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富汗的童工問題是各個人權組織持續關注的主要議題,儘管政府的法律明令禁止,目前估計至少仍有 25% 的阿富汗兒童為童工。他們得在惡劣的環境下工作,只為了供養家庭開銷,不但犧牲掉該有的受教權,就連屬於孩童時代的彩色記憶也隨著經濟重擔而抹滅。

Sami Rahimi 就是一名阿富汗的童工,麵包店內冰冷的水泥牆角一隅就是他的床鋪,每天 5 點就得起床打掃環境,用冷水簡單清洗自己後再開始晨禱。接著,趁太陽還未升起前,13 歲的 Sami 得推著一個笨重的大桶子,穿過充滿賣菜小販與吆喝屠夫的街道前去公共水井取水。6 點時,麵包爐上的炭火已燒的通紅,師父也準備好開始烘烤 khasa 與 kamachi 麵包,Sami 這時也忙著清理麵包架,趕著販賣一個 10 阿富汗尼(大約20 分美元)的麵包。

  • 每週上班養活他的家庭

Sami 從 10 歲起就開始在這間由叔叔 Yar Mohammed 開設的麵包店工作,每週有 6 天要工作到天黑,一個月大概可以賺 80 元美金,這筆錢已經足夠撐起他的家庭,包含一個殘障而無法工作的父親、母親、3 個兄弟與 5 個姐妹。其實除了努力工作外,Sami 仍然希望有個不必煩惱的童年,「我很開心可以供給我的家庭,可是我更希望能夠去上學」,Sami 一邊說著一邊用鉤子把麵包翻面,這個小動作竟讓他看起來有股超齡的早熟感。

  • 只愁今天晚餐,無力去想飄渺的未來

雖然 14 歲以下的童工在法律內是被禁止的,但阿富汗的童工問題仍然普遍,有關童工的規範首次在 2007 年確立,2012 年再度修正,確立 14 歲以上的孩童能夠以「學徒」的身分工作,而 15 到 18 歲的少年則可以負擔「比較輕」的工作,而且禁止雇主分派具危險性的工作給 18 歲以下的少年。

  • 普遍民眾仍然漠視法規

不過根據聯合國兒童基金會(UNICEF)孩童保護專家 Sami Hashemi 的說法,這條保障童工權益的法令被雇主與家庭基於經濟利益的考量,而被普遍漠視。在阿富汗內,可見 6 歲的小孩子在造磚廠、地毯編織廠、建築工地、礦坑、農場等地工作,其他的則會在路上行乞,販賣小飾品或是蒐集垃圾維生。

他們不放過任何可以賺錢的機會,Hashemi 表示:「這些人必須專注在維持今日的生計,而無法為小孩的未來著想」。

  • 工作機會增加,童工人數也隨著增加

各路慈善團體自 2001 年起便挹注幾十億的款項想要改善童工問題,不過截至目前為止仍無法真正確認全國童工的確切數字。最精準的估算是阿富汗全國 6 到 17 歲中有 200 萬名童工,也可以說至少有 25% 的兒童在工作,而且由於國際資金不斷湧進阿富汗幫助當地基礎建設,製造更多工作機會,導致目前在工地或是採礦業的童工人數正在不斷上升。

根據美國勞動部去年的報告,關於阿富汗童工的調查數字結果仍然顯示「從缺」,調查內容也指出這些孩童被籠罩於性暴力的陰影下,關於工作方面,則顯示出童工很可能遭受生命危險、極端氣候、背負重物、走私毒品或是當童兵等威脅。

報告內也指出:「並沒有任何有效法律能夠防止兒童免於商業性剝削、禁止未成年色情片、或是任何其他非法行為,更沒有任何積極措施能夠避免兒童被捲入糟糕的勞動環境。」當 Hashemi 被問到這些狀況是否讓一個兒少寶保護專家感到挫折時,他回答:「任何人看到孩童們的受教權或是合理休閒被剝奪時,都會覺得十分喪氣。」

  • 幼齡童工比比皆是

在喀布爾混亂的街道上,一群小孩子正在鎖定目標車輛,然後前去敲窗戶乞討,他們纏著駕駛買口香糖、糖果、地圖或是衛生紙等商品;或是撿拾街上的垃圾當做燃料,在垃圾堆中翻找半腐爛的水果、吃一半的三明治充飢。

在市中心的計程車等候處,司機會請小男孩去幫他們找乘客,每找到一個乘客就可以得到美金 10 分的獎賞,這景象有點混亂瘋狂,大家大呼小叫的搶著拉人,有時甚至是半拉半強迫乘客去搭車,儘管計程車內已經坐滿了人,這些小孩子還是會把那名不幸的人給硬塞進車內,但他們對於女性就客氣的多,會幫助她們坐上計程車後面開放式的車廂。

