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導讀: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蘭國(ISIS)曾經有個名稱,叫做:伊拉克的蓋達組織;這個組織以凶殘聞名,現在已經攻占了大片中東地區,甚至還有不少勢力流入世界各地。

而在 ISIS 近來連串的恐怖攻擊中,令人訝異的是其中有許多歐洲公民自發的加入了這個組織,其中又以英國為最。到底是為什麼英國會從向世界輸出民主憲政,走向了輸出恐怖主義?

英國媒體人以歷史回顧的方式,帶我們一窺英國恐怖主義的根源。

美國記者 James Foley 遭恐怖分子毒手的畫面令人震驚、轟動世界。兇手的英國國籍更是讓歐洲國家坐立不安。 不過源自英國的伊斯蘭聖戰分子卻並不是最近才突然才冒出來的。

英國時評人 Douglas Murray 詳細回顧了近 20 年有關英國籍伊斯蘭聖戰分子的案例。

原文發表於《旁觀者(The Spectator)》網站,《觀察者網》李晽以第一人稱譯。

這是一張最近人們所熟悉的夢魘般的圖片。一名下跪的俘虜,在他身後,一名穿戴黑色罩帽的男子對著攝像機講話。站著的男子指責西方並且宣稱他所信仰的那種伊斯蘭正在遭到攻擊。隨後他對人質執行了斬首。 abc 為什麼週三這部早晨的影像會如此受人矚目?因為這回的俘虜是一名美國記 者—— James Foley  —— 而且謀殺他的人毫無疑問說的是一口倫敦腔。

  • 在此之前還有許多英國大學生涉及恐怖攻擊,但英國社會卻對此不聞不問

近期伊斯蘭主義者暴行所引起的強烈反響毫無疑問是可以理解的。不過,這並非是一次性的偶發事件,當然也並不能說是反常現象。倒不如說這是一種完全可預見潮流的延續。

英國長久以來即是恐怖事件輸出的中心,正如美國政府高官表明的那樣:下一次針對美國本土的攻擊有可能來自英國公民。所有國家 —— 從澳洲到斯堪的納維亞 —— 都和伊斯蘭極端主義者關係不佳。不過如果整個世界懷疑英國已經成為國際反聖戰主義中的薄弱環節的話,那麼這麼說並沒有什麼太大的過錯。

一名來自倫敦的英國人斬首美國記者,類似事件甚至並非首次出現。 2002 年,27 歲的奧馬爾·沙克在巴基斯坦逗留。作為一名生於倫敦北部的私立學校和倫敦經濟學院的畢業生,他于 20 世紀 90 年代奮戰在巴爾幹和喀什米爾。94 年,他因涉嫌在印度綁架三名英國人和一名美國人而遭到逮捕。 但為了挽救印度航空航班 IC-814 的機組人員和旅客,作為交易,奧馬爾於 94 年得到釋放。隨後他又涉嫌參與於 2002 年一月在印度加爾各答對美國文化中心的爆炸案,還在同月策劃了綁架《華爾街日報》記者丹尼爾·珀爾並隨後將其斬首。

如果回到那時,人們也許還可以說,奧馬爾·沙克不過就是個一次性的偶發事件 —— 一樁恐怖的意外。 到底有多少生於倫敦的學生參與到伊斯蘭極端主義中去,或者接受激進伊斯蘭佈道者的影響?奧馬爾的母校對這些並不理會。甚至是當兩名年輕英國人 ─── 21 歲來自英國倫敦近郊的阿斯夫·哈尼夫,和 27 歲的奧馬爾·汗·沙立夫,他們在位於以色列特拉維夫碼頭區一家酒吧實施了自殺性炸彈襲擊,他們仍堅持己見。其中奧馬爾·沙立夫曾經是倫敦國王學院的學生,國王學院就坐落在倫敦證券交易所對面。

這場襲擊造成 3 名以色列人喪生,超過 50 人受傷,恐怖組織「哈馬斯」宣稱對這一事件負責。

  • 恐怖攻擊越來越頻繁、投入的英國公民也越來越多,不論喜不喜歡英國人都應該正視

隨著英國出生的聖戰分子人數逐漸增長,他們的行動也隨之和英國本土發生更為緊密的關聯。

● 2005 年 7 月 7 日,英國出生的穆斯林第一次製造了在英國本土自殺性炸彈襲擊事件。兩星期以後,又發生了 4 起自殺性炸彈襲擊未遂事件。
● 2009 年耶誕節,倫敦大學學院的伊斯蘭社團領袖在一架飛機于底特律著陸時,試圖起爆一枚炸彈。
● 去年,兩名伊斯蘭教改宗者在倫敦南部於光天化日之下將鼓手 Lee Rigby 斬首。

