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裡,你可以忘卻所有煩惱。」瑞典人的幸福秘訣:找到與自己獨處的「野莓之地」

TO 推薦熱門書摘:尋找全球幸福關鍵字

永遠處理不完的工作、讓你覺得心累的人際關係⋯⋯,生活中來自四面八方的壓力,總讓你身心俱疲。瑞典人讓自己暫時遠離這種心煩狀態的方法,就是尋找屬於自己的「野莓之地(Smultronställe)」,或許是最愛的咖啡館,也可能是公園中一個安靜的角落,坐下來與自己好好對話,忘卻所有煩惱。

文/英國記者  海倫‧羅素

Smultronställe(發音:「smul-tron-stelle」),名詞,原意為「野莓之地」,來自於瑞典文「smultron」(野莓),以及「ställe」(地方)。該詞始見於二十世紀早期,是遠離塵囂、鄉村度假的代名詞。此詞現在被用來形容可以用來逃避、放鬆的安靜場所;是你最喜歡的空間,在那裡,你可以忘卻所有煩惱,且通常會是其他人不容易找到的地方。

Lagom(發音:「lah-gom」),可作形容詞與副詞,來自於瑞典文的「Lag」(團隊)。根據瑞典民間故事,「Laget om」(圍繞著團隊)是以前維京人在用角傳著滿滿的蜂蜜酒時會使用的片語,每個人都可以得到自己的一份——不多也不少。而現代人把 Laget om 簡化成 Lagom,詞意維持不變:「剛好足夠」。

想像有一個你可以去的地方,而沒有人會知道你在那裡,或是他們知道你在那裡,但不會去打擾你。當你備感壓力、疲憊不堪或喘不過氣時,你可以去的快樂之地——可能是陰涼的小樹林,附近公園中一個安靜的角落,或是你最愛的咖啡館,甚至可能是你自家的後花園。那是一個不怎麼起眼、低調的地方,通常有著特殊的情感價值,還能療癒你。這個地方就是你的「Smultronställe」。

「Smultronställe 對瑞典人有著很特殊的意義。」來自馬爾摩(Malmö)外一個小村的哈娜說。「每個人都有一個 Smultronställe,每個人的 Smultronställe 也都不相同。我的 Smultronställe 是我在需要補充元氣的時候最喜歡去的地方。」瑞典這個平等主義的理想國,是出了名的「幸福」國度,在世界的滿足指數調查中,時常排名第一。所以說,lagom 這種「剛剛好」的人生態度以及客製化的 Smultronställe,能使瑞典人更加幸福囉?哈娜認為是的。

起源自瑞典經典童書的 Smultronställe 概念

許多瑞典人第一次接觸 Smultronställe 的概念,是因為一本艾莎.貝斯寇(Elsa Beskow)1910 年出版的經典童書《森林的孩子》(Children of the Forest)。該書的插圖中,亞麻色頭髮的小孩用長長的、芒草般的鋒利葉子(貓尾草)串起野莓。這些森林的孩子們住在一棵老松樹根部的深處,每天忙著與松鼠玩耍、採集野莓,下雨的時候就躲在毒菇底下。

「我現在腦子裡很有畫面,」哈娜說。「伴隨著你長大的畫面是不會消失的。而且瑞典小孩每個暑假都會做這件事。我們會在鋒利的長草上插滿野莓,然後吃掉。我現在也會帶著自己的孩子這樣做——藉此懷念那段無憂無慮的時光。」瑞典人心中都有這種能帶你回到過去的療癒田園時光,英格瑪.柏格曼(Ingmar Bergman)甚至在1957年拍了一部名為《野草莓》(Smultronstället)的電影,片中男子打開了一扇門,發現門後的一切都和兒時一模一樣。

獨處讓人感覺幸福

Smultronställe 不只是用來緬懷過去的地點,也是你逃離這個世界的避難所。「我的Smultronställe 是附近森林中的一塊小空地,我知道到了秋天,那裡一定能找到雞油菌菇。」烏普薩拉(Uppsala)的克利斯欽說。

