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觀察者網)

(圖片來源:觀察者網)

J Michael Cole 是常駐台北的記者與東亞政治、軍事情勢分析家,對於中國與台灣之間的政治動態有極深刻的見解。中共政府在面對台灣、香港等地一波波的民主運動時,已經不能像六四事件一樣坦克直接開上街,相反的必須以更微妙、間接的方式來顧全大局。以下就是 J Michael Cole 以近來中共的一舉一動,對照到北京政府的對台、對馬政府的政策分析:

就像歷史上的獨裁國家或是集權國家,中國共產黨總是對於任何風吹草動非常敏感,所作出的反應也會隨著不同時機有進有退。在高度動盪的時候,例如文化大革命之時,中國共產黨就採取激進的手段,將實際上的政敵,甚至是想像中的敵人一併殲滅。香港與新疆不斷的動亂,以及悉心維持友好關係達半個世紀的台灣,可能在瞬間「溜出掌握」,這些狀況都導致北京政府新一波的恐慌。具體的事證可從政府近來大規模對中國異議人士頒布拘留禁令,或是限制旅行等行動中看出來。

這些措施也伴隨著中南海一系列的恐外情緒。外界本希望成為改革者的習近平,其實骨子裡就是一個標準的政治強人,他不斷的警告社會,小心西方價值的「污染」,並且頒佈法律來防治這種邪惡思想的影響。同時,中國官方以及官媒也宣稱,發現了幾個在國外密謀,要顛覆中國政權的計畫。

  • 中共語言背後的政治邏輯

如果我們順著中國官方的修辭思維來看,新疆的維吾爾「恐怖份子」,其實背後是國外組織在操控;台灣的台獨份子也是美國與日本勢力的棋子。同時,香港佔中運動所造成的長期佔領情勢,也被官媒形容成為多方國外團體贊助、企劃、煽動、影響的一場運動,被指控的國外團體如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National Endowment for Democracy)、壹傳媒老闆黎智英、美國 CIA、英國情報組織、挪威的奧斯陸自由論壇(Oslo Freedom Forum),以及台灣的政治人物們。甚至連美國爵士音樂家 Kenny G 短暫出現在佔中現場,都被中國官方打做與其一夥。

中國政府的神經因為近來的事件愈發敏感,部分肇因於民族主義的萌發,所以伴隨產生「我們與他者」的對立心態。另外,強調國外勢力的介入,也是一種北京用來淡化國內危機壓力的政治工具。

藉由責怪外部勢力,中共希望可以因此轉移目標,盡量降低異議事件的重要性、規模,以及將事件引導成抗議者只是一群被誤導的少數團體而已。接著開始扭曲抗議事件的正當性,作為控制的必要手段之一。在中共的抹黑之下,這些少數抗爭者的合理藉口變調,抗爭者要不然就是輕易的被國外勢力誤導(這項因素就如同扁維拉一樣好用)的笨蛋,不然就是極右派敵人,通常在默認情況下,他們也是中國的共同敵人(因此一定要被打敗)。

但是抗爭事件的起因通常都有一定訴求,不論是承諾香港的民主、新疆的強力鎮壓,或是一群不需要外國幫助,就有足夠學識與資源能夠自發組織的知識份子,他們都曾提出正當的反抗理由。不過中共並不希望群眾相信這種危險,而且具有潛在傳染性的真相,這才是重點。雖然將所有國內動亂都直接歸因於國外因素的介入,是北京的通用合理作法,但是領導階層日漸俱增的恐慌卻是完全相反,甚至可能影響決策的判斷。

或許可以以北京最近與台灣之間的互動,作為理解為何當局逐漸邁向不理性態度的原因。自 2008 年起,當馬英九所代表的國民黨政權上台時,北京展現一連串的外交手腕,與迫切的態度,就是要解決這件高度敏感的衝突,讓島上 2300 萬居民的未來歸屬有個定論,也就是回到所謂中國的懷抱。

  • 北京重推一國兩制,為什麼要激台灣反彈?

然而在將近七年的精心布局之下,中國在 9 月看起來像是走了一步重大錯誤的棋子,習近平突然再度提起突兀的「一國兩制」兩岸政策。雖然一國兩制一直都是北京的終極對台目標,不過近幾年來雙方一直都維持著九二共識所提倡的一中各表態度。

習近平突然的對台態度轉變,不僅對於馬政府為主的國民黨集團,或是對於台灣社會來講,其實是一點號召力都沒有。只讓許多專家學者開始猜測中國領導階層的真正意圖,以及此番談話的目標觀眾到底為哪些族群。我們只能從各種原因開始推測。

可能是習近平並未從幕僚的會報上,完全掌握對台資訊,做下正確判斷;或是這位勢力強大,以及照理來講,自毛澤東後最符合共產主義思想的中國領導,在三月引起廣大迴響的太陽花運動後,對於台灣問題已經沒有耐心再蹉跎下去。

習近平可能已經決定,不論台灣的政治情勢為何,他都要畫下底線,以免讓香港、新疆、台灣這些中國外圍區域失去控制。或許他已經做出結論,認為強硬的立場才有辦法導出北京政府所期待的成果,尤其是本來所寄望的馬政府與國民黨在推動統一上,並無實際作為,因為馬政府與國民黨所代表的勢力,普遍無法獲得太陽花世代的信任。

  • 中共黨媒打臉馬英九對中國學生的作為,意圖何在?

