來台交流心得文,此文標題為「幼稚」的台灣學生,不得不說,對於才剛從北京交換回來的我來說,這樣的標題,不免會讓人感到有些疑惑與心浮氣躁。但待我仔細閱讀完這篇文章後,巧合的是,身為台灣交換學生的我,居然也與原文作者有著似曾相識的感觸。

這篇「幼稚」的台灣學生 的原文,內容大抵是作者實際與台灣學生相處過後,所引發的幾個感觸,若沒有耐心看完整篇全文,或許可以透過作者這幾個關鍵字,簡單整理起來,說明一下在作者眼中,台生與陸生的差別性。

陸生:鍛鍊、能幹、用功、鑽研、思辨能力、效率、競爭、冰冷

台生:幼稚、溫暖、矯情、小確幸、單純、真情、熱情、犧牲、人性化

不知道大家看到這裡,有沒有發現差別性在哪了?

應該很難想像這些字眼,其實形容的是同一個世代的年輕人吧。

然而,這些形容,其實只是剛剛好而已。

  • 中國,是一個只追求「成功」的環境

剛到北京時,就被周邊的陸生們給嚇壞了,不知道是自己太不上進,還是陸生真的比我們努力很多,幾乎每個我接觸過的陸生,他們都把未來五年內要做的事、要走的方向,全都早早規劃好了

讓我印象最深刻的,大概莫過於一個僅僅大一的陸生學妹,她興高采烈向我分享著:「我未來想要考上新聞所,再來是考上記者,如果有機會的話,我也希望我能在 25 歲以前結婚。」

聽到這裡,我不免吃驚著,她才 18 歲,居然已經把大半輩子要做的事情都給規劃好了?我不由得反問她一句:「沒有想過要做其他的事情嗎?例如說可以出國,多看看世界之類的?」她愣了一下,似乎這些藍圖規劃從未被質疑過,隨之搖搖頭,直說沒想這麼多。

後來,又一個因緣際會的機會下,讓我和年紀相符的陸生同儕們,閒聊彼此未來的規劃,不外乎是「想考公職」、「國外念書後求職」,但從他們口中裡說出的規劃,大多都脫離不了工作、家庭、還是工作、家庭。

反觀我們這些從台灣來的交換生們,其實大多都是在「還在摸索」、「邊走邊看」,甚至不像陸生般的「積極努力」,我周邊的朋友,不乏有著想要開咖啡廳、賣雞排、擺攤賣衣服,甚至是想要出國遊學打工個幾年,再來打算自己要做些什麼,這些可能在陸生他們眼裡,皆是無法登大雅之堂的模樣,但在我們台生的眼裡卻視為是瑰寶的人生歷程。

延伸閱讀:年輕人瘋打工度假的真實告白:澳洲沒有比較好,但我們在台灣看不到未來

但也透過這截然不同的看事觀點上,我才驚覺到,

其實陸生會有「早規劃好未來」的現象,其實是現今全中國大陸學生,對於成功的渴望與焦慮所交織出來的真實寫照。

全體陸生從小就被教育著,要考好試、讀好書,才能出人頭地,(雖然這點與台生沒有任何差別),但是他們多比台灣學生面臨著龐大的同儕競爭壓力,據資料指出,2014 年中國高校畢業生高達727 萬人,2015 年更是成長到749 萬人,身處於台灣這小島的學生來說,這是很難想像的壓力,據我認識的陸生同學們的說法,當時間越來越逼近高考時,連睡覺都會覺得奢侈,因為可能在你休息的同時,已經有其他人用咻咻咻的速度超越你了(這是我口語化的形容詞,陸生不會這樣形容,講求說話精準,也是他們的一個習慣。)

於是他們就像是一個高速旋轉的陀螺,不斷的旋轉再旋轉,沒有必要的事物就會直接割捨掉,以最直接的思考方式:「我做這件事情我能不能有所獲利?」,並且不斷的追趕、追趕再超越,目的不為別的,就是要讓自己成功。但當你真的問他們心中的成功是什麼,這或許又是另一個難解的申論題。

  • 陸生,早已沒有了「做夢」的能力

在北京生活了近三個月後,身邊的台灣交換生同學們,也開始交流彼此的感觸,我們大概歸因台生與陸生的差別,除了「競爭壓力不同」是一個原因之外,最主要連西方外來文化的影響深淺程度,都間接、直接影響我們對於未來的想像與規劃。

會這樣說是因為,我前面所提的陸生會早早規劃未來的現象,可以觀察到,這幾乎可以說是種直線式的思考模式,幾乎從升學到畢業、畢業到找工作、結婚到生子,這中間可是不允許有任何浪費,他們擁有追求最快捷徑的心態。但也因為如此,你大概很難在他們口中聽到「夢想」這兩個字眼。

可是在台灣學生口中,這個詞卻是時不時的搬出來討論,我們時常在分享西方國家的學生是怎麼在畢業的那一年 (Gap year),探索這整個未知的世界,並透過壯遊、旅行等文化刺激,擴大自身的視野,與先前陸生所追求的,不外乎是種繞遠路的作為,這卻被台灣學生們大大稱頌、流傳。

說到底,是整個文化氛圍、社會允許我們做這樣的夢,也因為這樣的環境氛圍,創造出上千、上萬種的生活模式,正因為每一條路我們都能走走看,並非只追求達到目標、達到成功,所以那些在我身邊說著要開咖啡廳、賣雞排的朋友們,不外乎就是在這個基準點站穩,並極盡所能畫出人生中最美滿的圓。

  • 台生,卻是有沉溺於「小確幸」的危機

說到這裡,你可能會覺得台生這麼優秀嗎?一點缺點都沒有嗎?

老實說,台生的缺點也是這些優點相對而來的

因為從小所生長的環境不像陸生般的競爭壓力四伏,我們容易感到安逸,就像是那篇「幼稚」的台灣學生 作者所提到的,台灣就像是個大溫鍋,而台灣的年輕學子們就像是在這個溫暖、舒適的環境中,慢慢給煮熟,卻渾然不知而這體會不僅是我個人的感觸,周邊的交換生同學們,也不約而同的感概說:

正當我們台灣同學們在討論著都敏俊有多帥氣的同時,陸生正在校園的一隅與外國學生們用力交流著外語,恨不得把握這得來不易的學習機會。

然而針對追求「夢想」一詞,現在卻已在台灣成為浮濫的字眼。有認識的朋友口中說著自己的夢想,是想開一家咖啡店,但未見有真正付諸行動去找資料、找資金,更是無視於現實環境是多難讓咖啡廳存活,想要找尋夢想,不應是成為扼殺台生腳踏實地完成目標的詞彙,更不該是成為我們畫大餅說夢話的溫室。

台生、陸生,已是陳年、嚼也嚼不爛的話題,除了要比較雙方的競爭力、價值觀以外,我真正想說的是:

不論這些價值觀差異,會帶給我們什麼樣的想法與感觸,對我來說,這正好是讓彼此都能看清楚自己的長、短處在哪的大好機會,透過反思的過程,讓彼此都能藉此成長。

 (圖片來源:Zixi Wu, CC licen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