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薪到底漲不漲?這個問題現在在美國成為民主與共和兩黨爭吵不休的問題。歐巴馬政府欲提高最低工資,卻面臨來自資方的壓力。

資方說,一但漲了工資,將會讓成本上漲,解雇潮出現。這對國家經濟不是好事。但真的是這樣嗎?

看看 BO 日前刊登的文章:經濟學錯了!西雅圖調高基本工資兩倍,成長速度躍升第一名,文章作者提到,如果藍領階級可以擁有更多錢,就等於企業擁有更多顧客。在多方的推動下,西雅圖時薪漲成 15 美元。大多數的人都認為西雅圖瘋了,這樣的政策會讓我們的經濟陷入危機。但事實上,西雅圖成為經濟快速發展的城市。雖然一些評論者認為,西雅圖調高基本工資時間尚短,對整個城市的經濟體質的影響,是否因此嚇退企業主,還看不出真正的結論。

美國這波調高基本工資的爭議浪潮,麥當勞時薪工所組成的工會絕對扮演重要角色。

今年 5 月美國麥當勞員工在股東大會時上街抗議,要求不要加大薯條、加大可樂,而是加大微薄的無法度日的時薪。根據美媒堪薩斯星報報導,麥當勞雇用大批時薪員工,沒有保險和福利,導致美國每年有 180 萬速食業服務人員必須依賴社會福利補助才能活下去。

下述的文章中來自一位 27 歲的美國母親 Cherri ,她與 4 個小孩一同居住在南卡州的 Charleston。Cherri 在當地的麥當勞工作,每個小時的時薪只有 7.35 美元,而且已逾 10 年都未調薪。如今各地的麥當勞員工開始罷工走上街頭,要求組工會、調高薪資,挑戰速食界龍頭的勞資壓迫。到底要不要調時薪?來看看這位母親怎麼說。

作為一位速食店員,我們負責點餐、炸薯條,而不是鋪床單。每個月我們都得為了帳單而煩惱,不像白領階級有數百萬的年終分紅或是房產。通常我們都在點餐櫃檯、廚房內默默工作,公司賺再多也不會到我們手上,高級管理人員年薪數以百萬美元計,不過員工永遠只有微薄工資可領。儘管如此,速食餐廳員工的處境還是無法得到媒體關注。

在過去的幾年內,我們要求調薪與組工會權力的抗爭獲得各地支持。第一次罷工是在一年半前,有數百個麥當勞員工站出來。經歷 5 次罷工行動後,5 月那場罷工示威遍及全美 150 個城市,以及海外 33 個國家響應。這個周末,我與千名員工要從南卡州要前往芝加哥,共組全國員工大會,討論要將時薪調到 15 美元,以及組工會的權利。

麥當勞最近在年度報告裡指出,「有鑑於抗議示威、勞工罷工與物料供應鏈受影響,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提醒投資者可能會有潛在風險。」同時麥當勞也提到,調高工資可能帶來壓力,並且我們這種明顯處於弱勢的勞工,如何能夠為那些有錢有勢的大公司帶來「威脅」?

  • 以下為 5 點重要的關鍵:

調薪對全國經濟體系帶來更新的開始

平均下來,每位麥當勞的低階員工只有 8.94 美元的時薪,且一星期只有大約 24 小時的工時。許多員工,包含我自己的時薪甚至比平均數更少。不過大老闆們可就不一樣了,2012 年他們的年所得為 2670 萬美元。與最低員工薪資相比,比數為 1:1200 美元,為所有企業中最大的薪資差距。至少這些老闆們絕對有錢負擔的了超越最低生活水平的薪資,讓我們生活好過些。

這些都是事實,企業無法否認。但是麥當勞資方代表認為企業不需要提供一份足以支付生活的薪資,因為速食店員這份工作比較像是「事業的起步」,是一個住人找到長期穩定工作的跳板。可是過半數的速食店員年齡在 28 歲以上,頂多只有 2% 的職位為管理職,其他人則連法定最低薪資都拿不到。

調薪不只對於員工與其家庭有益,更是為全國經濟體系帶來更新的開始,讓全民所得得以上調。試想員工所得若連日常基本生活開銷都無法支付,大家都會受苦。有過於半數的速食店員工必須要領救濟金,這項企畫每年花掉納稅人 70 億美元的鉅額。

就拿今年發生的事情作例子,美國在 2014 年有 13 州上調最低工資,相較於其他沒調整的 37 州,這 13 州的就業率上升;服裝零售商 Gap 即反映企業也可感受到調薪後對營業所帶來的正向回饋。

組織動員提升大眾的改變

在經歷 6 次罷工後,速食店員工們讓全國都開始意識到調整最低時薪的重要性。本來許多嘲笑我們訴求的人,也都改觀。西雅圖政府通過 15 美元為最低時薪的規範,而舊金山、芝加哥、洛杉磯等地也採取接納我們的訴求。

我們也組織動員群眾,提升大眾對於超時工作卻未給薪的關注。目前有 89% 的速食店員工都曾被逼著超時工作、剝奪休息時間,卻沒有拿到相對應的薪水。甚至有 3 個州內的速食店員工對此議題提起法律訴訟。紐約州動作更迅速,已就此議題為勞資雙方,如麥當勞、達美樂,做出適當調解。

運動全球化

我們的抗爭運動迅速拓展到全球,並且為這些速食業龍頭帶來壓力。5 月的那場罷工,擴散到德國、義大利、巴西、日本與許多國家,甚至在菲律賓的麥當勞還有快閃示威活動。一位專家指出,「在美國,麥當勞的營收是下跌的。如果員工能在那些業務好的國家內激起廣大回應,想像一下會對企業造成多大壓力。」

讓資方知道誰才是老大

我們絕對不是要搶著當大老闆,我們反而希望麥當勞這些速食業者認清他們企業主的角色,並且對於旗下員工有一定的道義責任。我們已經控告麥當勞,要求釐清雇傭關係責任,而國家勞工關係委員會也將處理相關事件。如此一來,或許麥當勞就不能享有任何企業特權,並且好好依法支付員工薪水。

勇於挺身捍衛自身權利

我們從過去的美國公民運動擷取經驗,不顧危險,挺身站出來捍衛自身權利。我們冒著失業的風險,站到前線去罷工。在 5 月的麥當勞股東大會外罷工行動中,數百名夥伴被逮捕,這同時也是我們擴大示威層級的一次行動。不管我們做了什麼努力,企業主仍然拒絕聆聽我們的聲音,這就是為何我們會再次到芝加哥聚集,只為了要求 15 美元的時薪以及組工會權利,儘管冒著被逮捕的風險,也不害怕。

我已經為麥當勞工作了 10 年,每個小時只有 7.35 美元的工資,只比貧窮線標準高一點點而已。我的 4 個女兒值得更好的生活,我也值得更好的生活條件。麥當勞與其他速食業龍頭必須要知道,當員工的薪水無法應付基本生活開銷時,就將迫使我們走上街頭抗爭,直到他們願意平等對待我們為止。

  • 延伸閱讀:

調漲基本工資可以讓員工脫離貧窮,還是形成企業解雇潮?

經濟學錯了!西雅圖調高基本工資兩倍,成長速度躍升第一名

(資料來源:quartz;圖片來源:mark heller CC Licen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