必須值得注意的是,上述只不過是那些最受到廣泛關注的案件。不過被優秀安全部門或者純然運氣所忽視的案例數量令人震驚。

除開持續的定罪結案,每年至少尚有一件大規模針對英國公眾的暴行企圖被忽視。 至於小規模的暴行企圖就更不用說了。

大家都還記得 Lee Rigby 的謀殺,可是還有幾個人記得因為綁架一名英國穆斯林士兵並將其斬首,而在 2008 年被判有罪的帕維斯·汗?他現在還被關在伯明罕的恐怖分子監獄呢。

隨著聖戰分子人數的增長,他們可以進行訓練的場所也在增加。預計有 4000 人從英國前往阿富汗接受訓練或是加入戰鬥。根據其他來源,英國公民前往敘利亞和伊拉克參戰的人數預計可能在 500 到 1500 人之間。如果如果前面那個較大的資料是正確的話,這個人數規模將會比當前在英國武裝力量中服役的穆斯林人數還要多。其中的一些聖戰分子從國外返回;還有一些則在戰鬥中被殺。不過現在明確的是,無論我們喜歡還是不喜歡,這都是英國的大問題。

  • 政府不能再忽視下去了!英國正成為了向世界輸出恐怖主義的國家

極端分子對敘利亞戰事的參與正在英國境內擴散。類似於其他的一些衝突,在敘利亞參加戰鬥的英國人似乎 —— 正如殺死 James Foley 的兇手那樣 —— 來自倫敦。

這和其他的一些情況是一致的,包括聯合王國境內有據可查的恐怖主義判決,這些判決表明過去十年內,針對英國本土的近半數受伊斯蘭極端主義而引發的恐怖襲擊,都是由被捕時居住在倫敦的一些個人所犯下的。

不過上述對敘利亞戰事的參與,同時正在向伯明罕和其他一些擁有大量穆斯林人口的地方擴散,以及一些會讓廣大民眾感到吃驚的區域。今年二月份,有消息稱,來自英格蘭東南部的阿卜杜拉·瓦利德·馬吉德成為了一名自殺性炸彈襲擊者。2 月 6 日,還有一名英國人針對敘利亞阿勒頗的一處監獄,製造了一起卡車炸彈襲擊事件,但這名英國人卻並不說阿拉伯語。

5 月份,一名據信是來自倫敦的英國人在社交媒體 Instagram 上,發佈了敘利亞境內聖戰分子的戰爭罪行,其中就包括謀殺一名據信是現任敘利亞總統阿薩德支持者的囚犯。其中一名向俘虜發射子彈的人已經被確認是英國人,這名英國人在另外一部視頻中還嚴厲指責英國穆斯林沒有為聖戰提供足夠的支援。

ISIS 組織中中出現大量來自歐洲的成員,這令歐洲國家驚恐萬分

這樣一份名單還在繼續不斷增添著名字,他們是來自英國各地的年輕人。 這個月的早些時期,來自倫敦西部的阿卜杜勒 – 馬吉德·阿卜杜勒·巴里出現在一張他發佈在推特上的照片裡。在圖中,他拎著一顆被斬下的頭顱,自己還為圖片配了一個標題「和我的老夥計一起放鬆,或者和他剩下的部分一起」。

這是敘利亞成為英國聖戰分子奇怪聯接的部分表現而已 —— 一種街頭耍酷、伊斯蘭極端主義和極度殘暴的混合。這些人在社交媒體上進行交流的語言方式也是令人熟悉的。

這些事情還從未像今天這般離英國本土如此之近。

近幾周,ISIS 所使用的黑色聖戰旗幟公開地在倫敦飄揚 ——  ISIS 的支持者已經在牛津街頭出現。就在這周,一座威爾斯主要清真寺的「伊瑪目」(阿拉伯語中領袖、主持等意)決定辭職,而在這之前一名親 ISIS 的佈道者受邀曾在這座清真寺發表演講。

這場戰鬥正在這個國家的家庭與清真寺裡持續進行著。我們害怕把這些點連接起來。比起進行反擊,我們更為懼怕來自國際社會的批評。

這個曾帶給世界大部分地區自由的國度,如今正在向世界的大部地方出口恐怖主義。這周斬首視頻令人難過,如果我們不想未來再繼續出現更多這類恐怖主義影像的話,那麼英國需要進行自我反省,並且致力於解決這一問題。

(轉載自合作夥伴《觀察者網》;圖片來源:E01,CC Licen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