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地方政府債務問題將正常解決還是陷入噩夢,現在下結論可能為時尚早,但不妨礙我們逐個察看那些地方債務最重的省份。

路透社》最新一篇題為「中國江蘇將陷入債務噩夢?」的文章,為我們展示了債務大省江蘇正經歷的艱難時刻:

據渣打銀行、惠譽和瑞信的估計,中國地方債規模在 GDP 的 15% 至 36% 之間,如果基於世界銀行給出的中國 2012 年 GDP 資料,地方債規模將高達 3 萬億美元。

如果我們綜觀各機構和人士的分析,會發現江蘇債務危機可能最為突出。

放之全球列國之間,江蘇 GDP 規模也可躋身前 20,超過 G20 成員國土耳其。江蘇人口數量也超過了大多數歐洲國家。那麼,如果江蘇危機無法收拾,其將整個中國帶入危機的風險就顯而易見了。

  • 掙扎的企業

一些江蘇主要企業已經被推到懸崖邊緣,雖然地方政府深陷債務困境,但這些企業還是在向政府請求救助,掙扎生存。

7 月早些時候,中國最大的私營造船廠,熔盛重工集團已經向江蘇政府請求金融救助。媒體報導稱該集團已經裁員 8000 人。

中國最大的太陽能電池板生產商,無錫尚德今年早些時候已經申請破產保護。消息人士稱,此前,尚德曾希望無錫政府給予金融救助。無錫是江蘇省最主要的一個城市之一。

另據中國媒體報導,一些江蘇當地的公司正在迫使員工為企業集資,將每個人的目標設定為 60 萬人民幣。如果目標不達成,公司就不准員工上班,很多員工只好向親戚和朋友借錢。

  • 掙扎的政府

無錫市濱湖區政府曾因現金緊缺,計畫降低公務員薪水。但最後還是迅速撤銷了這一計畫。

中國地方政府融資的主要方法只有兩個:貸款和賣地。雖然地方政府要發展當地經濟,但還是必須向中央上交 3/4 的稅收。

無錫市華莊街道的居民表示,地方政府沒有足夠的錢支付他們拆遷費。他們的房子被拆遷了,地皮賣給了開發商。

Jia Yanfang 說:

我的父親有 600 平方公尺的房產,但(在拆遷中)失去了 170 平方公尺。政府對他說,他有太多房子了,所以拒絕支付(拆遷費)。

  • 狂飆猛進的影子銀行

現在,中央已經在壓制銀行向地方政府貸款。江蘇融資開始使用替代措施,如影子銀行;這造成影子銀行規模狂飆猛進

深圳用益信託網資料顯示2012 年,江蘇省的各級政府佔據了中國售出的投資信託基金的 30%

通過信託途徑,單無錫市就集資了 92 億元,該市向信託投資者給出 10% 的投資回報率,遠高於銀行貸款約 6% 的利率。這些資金一部分用來支付農村居民的拆遷費,這些村民的房子拆遷後,開發商會在其地皮上建設工業園區。

萬德資料顯示,去年,江蘇政府通過金融機構售出了 3,430 億元債券,這一數字 3 倍于中國最富的省廣東省的資料。

  • 違約or不違約,這是一個問題

也許,江蘇省占了中國不良債務的大頭並不令人驚訝。上個月,中國央行的一位官員接受中國媒體採訪時候說:

2013 年前 5 個月間,江蘇佔據了地方債務增量的 40%。

Triple T 諮詢(為央行和政策制定者提供政策建議)的董事總經理 Sean Keane 說:

市場將歡迎一些可控的違約,以檢查道德風險。但我不確定中國政府是否準備好了要這麼做

此外,江蘇看起來像是預計到其有更多債務問題。今年 月,江蘇批准成立一家為不良債務開設的銀行,這將是中國第一家這種類型的地方銀行。

從大多數標準看,江蘇經濟增長得很快,但增幅在快速放緩,很多工廠的生產線都已經空置荒廢。

2012 年,江蘇 GDP 增幅由 5 年前的 15% 下降到了 10%,政府財政收入增幅由 2007 年的 42% 大幅下降至 14%。

在無錫市的南部,有一些鋼鐵交易公司和倉儲公司,那裡的工人說生意從來沒有這麼差過。

一家國有鋼鐵廠商分銷商的雇員 Eva Chen 說:

很多公司都沒有現金了。如果誰沒有現金,我們是不會給他們貨物的。我們現在的焦點是抓銷售、抓現金。

  • 延伸閱讀

 【Viking Bar 專欄】誰讓中國房地產泡沫了?
現在中國面臨的是:曾推垮日本經濟的房產泡沫、金融體制

(轉載自合作夥伴《華爾街見聞,不得轉載;圖片來源: Yuya Sekiguchi,CC Licen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