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otland's First Minister Salmond acknowledges applause following his speech at the SNP Spring Conference in Aberdeen

一輩子投身政治的蘇獨運動領導人薩孟德,「獨立夢」幾乎就是他人生的全部!雖然輸了面子,但贏得了裡子。至少,他已讓近半數的蘇格蘭人民,接受這條獨立之路。「對我而言,我作為領導者的時代就要過去了;但蘇格蘭的獨立運動仍會持續,夢想不會死去……」

當英國時間 9 月 19 日蘇格蘭「獨立公投」結果出爐 (贊成:44.7%;反對︰55.3%)後,「獨立公投催生者」、蘇格蘭首席大臣艾力克斯‧薩孟德(Alex Salmond)神情落寞的在媒體鏡頭前,承認接受失敗的結果,辭去首席部長的職務。

  • 堅持夢想 40 年,結婚超過 30 年膝下無子

 薩孟德的失落,不難理解。自大學時代,即投入「蘇格蘭國家黨」(Scottish National Party)的他,孕育了這個夢想 40 年之久,對於這幾乎一輩子投身政治、結婚超過 30 年、膝下無子的蘇格蘭佬來說,這個「獨立夢」幾乎就是他人生的全部!

這個夢想的起源,開始於蘇格蘭林利斯哥(Linlithgow),一個管教嚴厲、有強烈政治信仰的公務員中產階級家庭。薩孟德形容,祖父和父親對他的影響極為深遠。雖然,小時候,曾因為犯錯,而被祖父用皮鞭處罰。但對他而言,祖父像是一部「活的歷史書」,2 人祖孫情深。祖父常在有空時,帶他到許多重大歷史事件發生的地點,生動地解釋歷史發生時的來龍去脈。

他回憶,祖父對他講述歷史時的情景︰「當他在和你說,『獨立戰爭』的故事時,絕對不會像是教科書般的無趣,會加入許多生動的情節。例如,他會帶你到一個窗口,告訴你,當年 Regent Moray 就是那裡被槍手射殺,死在大馬路上……。」薩孟德認為,雖然祖父告訴他的是口述歷史,可能會有杜撰的成分,但對他未來民族主義思考的形成,卻有很密切的關係。可以說,薩孟德的祖父,稍稍的在他心裡種下了民族主義的種子,在成長過程中,慢慢發芽茁壯。之後,終於成就了薩孟德的「蘇格蘭獨立夢」。

雖然,薩孟德的家庭不至於貧窮,但薩孟德形容,他們還是需要很精打細算過日子。然而,即使如此,他的父母還是堅持教育的重要,讓家裡的 4 個孩子,全都接受大學教育。因此,他也才能在蘇格蘭「安格魯大學」(University of St. Andrews)完成經濟和歷史的學位,在求學期間,1973 年正式加入「蘇格蘭國家黨」,開啟他政治生涯的第一步。

或許是對政治太過熱情,也可能是對自己過於自信使然,初入黨團的薩孟德,參與的過程並不順遂。曾有薩孟德的校友評價他︰「言辭激進」、「報復心強」;也有人形容,薩孟德根本就具有「賭徒」的性格,因此,常會有偏激言論或者激動行為的產生。然而,薩孟德也付出了代價──1982 年,當時,「蘇格蘭國家黨」的成員們,大多數都覺得薩孟德的言辭和思想是「激進的左翼」,並且和黨的政見相左,因此,要求其退黨。

然而,此時,薩孟德「賭徒」的性格發酵了!他豈是輸一把就退場的賭客,好勝心強的他,自然會重新檢討戰略,重新進場。

  •  「賭徒」與「領導人」:好勝心強,調整策略再進場

果然,不過 1 年的時間,薩孟德在檢討了自己的言行,再加上對「蘇格蘭國家黨」展現出「無限的忠誠」後,很快地,在八三年,又被接納,重新入黨。此時的薩孟德,早已不是當年那個毛躁、目空一切、唯我獨尊的小伙子。經過了 1 年的沉澱,在他領悟了政治生態的運作之後,政途開始步步高升,八七年,當選英國議會議員;九○年,成為「蘇格蘭國家黨」全國召集人;九九年,被選為「蘇格蘭議會」反對黨領袖;2004 年,為「蘇格蘭國家黨」最高領導人;○七年,達到個人政治生涯的高峰「蘇格蘭首席大臣」!

