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越藍綠」、「無黨無派」路線,再次遇到障礙!只是這次障礙不是來自於選民結構或是跟在野黨的整合問題,而是遊戲規則的設計!

  • 在開始解釋爭議之前,先確定你搞懂名詞定義了

一般人常說的「選務人員」並非法律上的名詞,選務人員包含的範圍有「主任管理員、管理員、主任監察員、監察員、警衛」等角色。而檢查選民身分證、投票通知單、發放選票、唱票、計票等工作,皆屬於管理員的職責;監察員則是現場的糾察隊,監督管理員是否按照規矩工作,並可在有問題時(例如,不服管理員對廢票的判定)提出異議。

第一個爭議是,年底台北選舉,監票員只能由「夠大的黨」推薦,換言之,較小的黨與無黨籍參選人在法律上都沒有資格推薦監票人員。《選舉罷免法》第 59 條第 3 項第 1 款規定,「立法委員、直轄市長及縣(市)長選舉,僅由推薦候選人且其最近一次全國不分區及僑居國外國民立法委員選舉得票率達百分之五以上之政黨,於各投票所推薦監察員一人。」

此項規定明顯違反了平等原則。而在這次台北市長選舉中,僅有推薦連勝文的國民黨有資格在每個投票所推薦一名監察員。對此,反賄選研究室負責人王洲明建議釋憲,並舉出過去曾有類似的爭議,如「政黨推薦之候選人保證金減半」此對無黨籍參選人不公平的規則,也在 1989 年時遭無黨籍參選人申請釋憲並獲得勝利。

  • 第二個爭議其實是場誤會,柯陣營怒氣沖沖卻揮了空拳

柯P競選團隊總幹事姚立明在 8 月 19 日公布台北市選委會在今年 6 月 19 日的會議中通過的「違法決議」,並認為此決議違反了《選罷法》第 58 條中「管理員須半數以上為現任公教人員」的規定,硬是將監票的公務人員數限制由半數,降低到三分之一。但台北市選委會也在昨 (20 日) 發布新聞稿澄清,北市選委會並未做出違反法律的決議。此誤會是來自於今年 3 月中央選舉委員會曾建議內政部向立法院提出該門檻降低的修法,而台北市選委會在 6 月開會時,鑑於該修正案可能在臨時會通過,故於該會議做出「若該修正案通過,則也跟進通過遴派注意事項中的門檻」此條件式決議,所以今年年底的選舉規則其實並沒有改變。

關於此門檻的設計,一般而言,若先撇除「軍公教是藍營大票倉」等台灣政治現實,法律規定管理員必須有一半以上由公教人員組成的理由,是公教人員經過國家考試與訓練,較有法治素養,並且,若公教人員主動或被動參與舞弊行為,其刑責會加重二分之一,若判決確定後,還可能面對退休金被取消的處罰。

至於除了選委會委託公教人員擔任管理員之外,按照目前的規定、以及過去的慣例,依法委託公教人員擔任管理員之後,尚未找齊的管理員及監票員,選委會則委託各鄉鎮市區公所公開招募。記者去電台北市選委會詢問,選委會也表示,過去也有許多大專院校的學生報名參與選務工作。

  • 回到監票員的爭議:你覺得只有連陣營可以指派監票員公平嗎?

一個投開票所通常有一名主任監票員加上兩名(或以上)監票員,而監票員的職責在於當管理員出現疏失時應予以提出異議並指正。但由於今年台北市長選舉是由國民黨籍的連勝文對上無黨籍參選的柯文哲,按照目前《選罷法》的規定,柯文哲沒有資格推派監票員。雖然在野黨曾在第二次臨時會要求修改《選罷法》,但未獲朝野協商共識,而且,連勝文競選團隊總幹事的國民黨立委蔡正元更曾公開表示「國民黨若修《選罷法》,我就反服貿!」連勝文對此議題的態度則是「只要對多數人好,我們都覺得 OK。」

而時至今日,按照機關運作的慣例,立法院將在九月中開議,而中選會也會在幾乎同一時間公布選務人員名單,所以今年年底的選舉柯陣營應該是無法推派「具法律資格的」監票員了。雖然柯陣營在 19 日也號召全民監票,但這些「公民」在法律上是沒有資格對管理員提出異議與指正的(而且也沒有中選會發的每人 1700 元的津貼),可能將淪為只是「跟鄉民進來看熱鬧的」!

 

(圖片來源: redjar,CC Licen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