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98470_67485548452_848280_n

娛樂產業興衰與票房息息相關,當年夢工廠因為電影《史瑞克》造就輝煌盛事,現在卻要靠軟體銀行金援;而旗下有少女時代的南韓SM娛樂,只因一名團員退出就導致股價重挫,反映出文創產業的潛在風險。

在亞洲享有超高人氣的南韓少女時代團體,成員之一的潔西卡,驚傳被經紀公司SM娛樂要求強迫退團,從此,少女時代的一切活動將改為 8 人形式演出。消息一出,所有粉絲震怒,除了希望知道真相,更要求SM公司要還給潔西卡公道。

一位潔西卡的退團,不只讓所有愛護少女時代的粉絲難過,更讓SM娛樂的小股東們受傷。當消息證實後,SM娛樂股價在 9 月 30 日當天股價重挫 4.2%,來到 3 萬 9000 韓元,跌破近 1 個月低點。

大慶證券投研部主管賴建承指出,從少女時代退團就讓南韓SM股價大跌的教訓,回過頭來看台灣積極推動的文創產業,一堆娛樂文化競相IPO(首次公開募股)掛牌上市的現象的確有讓人省思之處。

  • 昔日動畫霸主也向軟銀求救

在熱烈討論文創產業之前,不妨放慢腳步,看看全球資本市場在文創板塊的大震盪。

以動畫電影史瑞克為例,這位來自森林的綠色怪物史瑞克,曾經讓夢工廠(DreamWorks Animation)成為動畫電影的霸主,連迪士尼動畫和皮克斯動畫都敬畏三分,但現在卻因虧損連連,而積極尋求日本首富孫正義提錢相救!

根據《華爾街日報》報導,娛樂產業的榮衰常與影片票房成績一同大起大落,當年夢工廠因為電影《史瑞克》造就輝煌盛事,但這幾年《極速蝸牛》 、《皮巴弟先生與薛曼的時光冒險》 、《迅龍高手2》等票房賣座都不盡理想,這讓夢工廠在今年第二季獲利虧損高達 1540 萬美元。

靠影片吃飯的夢工廠,因為連續兩個季度虧損,而新片的製作成本又居高不下,這也使得夢工廠的股價呈現雲霄飛車般的走勢,統計今年以來,夢工廠跌幅達 34%,最低見到 19.2 美元。

將目光轉移到亞洲市場,當初中國為了活絡股市建立的創業板,讓中國電影界龍頭華誼兄弟風光上市,旗下導演馮小剛、明星黃曉明、李冰冰等都參與其中,讓華誼兄弟股價漲翻天。

現在呢?中嘉創投的黃博分析,從華誼兄弟的半年報顯示,不管是電影、電視劇、藝人收入,分別下滑 69%、30%及 15%。上半年可以賺錢,主要是因為業外投資收益進帳 4.9 億人民幣,而非電影本業。這也讓目前華誼兄弟不只一年來股價毫無起色,並出現罕見的「停牌」情況。

相較於國際股市在娛樂文創產業顯得小心翼翼,才剛投入文創產業的台灣卻顯得異常興奮活潑,前些日子才華麗登場的霹靂布袋戲,IPO超額認購高達 322 倍,在興櫃股價已經衝上近 200 元大關,很顯然,台灣投資人力挺這位掌握文武半邊天的「素還真」的獨門生意。

  • 台灣文創股 會不會熱過頭

從投資角度分析,少女時代從粉絲、周邊商品到演唱會等,規模都比霹靂布偶大許多,而一個團員潔西卡退團,南韓SM娛樂的股價就大地震;相較於霹靂全年EPS(稅後每股純益)要賺 5 元都不容易,但股價直逼 200 元,本益比要衝上 40 至 50 倍,比華誼兄弟還高,是否熱過頭,台灣投資人當然該小心。

如果投資人還有印象,去年 12 月底才風光掛牌的華研,當時頂著藝人S.H.E、倪安東及動力火車等人,IPO時股價一度高達 198 元,但不到一年時間,股價已經腰斬至 100 元以下。

如果用本益比角度看,華研每年的EPS只有 1 元,但股價還有百元水準,高達 100 倍的本益比,合理嗎?從娛樂文創業思考模式,藝人明星就是華研最重要的資產,假若S.H.E熱度退燒,華研還剩下什麼?這也反映了SM娛樂為何一個潔西卡就讓股價反轉的原因了。

最近,拍台灣八點檔劇的昇華娛樂也向主管機關送件IPO,2 年前昇華娛樂的股價只有 25 元左右,現在頂著文創產業,在未上市約有 120 元左右的水準,大漲 10 倍。

法人表示,昇華娛樂上半年EPS約賺 1.5 元左右,今年最樂觀應有 3 元左右的水準,目前已經有 40 倍本益比,的確有過熱的疑慮。再說,以本土劇為主的昇華娛樂不利於海外市場,這和霹靂及其他多數台灣文創產業有著共同的問題。

因此,對台灣的文創產業而言,不應只是一味掛牌衝股價,更應該沉澱下來仔細想想,如何拉大格局走出台灣,創造更大的市場與獲利,這才是文創產業當前最要補上的一堂課!

(本文轉載自合作夥伴財訊,版權所有,請勿轉載;圖片來源:Facebook 粉絲團 Hebe T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