唯有建立起以上脈絡,才能接續下去討論北京最近對於台灣指控。附屬於中國人民日報體系底下的環球時報,刊載了一篇報導指責台灣國安局吸收中國學生,成為反間間諜。引述有關當局的報導,環球時報指認出三名國安局成員自 2009 年起,就吸收了 40 名中國學生,而且此滲透行動遍及全台 20 所大學。根據此報導,國安局鼓勵中國學生在回國後,參加公職考試,進入政府部門工作以獲得情資。

台灣當局則強烈否認所有指控,不過一名在台大就讀博士的中國學生則告訴中央社,國安局接觸在台就讀的中國學生是一件「普遍的現象」。雖然我們應該避免假設環球時報的報導全都是北京政府的政令宣導,不過隸屬國務院底下的台灣事務辦公室(國台辦)也對此事做出回應,更加強此番對台的指控,其背後另有主謀,而不只是媒體主導而已。

儘管北京指控強烈,國安局滲入大學院校吸收中國學生的可能性卻很小。在民主國家中,規範情資系統進入校園的法令通常規範嚴格。更甚者,有鑑於中國學生幾乎無時無刻都被同儕監視,而且必須在進入台灣學校與離開之前,向多個機關報備,要被台灣情報系統吸收又不被發現的機會非常小,這點國安局本身也十分明瞭。

有一些中國學生在來到台灣後,開始傾向於台灣的自由民主(其中更有些中國學生參加太陽花學運),另外一派的學生反而在經歷台灣就學經驗後,更加強化中國對台的態度。在前陣子有個中國學生,正式向政大提出抗議,原因是他不滿被稱為「中國學生」,而不是依照他所習慣的「內地學生」的稱呼用法。

有鑑於被曝光的風險十分的高,政治代價也非常高昂,國安局其實不太可能真的去接觸中國學生,而且這些人就算回中國後,有鑑於剛從台灣回來的敏感身分,也不太可能馬上就進入政府機關,接觸敏感資料。另外一項原因則有可能是馬政府下令減少有可能影響兩岸和解的情報活動,國安局內部報告也指出目前沒有能力發起對中的間諜活動,加上近年來政府其實更偏向經由接觸兩岸商人,進而搭起與中國的管道。

  • 中共大作文章,衝著國民黨而來

綜合以上各點原因,所謂的吸收中國學生做為反間的指控,基本上是完全錯誤的。然而北京刻意要以此大作文章,反倒成為打臉馬總統的一步棋,畢竟馬總統可是將現在有 6500 名中國學生在台就讀的事蹟納為他的政績。

從以上這些事件中能看出什麼端倪?為什麼北京要選在這個 11 月底大選與 2016 總統大選前的敏感時機,連續打臉馬總統兩次?一種可能性是北京已經放棄國民黨了,或是打算持續給國民黨施加壓力,同時也直接透過推動服貿與貨貿協議的台灣統派,將勢力持續延伸。(也有可能,北京是在針對年初的張顯耀洩密案做出報復,選在此時給馬政府一記回馬槍。)

從雙方的互動,加上台灣社會今年風起雲湧的社會運動,以及諸多考量因素,國民黨可能已經不是北京的最佳首選。中共其實明瞭民進黨可能在 2016 年會再度重回政壇,但不確定目前能與民進黨是否能合作,或是應該一次放棄兩黨。(中共內部就這項議題也有分期,雖然現在看起來黨內傾向國民兩黨一起放棄,另尋出路。

  • 中共撇開國民黨,從基層滲透

同時,就目前情況來看,中共更著重在非政府團體的促統作業,包含從文化、宗教與政治氛圍導向下手,例如張安樂的中華統一促進黨就是一例。這些手段都是從基層下手,利用賄絡或是提供中國旅遊行程,里長就是中共著重的目標之一。這些基層的政治人物可在選舉時藉由配票,或是由中共出資的買票行為,或在中國投資的相關法案上,向立委施壓,因此成為另一個中共身手的管道。

例如國台辦張志軍來台訪問時,陸委會就被隔離在基層政治人物的聯絡名單之外。在這趟行程中,張志軍甚至要求不要有官員陪同,表示他與基層人物另有安排見面。這項要求在當時被批准,而現在也無法得知張志軍接見了那些人物。

在剩下的一年多總統任期中,馬英九其實非常明白他的歷史定位取決於北京的承認與否。北京也藉由強調一國兩制、指控反間中國學生、以及繞過政府與國民黨,直接伸手進入台灣社會,做為恐嚇馬政府的招數。藉由這些行為,北京可能這在大玩不用國民黨也可以的促統手段,並且傳遞「如果遵從民主規則的國民黨辦不到,那就換其他人」,這種隱藏的訊息

換句話說,中共可能正在利用馬英九害怕被歷史邊緣化的事實(他的任期可以是藉由馬習會達成和平共識,進而達成可能的歷史統一)在變相刺激他做出更多行動,或是精準一點來說,做出超出社會能接受的程度。這樣的壓力,可能導致政府做出更多獨裁專斷的決策,進而引起更加廣大的社會運動。如果事實真的如推斷所言,那麼北京的目的就是破壞台灣民主制度,以期中國的獨裁政權能夠長驅直入。

政治上的恐慌與計算通常是相輔相成的。事實上,在台灣例子上,中共同時利用兩者,藉此對馬政府施加壓力,期待在 2016 下台之前能夠有所為。不論中共的真正目的為何,絕對不是亂槍打鳥。

(資料來源:the diplomat;圖片來源:the diplomat


延伸閱讀:

曾說「連任成功,我絕不與大陸領導人見面」的馬英九,周六將赴星與習近平不期而遇

是這個理由,讓民意支持度極低、將卸任的跛鴨總統,急著與習近平見面

台灣的時間已經不多了》習近平收服台灣,用國民黨當祭旗

習近平給蔡英文的時間會非常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