自此,薩孟德在蘇格蘭政壇上的地位,不言可喻,他的作為,也牽動著英國與蘇格蘭之間,國家認同的敏感神經。

從沒沒無聞的「蘇格蘭國家黨」大學生黨員,到成為領袖。媒體分析,打死不退的薩孟德,之所以可以創造個人政治生涯的高峰,帶領「蘇格蘭國家黨」分別於○七年及一一年,贏得蘇格蘭議會選舉,成為議會最大黨並全力推動獨立公投,除了他有驚人的毅力及魄力外,他所學為經濟及歷史的背景,以及在政府經濟與農業部工作, 都助了他一臂之力。例如,由於他在蘇格蘭皇家銀行擔任了七年的石油分析師,對蘇格蘭經濟命脈的北海油田瞭若指掌,因此,讓薩孟德在對民眾描繪獨立後的經濟藍圖,顯得比別人更具說服力。

除此之外,薩孟德 27 歲,在政府部門工作時,和大他 17 歲的上司 Moira French McGlashan 結婚。這位放棄了自己的工作,甘心做薩孟德背後女人的 Moira,在薩孟德的政治生涯中,也扮演舉足輕重的角色。薩孟德的傳記作者 Alan Taylor 形容 Moira 時提到︰「我們很在意 Moira 到底有多少的影響力,但低估她,絕對是不智之舉。」 Taylor 分析,「你只要和 Moira 相處 5 分鐘,你就會知道她是極聰明的女人。雖然,她並不是公眾人物,但卻很了解公眾以及媒體要的是什麼?她會細心的幫薩孟德打理領帶顏色、襯衫等一切細節,為的就是要確定他出現在大眾眼前的形象是好的。」不僅如此,她甚至會針對目前的政治生態,對薩孟德提醒該注意些什麼事。

  • 蘇獨史冊留名,近半蘇格蘭人接受獨立

在○四年,薩孟德在考慮要重新拿回黨魁位置時,曾對媒體表示︰「我的妻子,對這件事有決定性的影響,如果她說『No!』,這件事的答案就不會是『Yes!』。」對於妻子,薩孟德似乎展現了絕對的尊重。至於在外的公眾形象,薩孟德所得到的評價,就不是那麼正面了。

BBC 記者 Brian Wheeler 在提到薩孟德對手對其批評時指出,「外表看來和藹的 Alex,不但沒有自己的朋友圈,不太和人交談,甚至很傲慢。」此外,薩孟德的傳記《Against All Odds》一書作者 David Torrance 在書中,寫到外界對薩孟德的看法時,認為:

薩孟德的個性,處於「火」與「冰」的極端。他很可能上一秒鐘才對你大發雷霆,但下一秒就忘記了,還對你微笑。薩孟德之前的工作夥伴形容︰「你很難和 Alex 共事,同時,又和他保持很好的關係。他很有可以在一天內每個小時給你一通電話,甚至,有時是在他洗澡的時候。」

也有前工作人員形容,「和 Alex 一起工作,壓力很大。他不喜歡人和他打馬虎眼,如果你不知道或是不懂事,就要直接說不懂,不然他一定會追究到底,甚至會讓你難堪。」「他會找各種機會測試你值不值得信任;甚至,他會出現那種很挑釁的眼神,讓人感到很不舒服。」但也有人將薩孟德視為英雄,「如果你了解 Alex 的個性,知道他想要的是什麼,就可以和他共事得很愉快。我和他共事四年,所得到的經驗,比別人工作二十年得來的還多。」

如今,蘇格蘭人民用公投結果,說明了仍要和大英國協繼續維持超過 307 年婚姻關係的意志;輸了「獨立公投」的薩孟德,也決定要為結果負責,將「獨立夢」傳承給下一棒的領導人。表面上,薩孟德在此役,看來「全盤皆輸」,但結果似乎不會只是如此,許多外媒認為,薩孟德雖然輸了面子,但贏得了裡子;至少,他已讓近半數的蘇格蘭人民,接受這個獨立之路。

然而,歷史會如何對待薩孟德?在「獨立運動」戰場上,他會像征戰多年的「老兵」,「不死」只是「逐漸凋零」;還是會有其他出色的戰役?我們都不得而知,但可以想見的是,在蘇格蘭獨立運動的史冊上,他肯定會被記上一筆。這或許就是他想要的,即使沒有子嗣,但還是留下了讓後代思考的「獨立運動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