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鎮壓、便有反抗」。這句話不僅眾所周知,也常被引用。但有時候,真相卻明顯與這句話不符。

20 世紀的政治歷程詮釋了與這句話相反的觀點,組織境內「零反抗」的國家並非不可能;即便國家無法杜絕反抗,至少可以長期避免。

  • 史達林執政時期,少有人民反抗

最有名的「低反抗」政權是 1930 至 1950 年代史達林執政下的蘇聯。隨著鎮壓及處決一百多萬個政治犯,此期間的蘇聯幾乎沒有值得一提的反抗,除了少數邊陲地帶的民族起義。而且,在那個期間,幾乎聽不到人民表達對國家的敵意與不滿。

北韓亦然。這個唯一在現代社會中毫無國內抵抗者的國家。即便近幾年國內的不滿聲浪大幅上升,外界仍認為北韓中並無任何現存的反抗者或反抗組織。

  • 北韓靠如何讓民眾保持溫順?

世襲且獨裁的金氏家族是如何在 1946 年掌權後辦到此事?又如何讓民眾保持溫順?外界多半主動地假設這樣的順從是源於恐怖統治下的殘忍手段,他們以關押、刑求、槍殺等手段對付反抗者,讓人民禁聲。然而,事情並非如此單純。

不能否認恐怖統治是金氏王朝內部政局穩定的主要原因。北韓政治犯占所有犯人的比例世界最高,約莫有八萬到十萬左右被監禁的政治犯。就比例而言,北韓與史達林執政晚期時相去不多,且大幅地領先任何現代的獨裁國家。

  • 日常監視系統才是讓北韓人民害怕

然而,單單「恐懼」無法解釋平壤政權為何如此持久。日常監視系統是不能忽略的原因之一。每個北韓民眾都非常相信政治上的絲毫踰矩將招致官方注意與處罰。政府對於品行不端的人民進行懲罰只是小 case。造成人民心理壓力的最大來源是盤根錯節的日常監視系統。

  • 北韓學習前紐約市長

就某種意義說來,北韓這種思想監督的方法令人想到前紐約市長朱利安尼的「犯罪零容忍」政策;朱利安尼堅持要打擊主要犯罪,就要先打擊次要犯罪。他相信小罪是大罪的溫床,諸如打破窗戶、破壞公物等小罪可能是未來大罪的根源。為了維持穩定與植入恐懼,北韓當局也採類似的手法針對政治異議者。

  • 人民班監控家庭生活

關於鄰居監視,可能首先被提到的是名為「人民班」(inminban)的鄰里監督團體。每個團體包含 15-30 個比鄰而居的家庭,這些團體遍及都市住宅及鄉村。這個組織通常由年輕女性管理整個團體,並監視所有的可疑行為。她也同時需要監控過夜訪客,無論是拜訪對象的朋友或是親戚。

當局不允許未經事先上報的過夜拜訪。此外,她們同時被上級要求要了解每個家庭中每個成員的個人資料,從工作、薪資等級,到家庭關係,甚至連工作班表也必須要在她們的掌握之中。收集資料並匯報警察的過程中,她們時常被嚴正地叮嚀「查訪時注意筷子有幾雙」。

防止私人留有違禁品是人民班的另一項職責,這些違禁品包含調頻收音機、南韓及西方電影等。

  • 不時隨機搜索各戶家庭

為了確保不會發生任何的踰矩行為,人民團體的領導與警察會不時隨機抽查各家各戶。抽查的頻率依地區不同而有別,一般而言大概是每年 2-4 次會有無搜索令的搜查。除了尋找違禁品之外,也順道了解是否有查無許可的過夜者;最常被捕是從鄉村前來都市拜訪的親戚,有時運氣不佳的情侶也會被邀請。但可不要以為被抓到不會怎麼樣,這件事的結果不如外表看起來的簡單:他們可能會失去他們的工作,並且被公開羞辱。(北韓是個族長制的社會,不允許任何的婚前性行為)

  • 每個人都要加入團體組織

「組織生活」是控制北韓人的另一重要手段。每個北韓成年人都要加入組織與團體(例如任職公司的工會)。政府會依據每個人的年齡、性別、忠誠參考每個人適合加入的團體。簡言之,30 歲以下的北韓青年屬於青年團體,政府並在其中挑選黨員;而絕大部份的勞工是工會網絡的成員之一,專職的家庭主婦則是婦女團體的一員。

各組織的基層成員每週通常需義務接受兩次意識形態教育。課程中會提到金氏家族的偉大與貢獻、自身民族的優越價值以及美帝國主義與其它敵對勢力的天然獸性。

  • 人人需要自批與互批

此外,每個北韓人必須參加每週一次由其所屬團體主辦的批評會議。在會中,人人需要自批及互批。這個活動有時可以揭露某些重大的脫序行為,這個活動實際的功能是確保大多數的人都監控著其他人,也被其他人監控著。

為了使散播具威脅性的想法及違禁知識更加困難。政府數十年來試圖疏離個人與個人,切斷來自海外未經監視的資訊。之前提到關於可調頻收音機的禁令,北韓當局也全面禁止網路,除少數年長官員、國貿專員及情報人員可以使用。最後,嚴格的國內旅遊管控也是維持管控的重要方式,任何跨出自鄉的旅行皆需警察許可。

所有以上的措施都是為了使一般的北韓人民不至脫序。正如同朱利安尼強硬處理所謂的「破窗問題」。

  • 近年來限制不再強硬

近 15-20 年來,個人的經濟市場快速興起,改變了北韓人生活中的很多部份。舊的限制不再像以前一樣強硬,因為負責讓人民生活守序的人已不再有強烈的動機。

地方的腐化也是原因之一,只要付錢即可讓自己免於一些處罰。所以這個目前世界上最可怕的監視體制正在逐步崩解。這個確保北韓進內毫無抵抗勢力的機制,近半個世紀以來,可是比北韓政治及經濟的運作要有效的多。

科技不能解決的事,就交給《BuzzOrange》吧!
政治、社會、經濟、商業、生活,《BO》給你跟別人不一樣的視野與觀點,加入我們的粉絲團,一起 BUZZ!
Facebook 粉絲團:https://www.facebook.com/buzzorange

(資料來源:aljazeera ;圖片來源:stephan CC Licens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