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導讀:想像一下,如果有一天,你的恐怖前任情人非常變態的透過你朋友的臉書,找到了你,還打電話騷擾你現任男/女朋友,會是有多麼恐怖的事?

你會責怪你的朋友泄露了你的行蹤,還是你會責怪臉書泄露你的隱私?

上述令人毛骨悚然的狀況就是 Jessica Ferris 的親身經歷,她在網站《Medium》發表一篇文章〈I left Facebook, And You Can Too〉分享了自己過去在臉書上所經歷的可怕經驗,並說明為什麼她會毅然決然的離開臉書,寧可與一百多位好友斷了聯繫。(以下中文文章以作者 Jessica 第一人稱編譯。)

2012 年,臉書進行了一項研究,藉由操控使用者每天所看到的臉書動態消息,來影響他們的情緒。人們對此相當的不滿(當然人們對於臉書的各種動作都相當不滿,更不用說這樣的實驗了)。但大家卻不曾認真的講過要離開臉書,在我看來,這是個相當值得嚴肅探討的議題。

大多數的人應該都知道離開臉書的代價,他們知道相當困難,並且感到被孤立。許多人甚至覺得離開一個星期都會是很大的挑戰。

我在 2011 年離開臉書,我有一百多名朋友都只用臉書聯繫,而這讓我與他們切斷了聯絡。雖然不知道會不會有動態顯示我已離開臉書,或是我的離開是否會出現在某個朋友的動態列昭告天下,我只是迫切的感受到需要離開。此舉讓我錯失了朋友的重大消息,比如 Susan 即將要結婚了、Shannon 離開了社區高中之後變得更加的活耀、而 Jack 還是在唱合唱團。

如果你還記得,2009、2010 那兩年,臉書修改了使用者的隱私設定,2009 年 12 月,臉書甚至刪除了隱藏朋友清單的功能。

不論臉書想藉由刪除隱藏朋友的功能(及聲稱提高用戶隱私的假象含糊其辭)來從中獲取何種利益,勢必都是試圖要從我身上榨取好處。當我意識我們無法隱藏朋友清單時就已經太晚了。在這麼一小段的時間內,我發現我有個親戚,藉由臉書和一個對我而言相當「危險」的人聯絡上。

  • 我非常討厭的人透過臉書找上我了,還打電話騷擾我老公!

我已經很多年沒有和那個危險人物聯絡,而也許是因為我改了新的姓吧,所以他一直以來也都無法找上我。我在臉書或各種社交平台的活動也都只限於熟識的好友。但這人就突然的開始利用電子郵件,與各種非臉書的管道寄送訊息給我,甚至在兩台未登入過我帳戶、並且顯示他的 ip 位址與所在地的電腦,開始點擊我的個人網頁與所有相關的連結。

之後還打到了我當時丈夫的辦公室,說是要找我!

那段時間我時常因為恐懼而感到隱隱作嘔。

之後和朋友說明了此事,才發現了驚人的事實。原來就算是將個人動態設定為私密的,也不是個有效率的安全策略。因為臉書的漏洞,使得許多標示為私密的動態也會被人看見。這就是為什麼,我寧可與一百多位好友斷了聯繫,也非得離開臉書。

離開臉書的當下,當然免不了失落感。此時我強烈的渴望能見好朋友們一面、希望能被朋友的喋喋不休圍繞,才能紓解當下的恐慌。

大多數的家人都能理解我離開臉書的原因,但他們還是在使用臉書傳送訊息、分享相片、建立他們才懂得笑話,時到今日我都沒有再參與。而我有些家人則對於我離開臉書感到受傷,特別是那個讓我與危險人物扯上關係的親戚,我們的感情也因此難以回復到之前那樣。

我和這位親戚大吵一架,接著漸漸疏遠,因為我覺得她很粗心大意,而她卻是堅持當初設定的是最安全的隱私設定,但我還是覺得她的錯誤判斷與粗心是該被怪罪的。

過了幾個月的時間,我理解到這樣的爭吵根本就是沒有必要的。她或許是用最高的隱私設定,但這樣的設定每天都在變,這一切不應該如此讓人不解才對。

那到底為何不怪罪臉書,而是要怪罪人的粗心大意呢?