他還告訴我很多瑞典人渴望獨處,所以會選一個不太會有其他人出現的地點當作 Smultronställe。「我們覺得人越少越幸福,我們不太介意孤獨——我們只會心想『好安靜,真美好!』」克利斯欽說。「我們喜歡獨處,」哈娜也同意:「一般來說,我認為瑞典人比較注重隱私,比較不善於表達自己的情緒。我們甚至看起來好像鬱鬱寡歡,但其實我們只是不喜歡大張旗鼓。」

跟瑞典同事共事、因公或旅遊造訪瑞典時,我發現這個國家的民情帶有一點憂鬱的色彩,但是不會讓人不舒服,甚至還有點令人嚮往。他們讓人感覺花時間自省是身而為人不可或缺的元素,不該抵抗。瑞典和挪威一樣,因為環境不友善,所以幸福的滋味更加美好。

大多數瑞典人都很滿足於自己所擁有的——就是「剛好、足夠」。我在斯德哥爾摩(Stockholm)外哥特蘭島上(Gotland)的一間飯店寫著這篇文章,這是間四星級飯店,飯店很乾淨,該有的都有,但一點也算不上「奢華」。房間裡有床,早餐是裸麥麵包,有淋浴間,但就這樣。其他設施僅是極簡堪用,我後來想想,把「Lagom」剛剛好的哲學帶給全世界的國家,也應該就是這樣沒錯。

剛剛好,最好

「Lagom 是大多數瑞典人看待生活的方式。」克利斯欽說。他從很小的時候就明白 Lagom 的概念。「我還記得小時候被問:『你要吃多少?』我回答:『Lagom』;或是人家問我:『吃飽了嗎?』我會說:『Lagom』;或『新衣服的尺寸可以嗎?』『可以,Lagom。』」Lagom 的意思是「足夠」、「剛好」、「需要多少就剛好多少」或「需要多長就剛好多長」,這就是瑞典人生活的原則。

克利斯欽提到了洋特法則——十條北歐生活準則(見「丹麥篇」),然後告訴我:「我們從小就認為臭屁是不對的,甚至就連穿著太顯眼的服裝都是不對的。」我低頭看了看自己身上那件荷葉邊衣袖的浮誇毛衣,撥了一下頭髮想要蓋住誇張大的耳環。「我們不喜歡太張揚,」他用極為柔細的音量說著,讓我不得不降低分貝,「而且在瑞典,搶風頭會遭人白眼。我們不是⋯⋯」他差點要講出「美國人」,但還是即時改口說:「我們不會跑上前跟不認識的人⋯⋯」說到這裡,他張開雙手做了一個誇張的手勢,然後為了自己這般誇張表現露出了尷尬的樣子,彷彿他這樣模仿外向國家,是侵犯了我的私人空間。

「我想說的是,就連丹麥人都比我們外向,挪威人也是!他們會去滑雪⋯⋯一副快活樣⋯⋯」他說這話感覺外向是件壞事。「想像有個北歐個性光譜,光譜一端是外向,另一端是內向,挪威落在最外向那一端,再來是丹麥,瑞典落在差不多中間的位置,芬蘭人在另一端。」克利斯欽說。「芬蘭人已經超越 Lagom 了,」他說:「他們根本不跟人交談。我們會開玩笑說:『至少在瑞典我們會說「Skål」(敬酒語),芬蘭人就直接開喝了。』」我好喜歡可愛的北歐圈內笑話。「不過,我們的共通點是喜愛大自然。」他說。