  • 另一個童工:Abdul Rafi 

Abdul Rafi 雖然只有 9 歲,但是從那瘦小的身軀內竟喊出有如老煙槍般的沙啞聲音,他說他的嗓子是因為自 6 歲起長時間的喊叫而損壞的。他是家中 3 兄弟的老大,所以支撐家中經濟重擔的責任就落到他身上,每天早上 5 點就起床晨禱,然後就開始一整天的工作,在充滿驢車、破舊老汽車、載滿配槍士兵的阿富汗軍車與戰車間做買賣,常常一天下來只賺得到 3 美元。「我希望只要去上學就好,但是我的家裡需要錢,而且我又是長子。」

Abdul 一邊盯著街上乘客一邊說道。他希望自己有一天可以變成軍人,一名識字的軍人,可是 Abdul 一天只上 4 個小時的課,然後就重回街上繼續他的拉客生意,直到晚禱的鐘聲響起才回家。

  • Hekmat 靠打鐵賺 6 美元維持家計

在喀布爾的另一端,12 歲的 Hekmat 正在有節奏的打鐵,隨著每下刺耳的金屬敲擊聲,這個小男孩正在用他的小手製作一個裝飾用的蛋糕架,在他旁邊還有更多小男孩與男人各自也在忙著打鐵工作,製作茶壺、湯杓或是烤爐。

Hekmat 非常纖瘦且矮小,而他的手也因為 4 年的長期打鐵而被染成灰色,本來他跟著父親在街上撿垃圾,之後經由朋友介紹才進這家鐵工廠工作。

每週 Hekmat 靠著這份兼職工作可以賺 6 美元維持家計,每天中午到 3 點他會穿著乾淨的學校制服,外面罩著破爛的長褲與外套去上學。Hekmat 說:「我喜歡這份工作,製作東西很好玩」,他一邊打鐵一邊用仍然稚嫩的聲音回答。他希望可以持續這份工作直到他畢業,未來則想要做一名工程師,「工程師會比打鐵好太多了,到那個時候我才會離職。」

  • 今日的老闆當年也是童工出身

Hekmat 的老闆 Mohammed Zulmai,現年 25 歲,自 10 歲起開始打鐵,幾年前買下自己的鐵工廠,他說他知道阿富汗有禁止童工的法令,但他是為了幫助 Hekmat 窮困的父親才雇用 Hekmat 的。

他從不雇用成年男子,因為他們的動作太笨拙。「男孩的手比較小,也比較巧,才能適應如此精細的打鐵工作。我訓練他們成為打鐵專家。」他對於這群小男孩有著期待,希望他們能夠存點錢,將來也買下屬於自己的鐵工廠。

在麵包店內,Sami 仍就著炭爐販賣烤餅,有些顧客賒帳,Sami 就得記帳下來,然後一週清算帳款一次。他的老闆Yar 在旁邊笑說,都已經 21 世紀了我們還在用老方法做生意,他也說自己從 8 歲起開始負擔整個家庭開銷,經過了 20 年終於有辦法開一間自己的麵包店。

當他被問到童工議題時,Yar 聳肩說:「年輕男孩在麵包店內工作是一種傳統。」加上 Sami 並不是被強迫工作的,Sami 認為 Yar 為了幫助自己的父親而雇用他實在是非常幸運。

Yar 更責怪國際團體不先積極處理貧窮問題,「好幾十億的資金投入阿富汗,那些錢都到哪去了?被浪費、貪汙,整個體制都很腐敗,美國人也是其中一環。」一旁的 Sami 邊聽邊點頭,每天他在面對顧客的同時,他也在心中盤算自己的未來,「我總是在想著自己的學業,也就是我的未來。」Sami 已經 45 天沒有回家了,每個星期他可以用借來的手機跟自己母親講一次電話,他非常的想家,但是現在麵包店才是他的「家庭」。

隨著夜色漸深,顧客也越來越少,很快的 Sami 就要開始清理店鋪,然後在 10 點左右,伴著爐火餘溫鑽進他的小床入眠。

科技不能解決的事,就交給《BuzzOrange》吧!
政治、社會、經濟、商業、生活,《BO》給你跟別人不一樣的視野與觀點,加入我們的粉絲團,一起 BUZZ!
Facebook 粉絲團:https://www.facebook.com/buzzorange

(資料與圖片來源:Los Angles Ti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