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李嘉誠撤出香港,台灣人學到什麼?我們要問李嘉誠不愛中國嗎?為何港英時期沒有考慮,當九七之前近乎逃亡似的移民,李嘉誠沒有任何動作,而今他又為何要撤離香港,答案並不深奧,就在共產黨的不可靠,講的一套作的一套,講法律卻是人治……」–Tien Ju Meng評李嘉誠離港訊息

香港政治受制中國,雨傘革命在 2014 下半年吵得全球注目,港民求不到民主自由,連帶也影響香港經濟發展;被香港稱作「超人」、「愛國(中國)商人」的亞洲前首富李嘉誠,近日宣布即將重組旗下「長江實業」與「和記黃埔」兩大企業,重點是這兩間公司原本設立在香港,現在通通要移到開曼群島。

這是超級大事!即使李嘉誠一再聲明,此舉不是從香港撤資,人們還是以「李嘉誠對香港局勢已經沒有信心」的角度來評論這個事件:

「李嘉誠此前撤離中國大陸樓市及目前重組旗下公司並『撤離香港』,傳遞了一個信號,即人民幣和人民幣資產可能會暴跌……

大陸房地產泡沫、信貸泡沫、地方政府債務泡沫、投資過剩等等,令中國的經濟已經處於危險之中,人民幣和人民幣資產難以保值和獲得好的回報。李嘉誠此舉是為了在人民幣『暴跌到來之前』,『遠離這些資產』。–《希望之聲》

 

「正當香港政經環境不明朗之際,長和系(按:意指「長江實業」與「和記黃埔」兩大企業)合併重組變相遷冊…… 註冊地亦不再選擇香港,轉為傳統的離岸金融中心開曼群島。長和系變相遷冊,惹起市場擔心李嘉誠有意部署撤出香港。去年曾表示「沒有遷冊念頭」的李嘉誠,強調『反口』純粹因為「做生意方便』……」–香港《蘋果日報》

 

「中共收回香港後,沒有沒收外資企業,因為中共自己也搞資本主義,但是是裙帶資本主義。雖然沒有以行政手段沒收,但是透過『市場機制』借已經變形的香港「法治」來打壓港資,包庇中資,不是沒有可能,有的甚至已經露出苗頭。即使中資自己內部也會弱肉強食,對港資豈會手下留情?

這不能不讓深謀遠慮的李嘉誠必須採取防患措施。因為開曼群島的『法治』是『純種』英國法治,不像香港已經染有『中國特色』……

中共應該思考的是:在習近平大喊『依法治國』之後,為何香港的首富投下的是不信任票?在梁振英成功鎮壓了據說是破壞香港繁榮穩定的雨傘革命後,李嘉誠反而要遷冊?

這個震撼彈,對台灣與台商,又有什麼啟示?」–《民報》

  • 不只香港的李嘉誠,台商也有出走「中國」的趨勢

如同《民報》所刊登〈李嘉誠的震撼彈:遷冊〉結尾說的,李嘉誠出走香港(其實就是出走中國),對目前還在中國的台商來說,意義是什麼?

其實在台商自己有意識要離開中國前,中國早就愈來愈「不優待」台商了;台商在中國許多地方享有租稅返還政策,擁有超越國民的待遇,但部分將逐步取消。這樣離開中國,是經濟上的考量。

另一方面就是政治上的考量:

「郭台銘於 1970 年在台灣創立了富士康,並在 1980 年末將產能從台灣移到深圳,但他現在開始逆向操作,而且他在中國以外的地區投入更多資金……

但郭台銘為什麼要離開中國?

專家分析,中國工資大增、員工普遍不滿、雇員被強制加入工會及環境治理日趨嚴格,不過最大原因其實是政治風險。

中共過去一年來與鄰國的領土爭端態度上蠻橫,導致東亞及南亞地區局勢不穩。此外,中共對台灣居心叵測……」–〈章家敦:政治風險高 富士康正在逃離中國〉

 

「從李嘉誠撤出香港,台灣人學到什麼?我們要問李嘉誠不愛中國嗎?為何港英時期沒有考慮,當九七之前近乎逃亡似的移民,李嘉誠沒有任何動作,而今他又為何要撤離香港,答案並不深奧,就在共產黨的不可靠,講的一套作的一套,講法律卻是人治……」–Tien Ju Meng評李嘉誠離港訊息

如果是這樣的話,積極著與中國建立經濟關係的當前台灣政府,是否應該好好思量合作架構的完整性?

(圖片來源:pakman168, CC Licen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