花時間待在大自然,提升心靈幸福感

Smultronställe 講的是一種對自然世界由衷地欣賞,以及在大自然中找到的平靜、復甦感,瑞典文中還有其他很多類似的詞彙,用來形容戶外生活的各個面向。

「Gökotta」是「大清早的布穀鳥」,意思是起床時間夠早的話,就能夠聽見當天第一隻鳥展開歌喉;而我最喜歡的是充滿詩意的「Daggfrisk」,意思是「露水般新鮮」,或在大清早太陽剛升起時就已經睡飽,醒來時那種純淨、乾淨的感覺。只要氣溫一回暖,水銀溫度計爬到零度以上的時候,瑞典人就會外出慢跑、健走或是越野滑雪,結束後再到戶外的共同烤肉區或野餐處吃飯。

北歐國家中都有一條類似的法律,允許人民隨處走動或搭營,只要能愛護周圍的自然景色、野生動植物還有尊重當地人就沒問題,瑞典也不例外。瑞典有超過80%的人口,都住在距離國家公園或是自然保護區八公里以內的範圍。紐約大學朗格尼醫學中心(NYU Langone Medical Center)的研究也指出,花時間待在大自然中可以減輕壓力、提升心靈健康,甚至還可以降低血壓。瑞典人很小的時候就學會欣賞大自然,許多五歲小孩也都會在週六到「自然學校」報到;年紀比較大的孩子,則要學習基本「採食」以及地圖閱讀。

「瑞典人對食物的要求是:食材要當季、當地、有機。」住在烏普薩拉的作家利索洛說,他又補充說明:「我們熱愛採集食材。在樹林裡看到一家人提著塑膠桶採莓果和菇類,是很稀鬆平常的事,瑞典人採集食材後常做的經典佳餚有:蕁麻湯,裡面還有切半的水煮蛋,以及藍莓派。」根據瑞典統計局,超過一半的瑞典人都有間避暑小屋或是鄉村小屋,而且瑞典人走進大自然、享受戶外好時光的意志相當強大,尤其是戶外運動。

瑞典人會在雨中、雨雪交加的天氣中或是凍死人的霧裡慢跑,我上一次去瑞典時,看到一大群跑者在早餐時間前,不畏暴風雪衝到街上——謝萊夫特奧(Skellefteå)每一年都會舉辦「北歐冬季浴水冠軍賽」,參賽的勇者會在攝氏0.3度的水中游泳,身上只穿著泳衣和泳帽(為避免失溫,規定一定要穿戴)。

享受戶外生活,但回家更棒

許多瑞典公司會鼓勵員工,在行事曆上標出一整段的戶外活動時間,瑞典政府也提供給提倡運動的公司稅務減免。而當寒冷黑暗,缺少陽光的冬季開始令人感到陰鬱時,瑞典人便會回到家中享受「Mys」。Smultronställe 常指逃到戶外,而 Mys 指的就是回到室內的舒適感。

「Mys 的主要元素是蠟燭、沙發和閒聊,」克利斯欽說:「我們還有『Fredagsmys』(舒適週五),這一天我們會在燭光邊吃點特別的美食,通常是獨自享用。」那會吃些什麼呢?「嗯,通常是洋芋片。」洋芋片?薯片?薯片是「特別的美食」?克利斯欽點點頭。我告訴他這感覺有點窮酸。

「是 Lagom!」他糾正我。顯然小點心是「特別的享受」,因為這代表不用開伙,吃完也不用洗一大堆鍋碗瓢盆。因為瑞典人的日常是瘋狂運動還有享用豐盛的自採、當地、當季佳餚,「洋芋片週五」會是個不錯的轉換。「重點是要在家裡享受 Mys,」克利斯欽說:「而家對瑞典人來說好重要。我們有句話說:『出門很好,但回家最棒。』」

雖然瑞典人從事戶外活動不遺餘力,到了冬天,很多瑞典人還是要面對二十四小時的黑暗以及零下的氣溫,所以他們不得不花很多時間待在室內。家成了瑞典人的避難所,也難怪他們這麼注重設計。

