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導讀:2014 年初,國道記程收費實施,高速公路上的收費站收費員被失業;在考量便利性與各方成本來說,高速公路採用記程收費沒有什麼不對,糟就糟在,國家沒有妥善安頓好這群被失業的收費員。

拿到國道電子收費計程 BOT 合約的遠通電收承諾安置這些失業員工,但至今仍有三、四百位失業的收費員沒有工作,甚至,即便接收遠通提供的工作者,拿到的薪水也比過去收費員時期短少一半。這些不完備的「安置」,政府和遠通都沒有回應。

於是,這群失業的國道收費員被逼的在大選這個鎂光燈最亮的時候,絕食抗爭,已經超過 160 小時。

這個新聞被關注得太少,因為我們多數人都不是那被迫害的一群、我們的生活需求並沒有被剝奪,所以我們都不在乎。但如果明天換成是你的生存權益被壓榨呢?你會不會上街抗議?你會不會希望全國人民都聲援你、為你討回公道?

選舉剩下不到 48 小時,國道收費員絕食超過 160 小時

這兩年多虧了政府,我終於明白原來好吃好睡是一件這麼難得的事情。

不上街抗議,當然不是因為你沒有想法,不上街抗議,是因為你不必上街抗議,你的生活、工作、年資、住所、愛情、子女就已經受到保護了。

不上街抗議,是因為你的想法已經被表達了,你的需求已經被滿足了。

不上街抗議,因為你的年資沒有被抵銷、你的資遣費沒有被打折、你的公司沒有惡性倒閉、你的政府沒有請律師告你、你的土地房屋沒有被強取豪奪、你家旁邊沒有被迫蓋核電廠或是架設風車、你沒有被警察或里長毆打、你的愛情沒有被歧視、你的子女沒有被霸凌。

如果國家把你的工作賣給財團,承諾幫你找新工作的財團卻食言,你的年資因為政府法制的混亂而不被承認,拿不到該有的資遣費、沒有新工作、政府和財團日日在媒體上抹黑你,把你變成好吃懶做、貪婪無度、只想坐享其成的人,你找盡機會向政府陳情,官員們忙著參加晚宴、為選舉造勢,他們的支持者辱罵你、把你打倒在地。每天每天,你都要不停地解釋,你不是政府口中的壞人,你只是想要追回你應有的權利。而且你知道,同樣的事情也有可能發生在別人身上,你多走一步,未來的人可能就少受一分痛。

如果是這樣的你,你會上街抗議嗎?
如果是這樣的你,你可以理解國道收費員的心情了嗎?

有人說弱勢歸弱勢,政府為何得買單?你難道不知道,政府買單的事情多著了,只是用在弱勢身上的錢叫作福利,用在一般人身上的錢叫做補助,用在有錢人身上的叫做慰問或獎勵。政府的功用本來就是保障每個人的生存權利不被剝奪或侵害,更別提今天收費員們受到的侵害正是政府造成的。

我並不覺得選舉不重要,真的不覺得。只是當我回想,我的公民覺醒都和那些愛與希望無關,我的公民覺醒總是發生在那些很不快樂的時機:

例如關愛之家的大門被鄰居用鐵鍊拴住時;
例如榮電員工坐在忠孝西路的天橋上,在彼此脖子套上繩索時;
例如關廠工人躺臥在台北車站月台鐵軌上,一旁乘客大喊壓過去時;
例如苑裡鄉親被財團的保全人員打傷,卻還要被告時;
例如大埔張藥房倒下之時,例如血滴在行政院前的土地上時;
例如忠孝西路上的水車噴了整夜時;
例如華隆自救會等不到江宜樺,卻只等到了樓上淋下的一盆水時;
例如收費員在選舉造勢晚會上,被呼巴掌時。

我的個人的小小的不值得一提的覺醒,幾乎從來沒有帶給我任何的感動或是滿足,而是很多的心酸、難過、憤怒與內疚。

我當然希望在這個週六(11/29),我們可以大聲說話,我們可以用選票給這個政府一點教訓,只是我心目中的愛與希望與正義,可能還有好長一段路要走。我夢想打倒的,從來就不只國民黨而已,還有政商合謀的統治階級、保守宗教勢力、資本主義生產體制、父權與異性戀壓迫,等等等等。

於我來說,週六不管誰當選,都還不到和解的時候。

選舉很重要,只是在仰望心中的政治偶像之後,希望你我可以低頭看看身邊許許多多,被壓迫到連抬頭都是奢侈的人們。

選舉還剩不到兩天,請關心國道收費員:https://www.facebook.com/freewaytollclerk

(圖片來源:coolloud, CC Licen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