臉書怎麼能讓大家的隱私在毫不知情的狀況下,被攤在陽光下呢?更

令人害怕的是:你所認為理所當然的事,其實都是臉書所操控之後的結果。

  •  臉書的本意根本不是社交,它只要賺錢

臉書要使用者認為他們正在增進與親朋好友的關係,事實上,臉書要的是我們增加與臉書的關係

想像一下,如果你必須永遠離開臉書,那會是什麼樣的世界?再也不需要打動態、不需要在臉書上流連忘返,但你仍然可以寫電子郵件給你的親朋好友,你會感到恐慌嗎?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那你大概花了你的大把人生在臉書上,所以這樣的恐懼感才會找上你,而這並不正常。

我和一位年約五十的女性與談,這位女性提到:

「我真希望能把臉書戒掉,但它就是這麼讓人上癮,這個人說這個,那個人談論那個,而下一個人正在學開船呢!讓我們來看看船的照片吧!然後就這樣,兩個小時便不知不覺過去了,接著才發現自己根本不認識在學開船的這個人!」

這就是你與一個平台的關係漸漸強化的感覺。相對於增進你與你所愛的人的關係,卻寧願花上兩個小時在臉書上看一個完全不認識的人,臉書要藉此獲利真是太容易了。

當我與親戚爭執的同時,臉書正隱身在某處藉此獲利。不小心洩漏我個人資訊的只會是我的親戚,而不是臉書,受到指控的自然也不會是臉書。這意味著又多了一個人,以及這個人的朋友圈,是我失去,而從頭到尾臉書卻沒有損失的。

我完全不知道這個對我極度危險的人物,已經從臉書上得到了我的連絡資訊。也許他猜到我已經換了姓,並猜到我所在的地點,接著聯絡辦事員到當地法院申請查詢資料,而這些資料全都是紙本的資料。這些聽起來相當不可能,但因為臉書,卻變得很有機會發生。

就算我了解到臉書與我的隱私權的牽連程度後,我也不敢與家人提起,因為可想而知,這是多麼挑撥的話題。而當時的我只想凝聚家庭的感情,我也缺少有利理由對臉書提出隱私設定改變的質疑。那之後的數年間,我都相當警覺,也過得更低調。如今這篇文章的出現,是在我認為危險解除後才公諸於世,想必還有更多人對於臉書有不同的意見,只是出於自己的安全問題而不敢提出吧。

近來閱讀到臉書想成為人們建立網路國度的平台,著實令人心存擔憂。這一切都太便宜臉書了。

  • 我不需要臉書也活得很好!

只要我們持續相信臉書,只會讓人與人的信任被踐踏。所以沒有理由不去期待,因為臉書還是持續地在介入我們與朋友的親密關係。臉書現階段已經說服了我們:只要繼續使用就可以和親朋好友保持親近。

但事實上,是可以不用有臉書存在的!

心理學家 Robert Lifton 做了一項心理學研究,試圖找出為何群眾會做出不利於自己的思考與行為,卻讓操控一切狀況的人得利,而臉書其實就是在控制環境。伴隨著環境控制而來的各種狀況非常值得探討,特別是臉書自認為是它們的使命是,找出人們渴求人際關係的需求,並用在商業行為上。

我們應該對這類手法與其潛在的危險更有警覺。

但我們能怎麼做呢?

切除臉書與我們的人際關係吧!但千萬不要為了離開而離開;相反的,是因為你正在建造更好的世界而離開臉書。我後來轉去使用 Twitter,使用經驗很好,即便用電子郵件與過時的聊天室,也沒有什麼不好的地方。

人際關係的議題,有許多的問題值得探討:到底誰或哪群人是值得相信的?我們需要小型的還是大型的社群網絡?哪個網站才是真正透明化運作,而不是試圖窺探個人隱私的?誰又真的保證我們能擁有充分的隱私權?誰又會致力於讓人們在離開社群平台後,還能保持與朋友間的聯繫的?

(資料來源:Medium;圖片來源:mkhmarketing, CC Licen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