儘管你已經做好心理建設去面對家離世的那一天,但當死亡真的降臨的時候,你一樣會感到震懾,甚至無法承受那種傷痛。

你永遠不可能「準備好」去接受身邊的人「在上一秒還呼吸著,下一秒就斷氣了」這個事實,無論他是死於慢性惡化的癌症,還是驟然發作的心臟病。

事實上,別人請你節哀,送上輓卡寫著:「凡事都是上天的安排。」但與其說他們在安慰你,倒不如說他們也不知所措,所以襲用官方的說辭來打發,讓自己不用為此頭痛。

他們不需要解釋什麼,告訴你怎麼做、怎麼想、或下一步怎麼走。

沒有人能告訴你,當你父親逝世,你該怎麼做。即使他們也曾有過失去摯愛的父母、孩子或寵物的經歷,他們仍無法坐下、看著你的眼睛,告訴你:「你該⋯這麼辦!」

他們沒辦法告訴你,當你夢到與死去親人景物依舊,結果夢醒一身汗,那種落空的感覺怎麼處理;他們沒辦法提醒你,當你在街上看到好似死去親人的背影,下意識呼喚「他」的名字,結果路人轉身說你認錯人了,那種恍惚的感覺怎麼避免。

沒有人能告訴你,你該怎麼保住深植心中的邪惡秘密。其實,你很慶幸「他」死了,因為從今以後你不會再被「他」傷害了。

你壓抑了好一輩子的時間,假裝珍惜有他的存在,其實你恨他到骨裡。現在你終於重獲自由,但沒有人能告訴你:「恭喜,你不需要再吞下憤怒了!」

沒有人能告訴你,為什麼喪禮像一齣默劇,演員都穿著一身黑衣,臉色蒼白,還不斷擦拭眼淚,但為什麼唯有你覺得這樣的場面很荒謬,然後只能獨自握著拳頭,直到指甲都把手心印出血印來。

在場的人們都覺得自己很了解死者,但卻沒有人真的知道「他」內心最深處的想法。他們帶上一模一樣的憐憫面具安慰你:「他永遠會在你身旁。」

可是他們怎麼知道?他們怎麼知道「他」曾讓你的房門發出過咯吱咯吱的聲音,曾讓你的床閃過銀色亮光?他們怎麼知道,你因為「他」做的這些事,感到毛骨悚然、心驚膽戰,卻毫無頭緒停止?

喔~ 因為他們早知道「他永遠會在你身旁」!

沒有人能告訴你,接下來的日子如何想像、告訴你長大成人該做什麼。還有關於房門⋯⋯沒有人能告訴你,你的房門會不會再被他打開?萬一又被打開了怎麼辦?

於是,你告訴自己「他」離開了,再也不可能來開你的房門,並且說服自己什麼都沒有發生過。

你僵硬的躺下,全身被冒出的冷汗弄得黏稠,靜觀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

房門門口又傳來咯吱咯吱的聲音,你沒有忘掉那熟悉的作響。

沒有人能告訴你,當你父親逝世,你該怎麼做;沒有人能告訴你,當『他』回來找你,你又該怎麼做。

– 摘錄自《Darkness Prevails

(資料來源:Thought Catelog;圖片來源:laszlo-photo, CC Licen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