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說要將法定工時改為每周 40 小時,但是卻要將每月加班上限從 46 小時提高到 60 小時。憑良心說,對台灣上班族來說這實在是很無感。

台灣勞工在長期勞動檢查不足下,憑著「無敵責任制」工時世界第二高,成為世界雇主心中有名的「加量不加價」、高 CP 值的「模範勞工」。想想,我們上班上到最後,到底是在賣「藝」還是賣「命」?

  • 數據說台灣勞工平均 11 天有一人過勞死,事實是更多

根據主計總處的統計來看,台灣上班族的平均工作時數比韓國、日本、香港都高,只有製造業略輸韓國。但若以薪資成長率來看,台灣上班族的薪資成長率遙遙落後,南韓薪資成長率是台灣的十倍!

許多行業超時工作根本不是秘密,但勞動檢查的時候卻是「天知、地知、只有勞動部不知」!雖然由數據來看,台灣勞工平均 11 天有一人過勞死;然而各科技廠工程師心知肚明,台灣過勞「致死」的人數絕不只如此,因為過勞死不是過勞後唯一的後遺症,其他癌症都有可能。科技業因為工作壓力大而過勞或自殺的人數,更是台灣另一個「勞動黑數」。

「上班打卡制,下班責任制」會大幅增加勞工工時,許多無良企業主都是薪水小偷,企圖以無償代價,要求員工額外增加工作時間或工作量。近兩年來,勞資爭議主要原因,絕大多數都是資方拖欠工資或不給資遣費,全台灣職場氣氛就是「壓榨勞工」,台灣變成加班大地獄。

現在勞基法規定,台灣勞工正常工時每天 8 小時,每個月加班不能超過 46 個鐘頭,加班必需給加班費,否則第一次將對雇主開罰 2 萬,第二次 6 萬,第三次以上 30 萬,單項違規罰款上限最多只能罰 30 萬。

勞動部網站,全台灣被以違反勞基法裁罰過的知名大型企業,宏達電、新光三越、瓦城泰國料理、統一超商、全家便利商店、華碩電腦太子汽車工業、肯德基、南山人壽、UNIQLO、ZARA 等眾多知名企業都被罰過。

但,勞基法處罰的罰責明顯低於企業壓榨勞工的利潤,所以根本罰不怕。有知名科技業資本額數十億,每年營收以百億計算,但卻被裁罰僅數萬元,明顯不符比例原則。

所以,無良企業寧可鋌而走險壓榨勞工,也不願遵守勞基法。這很明顯就是政府縱放的結果,造成今日台灣勞工嚴重超時工作的悲劇,無論工時政策怎麼縮短,工時過長的狀況始終沒改善,還越來越高。

  • 無良雇主迴避勞動檢查手法多,官員是裝不知或渾然不知?

最糟糕的是,負責勞動檢查的官員對許多無良企業規避法令的手段,根本沒有認知、或故意不知。

試想,儘管台灣多數上班族每天工時超過 9 小時,但真的會檢舉老闆的有多少?因為舉證困難,法規認定達到「違法」標準並不容易。例如有的公司可以上下班不打卡,但主管可是每天都對你計較著進出公司的時間與績效;有的公司則是用「先刷下班卡再進辦公室繼續加班」,或如「在公司時數」≠「工作時數」、電子化上班打卡可能被更改資料等方式,來規避加班被處罰的問題。

常見雇主迴避超時工作被罰的手段包括:

1. 上下班不打卡
2. 先刷下班卡再進辦公室繼續加班
3. 更改電子記錄資料
4. 公司拿篩選過的資料給勞動檢查員看

我曾經採訪過台灣一間居於龍頭的科技大廠,這間公司素來以高薪高分紅聞名。然而大家也知道,這家公司的工時長也相當出名,有人甚至每天工作 16 小時、周末或休假還得 on call,這家公司是出了名的「拿肝換錢、退休後拿錢養肝」的公司。在這裡過勞、過勞死的狀況並不少見,員工因為壓力大而自殺的狀況也不少。

但很有趣的是,這家公司每次勞動檢查都通過、還是媒體眼中的優良企業。

當初去採訪,是因為這家公司發生了一位賴姓設備工程師,因輪值夜班過勞死的案例。而更過分的是,該賴姓設備工程師本已有心臟病史,過一陣子就要動手術,而他的主管、一位李姓經理明知賴姓工程師的情況,卻仍執意要他輪值夜班,結果隔日賴姓工程師在返家後即往生;而該李姓經理,仍在這家龍頭大廠執掌該部門大權,繼續危害其他人。

其實有點感慨。

  • 台灣的勞動部就像資動部,是在幫忙無良企業的

工業革命以來,歐美國家也經歷過企業壓榨勞工的悲劇史,這些國家的政府也建立了捍衛勞工權益的機構。可是在台灣,勞動部簡直就像資動部,替那些無良企業寄生,把那些不合理的苛扣勞工手法合理化,長期忽視勞動檢查人力不足的問題。

再告訴你一個更傷心的事情。

這二十年來,台灣勞工產值提高一倍、台灣企業的盈餘不斷增加,但勞工的薪資卻不動,這到底是企業不賺錢的問題,還是社會所得分配的問題,還不夠明顯嗎?

而社會所得分配的問題,當然操之在政府手上!不然你怎麼可能真的期望,所有企業主都非常有良心,願意主動把公司盈餘分配給勞工呢?

為什麼這麼多年來政府敢忽視社會所得分配問題?不就是因為年輕世代勞工族長期投票率低嗎!照顧老農、照顧軍公教、照顧大財團利益,都比照顧年輕世代勞工來得有票啊!

(原文刊登於:徐嶔煌臉書;圖片來源:coolloud, CC Licen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