IKEA 之外,瑞典人的美學舉世聞名——從傢俱到服裝,甚至還有字體。2014 年,最潮的瑞典人決定藉著創造瑞典「國體」來加強國家的品牌形象,這種字體就叫做「瑞典體」(Sweden Sans,超級 Lagom 的名字)。瑞典的政府部門、機關以及企業想要一個清楚代表「瑞典」的品牌形象,所以屏棄了華而不實的形容詞,決定使用簡單的「瑞典體」替該字型命名。

Fika:咖啡+蛋糕,缺一不可

瑞典人唯一怎樣都覺得不夠的東西,只有咖啡。瑞典人很會喝咖啡,全世界能打敗瑞典人的只有荷蘭人和芬蘭人。瑞典人狂灌這種黑黑的飲料,甚至還有一個詞「tretår」用來形容「二次續杯」或「三次續杯」。

「這是 Fika(咖啡小憩)的一部分,」哈娜說:「類似 Hygge,但我們不像丹麥人一樣,覺得要老把這個字掛在嘴邊。去做就是了。」當瑞典人享受了足夠的獨處時光,準備好要聚在一起聊天、喝咖啡、吃蛋糕的時候,就是 Fika。

Fika 不可能沒有蛋糕相伴(真的,我到處問過了,問的時候還被一堆人瞪),根據瑞典農業數據委員會,一個瑞典人平均每年要吃掉等同於316個肉桂捲的量的糕點。而 Fika 很重要的一點是,不會有人好意思伸手拿最後一塊蛋糕或肉桂捲。「你可以把最後一塊切一半,拿一半,」克利斯欽說:「然後可以再把剩下的部分切成一半。再剩下,再切,繼續切——切到剩下不能再切的小塊為止。」為什麼?我不得不問。「因為拿走最後一塊,別人就沒得吃了,就不 Lagom 了。總之就是不可以!」

分享和蛋糕——這兩個東西對瑞典人來說都非常重要,甚至有一整套的相關規定。克利斯欽告訴我,對多數瑞典人來說,幸福生活在於些小事——而且剛好足夠就好了(咖啡除外,續越多杯越幸福)。

我從2013年搬到北歐起,就一直在學習 Lagom。我覺得我進步了,我的房子很 Lagom;我的車子很 Lagom;我那件穿了六年還在穿的毛衣,手肘的地方都已經鬆到會晃來晃去了,但還是很好穿、很保暖,也很 Lagom。如果我開始感到心煩意亂,需要休息、需要調整自己、調整生活,我就會到我的 Smultronställe,吃塊肉桂捲,喝點咖啡。

如何運用「Smultronställe」野莓之地調整自我?

1. 找到屬於你自己的「野莓之地」。

我的野莓之地是家裡附近一個小山丘的山頂(丹麥唯一的山丘)或是我的衣物間最深處,我在裡面掛了小彩燈,可以躲在冬天的外套後面,那裡是我的「納尼亞」。在特別辛苦的一天或是需要暫離我的家人時,我會去這些地方(除非他們正在讀這篇,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只是要去認真收衣服啦,或是把垃圾拿出去放,馬上就回來⋯⋯)。

2. 逃走。

可以逃的時候就逃。最佳時機是崩潰邊緣。坐下,呼吸,想想和松鼠玩耍、採集野莓、下雨時躲在毒菇下的歡樂時光。

如何體驗「Lagom」剛剛好就好的哲學?

1. 想想「瑞典人會怎麼做?」——你杯裡是只剩半杯,還是剛好夠喝?

2. 趕快擺脫「更努力工作,才能買更多東西」的惡性循環——傻子才這樣玩。想想你最需要(不是想要)的是什麼,把這個設成你的目標。

3. 對你所擁有的還是感到不滿足?去吃蛋糕吧,不要吃太多就好,記得與他人分享。要分享到最後一小塊。

尋找全球幸福關鍵字

(本文書摘內容出自《尋找全球幸福關鍵字:學會世界30國的快樂祕方》,由創意市集出版授權轉載,並同意 Tech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首圖圖片來源:shuttersto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