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你死後還能陪伴親人──用 AI 複製一個你,「哀悼科技」可以做到哪些事?

20 多年前小說《哈利波特》描繪了一種誘人的世界觀設定——透過畫像與已逝角色進行對談,例如書中主角哈利在鄧不利多過世後,仍能不時到校長室與其畫像聊天。

在社群媒體普及的今天,死者生前留下的數位足跡讓人們更貼近這一想像。當人們點開已逝親人的對話紀錄,看著留下來的影音貼文,這些逝者的殘影,難免有種至親還在世的錯覺。2021年,一位作家 Sherri Turner 的推文引起 20 萬人按讚迴響,她分享自己時常上 Google 地圖,看著街景車在 2009 年時拍下的照片,「光是看著當時母親臥房點著的燈,就有種她從來沒離開過的感覺。」

光憑這麼一點殘存於網路上的痕跡,就能替親屬帶來如此慰藉。那如果打造一個能與之對話的影像模型呢?隨著 AI 興起,現在許多嘗試複製、保存亡者身影的新創正如雨後春筍冒出。

新創用 AI 複製亡者真身,「哀悼科技」如何陪伴生者?

據《Vox》報導, Replika、HereAfter AI、StoryFile 和 Seance AI 等矽谷新創公司,提供陪伴用戶捱過喪親之痛的科技服務,被稱為哀悼科技(grief tech)。從功能最基本的 Replika 開始,該 App 能模擬使用者要求的特定身份,好讓系統自動早晚傳訊問候、陪你閒聊,讓用戶有著對方只不過是在遠方關注、守護自己的陪伴感。

而 HereAfter AI 則能進一步產生音檔,該 App 能仿造特定人士的聲音、言談模式,並生成出一個能夠回覆對談的音檔。當用戶聽到時,就好像已逝親人還在與自己講電話。StoryFile 甚至做出互動式影片,讓用戶能從螢幕裡看見栩栩如生,能照對話反應眨眼、做基本肢體動作的逝者。

大部分的哀悼科技服務,多以訂閱制為盈利基礎,服務價格從每月幾美元到每年數百美元不等,StoryFile 更提供一次性買斷的影音產品,以 499 美元的價格提供用戶瀏覽已故親人解析度更高、時間更長的影片。用戶多半能從這類影片內容,與過世親人重溫彼此相處的某個時期,甚至是回憶童年往事。

這麼做,不會有問題嗎?

面對該類產品,市場第一個自然浮現的問題便是:複製亡者、以此賺錢,是否合乎道德。牛津大學 Saïd 商學院的資深研究員 Alex Connock 認為,只要被複製的對方,是知情且同意的,應不會有太多問題

尤其是目前 HereAfter AI 以及 StoryFile 所推出的服務,並非只是餵給模型幾支死者生前留下的臉書影片或是貼文、對話紀錄就能完整複製死者的個性與身影。《紐約時報》指出,這類產品多需歷經生前數小時的採訪、個性調查問卷以及攝錄影,才能支撐 AI 模型完成訓練,做出一個高仿真的死者。換句話說,死者需在生前完成一系列準備,才有辦法真的在死後被保存,不太有侵權問題

StoryFile Life 透過互動、對話式 AI 影片,提供生者保留給後代子孫的記憶。圖片來源:取自 StoryFile

掌握 AI 趨勢 & 活動資訊一點都不難!訂閱電子報,每週四一起《AI TOgether》

感謝訂閱!隨時注意信箱的最新資訊

即便亡者知情同意,讓使用者沉浸其中真的健康嗎?

更大的爭議應是,這對用戶而言健康嗎?無論是希臘神話中到冥府尋找已逝妻子,最後卻落得一場空的奧菲斯,或是史蒂芬金筆下的《寵物墳場》,數千年來有太多寓言故事告訴我們執迷於已逝至親有多危險。

博士。史丹佛大學醫學院研究精神病學和行為科學的副院長 David Spiegel 認為, StoryFile 和 HereAfter AI 等服務短期來看,確實有助於舒緩喪親的悲痛,但長期是否有其他負面影響,還不能下定論

關鍵是用戶有能力對該內容保持實際的看法,而不是一味認為這個人還活著,正在跟我交流。」David Spiegel 指出,認清這些產品都是他們身後留下的殘影,才有可能真正走出喪親之通。

立即下載《2024 趨勢觀察報告》

 

【推薦閱讀】

◆ 生成式 AI 可以陪長輩對抗孤單──這台 AI 聊天機器人,5 年內美國需求破 10 萬台

◆ 全球第一個 AI 拜票員打電話來了——精通 20 種語言,還有 1 個超強功能

◆ ChatGPT 甩鍋工作給人類!它怎麼可以比我懶惰——小技巧教你對付發懶的 AI

 

*本文開放夥伴轉載,參考資料:《紐約時報》《Vox》《euronews》。首圖來源:Canva

(責任編輯:廖紹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