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用錢買選議長的票,黑金政治無所不在

昨(25)日是各縣市議會議長出爐,國民黨在這次會期,拿下 17 個議長寶座,從這裡可以看到,國民黨根本沒有輸掉 2014 年的九合一大選,反而是贏得最徹底。更誇張的是,有許多民進黨籍的議員還跑票,轉支持國民黨籍的議長。從最後議長選舉結果來看,其實有許多縣市未來執政困難度會很高啊!

而民進黨主席蔡英文今(26)日在臉書上發表看法,她說,

出賣選票,是民主之恥

昨天的議長選舉,結果讓人痛心遺憾,我要向所有的支持者致歉。

民主進步與清廉問政是我們的價值,如果加入了這個政黨,卻因為利益或恩怨而背棄理想,傷害支持者的期待與感情,就配不上這面招牌。這樣的行為,是民主之恥,我們不會容忍,絕不寬貸。

議長選舉的跑票事件,也凸顯了金權、黑道這些民主的敵人,並未因為九合一選舉的結果而被打敗。一個健康的政治文化,需要不斷的反省與改革,改革的道路依然險峻,我們必須更努力。

根據聯合報的報導,其實有許多議員都是心存僥倖且被金錢誘惑,才會鋌而走險跑票,報導指出,

民進黨發言人林俊憲說,黨中央要求「一致性投票」,除高雄市與台南市以外,各地議員都依規畫投票;根據地方回報,賄選、買票的情況確實很嚴重,除了呼籲檢調徹查,黨中央一周內將根據各縣市回報的狀況,對違紀的議員做出最嚴厲處分。

熟悉台南政治生態的綠營高層說,根據傳聞,過去買票價碼通常在三、五百萬之間,只有遇到關鍵一票時,才有超過千萬的離譜金額,不料國民黨這次全面開出天價,若投廢票喊到一千萬,若投國民黨則喊到兩千萬。

該人士表示,除了買票價碼一屆比一屆還高,綠營黨籍議員也抱著不會被抓到的僥倖心態,於是禁不起金錢誘惑,願意鋌而走險跑票。過去每一屆議長選舉其實都有黨紀約束,但還是有人被買走。

  • 網友揭露選舉議長的買票金額高達五千萬的真相

以下轉載自 Angela Chang臉書

舉個例子來說,我左想右想都想不出來霧峰四德路的自行車到工程是怎麼回事,一個 300 萬可以做好的工程,得要花上 3700 萬,規劃書上面還掰的振振有詞。

還有台中市議會大樓花了 26 億啟用半年就『下雨造成議員無法辦公』了,得要再編更多預算去修復大樓。而因此案被收押的市議會秘書長陳健楷看起來也不是只有他可以幹這種壞事,肉粽串裡怎麼可能只有他一個。更糟糕的是陳健楷的老婆吳瓊華今年還連任議員,這種貪汙舞弊的政治組合還有選民要把票投給他們,真的讓人想要倒頭栽!

(舉陳健楷做例子是因為我昨天剛好經過市議會想到這件事情,比他更精采的爛工程還一大堆。)

這兩個例子大概可以讓大家簡單扼要明白的是『魔鬼出在工程中』了,不搞工程議員哪裡有戲可唱有錢可拿啊?想要拿錢得要瞎掰出一個可以讓城市更有便利性,美化性,安全性,文化性,娛樂性,教育性等等,這種瞎掰規劃書,大概看的兩本相信你也會抄了,至於做什麼只要不要太瞎到被罵翻天就可以了,重點是回扣啊!。

回扣!回扣!回扣!回扣!回扣!回扣!30%-50% 的回扣!

我這麼笨都可以很輕易的理解,因為回扣,所以工程是爛的,不爛的也是貴的。有的地方發展已經很成熟了,想要搞新的工程也很難,就會發生我最恨的那種『砍大樹換小樹』,假借民意來『砍楓香換櫻花』,不需要整治的小河變成三面光小河…. 諸如此類的!

而有趣的是大家罵噁爛的工程都會去罵市長,罵承辦的局處,不會罵其實真正要這個工程的是某個議員,而就算你跟老娘一樣很會罵也沒有用,罵你在罵,他們反正做還是會做。

如果這位議員朋友跟我說他四年幹下來,可以拿 8000 萬的建議工程款,什麼事情都不用做就可以有 20% 的回扣,也就是 1600 萬,肥啊,如果自己做工程,找幾個里長大家一起創造一下民意,1600 萬有機會變成 4000 萬!

至於做出來是什麼鬼東西,就是像四德路那種一公尺要價 2 萬元的自行車道了。

我請教過一個議員朋友關於他們的薪水,聽起來蠻悲慘的,請老娘去幹,老娘一定不想幹,一個月 40 萬得要用來請研究助理,司機,租服務處,應付紅白包,還要給助理一點好處至少出國旅遊一下,40 萬東扣西扣哪裡還有錢可以養小孩,買房子,老爺車要換成賓士車,出國旅遊也不能老是去便宜的泰國啊,所以…. 這樣的『薪資結構』根本就是『鼓勵犯罪』了。

今天議長選舉,這幾天媒體一直罵小英主席,說她要求民進黨議員不得跑票,說亮票行為是不對的。而傳說北部某市的議長選舉,開出來的價碼是一票 5000 萬,天啊…. 發抖中…一票議長的票 5000 萬,如果 50 票當選,那是 2,500,000,000…. 好多個 0, 我都算不出來多少錢了。

當然有的縣市比較窮,以台中市的水準來說差不多是 1000 萬,南投的投資報酬率相對差一點,聽說的行情是 300 萬。

羊毛出在羊身上!

我們都是羊!

我們都是這個黑金政治下被剝皮吃肉喝血的羊!

我忍不住好奇的想要問:『議長的好處是什麼?』

朋友差點沒有一巴掌把我打下去:『妳這個笨蛋,議長就是分贓的老大啊!

他跟我解釋,底下的議員各個都不是省油的燈,工程利益和預算等等擺不平就會需要議長來喬事情,議長通常都有黑道的背景,沒有搭配黑道的背景,議員也不鳥他的仲裁力,畢竟講起要錢要福利,議員們會很團結的,黑道在分贓上面的專業用在議會真是很管用啊。老娘恍然大悟,原來如此!

難怪粘仲仁議長和鄭太吉議長囂張傲慢的殺人不當一回事啊!

一想到原來我們這樣熱心積極的選議員,其實就是選分贓的人,而這些分贓的人又去選出主持分贓的人,突然覺得拔劍四顧心茫然,耐耶安奶?

朋友繼續爆卦,他說其實有的縣市的預算和施政,其實都是把持在議長的手裡,真的喔,市長其實很涼,他不用召開市政會議,不用思考他管理的城市的明天,雖然是被選出來的,可是到了議會,不同黨的議長想要怎麼修理他就修理他,搞到後來,就變成這樣。只是我怎麼想也想不透,我們引以為傲的民主制度這條路,怎麼會走成這樣的黑暗之路?分贓之路?

  • 議員選前買票,選後就要賺回來,投票給他們的都是支持黑金的共犯

從上面網友的真實經驗分享,我們其實就可以知道,為什麼支持一個選前會買票,或者說沒有太多政策理想,只為自己利益著想的議員是一件可怕的事。因為當他 / 她當選後,這些選前花掉的錢,固樁的錢全部都要想辦法賺回來。那在現行台灣的政治結構之下,就必須想方設法找工程來做,從中污錢。(這又可以連接到,為什麼台灣的路總是三天挖一次,五天鋪一次)但為什麼選舉要花很多錢?選舉不是應該是比理念而已嗎?

民主政治應該是以人民的利益為考量,而不是用錢堆疊出來,經過這次的議長跑票震撼教育,選民們應該要知道,下次選舉,這些噁心的政客要全部換下來!而且只用一些虛假的政見呼攏選民的議員們,也應該要用選票制裁。

(圖片來源:shakingwaveAngela Chang 臉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