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Close this search box.

馬斯克回憶童年:父親總罵我白痴!惡魔模式來自小時候痛苦陰影

TechOrange 編輯部推薦好書:《馬斯克傳
作為成功企業家代表的馬斯克,現已登上財富排行榜令多數人羨慕,但童年的他卻是經歷過慘痛命運。在《馬斯克傳》中,作者清楚闡述馬斯克如何度過這段不堪回首的回憶,以及說明這些人生經歷,如何塑造他成為成功人士。

在南非長大的伊隆.馬斯克(Elon Musk),從小就嘗到了痛苦滋味,也學到如何在傷痛中生存下去。

有很長一段時間,馬斯克是班上年齡最小、個子也最小的。由於他對社交暗示的理解有困難,既不會察言觀色,也天生缺乏同理心。他不想討好別人,也沒有這種本能。

小時候皮肉傷多,但比不過父親言語霸凌的傷害嚴重

因此,他經常被學校的惡霸追著打。他們會逮住他,朝他的臉狠揍下去。他說:「如果你的鼻子不曾挨拳頭,你就不會知道這種事對你的餘生有何影響。」馬斯克年幼時,鼻子被打歪很多次,以致幾十年後,他仍需接受矯正手術。

然而,這些皮肉之傷,跟父親帶給他的心靈創傷相比,卻顯得微不足道。他的父親艾洛爾.馬斯克(Errol Musk)是一名工程師,也是有魅力、愛誇誇其談的人。父親是馬斯克人生中永遠的痛,直到今天,傷痕仍深烙在他的心中。

馬斯克回憶說:「他常對我大吼大叫,說我是白痴,是個沒用的人。我就這麼站著,被他罵了一個小時。」每次咆哮到最後,艾洛爾總會批判馬斯克,說他是多麼可悲的人,年幼的他只能站在那裡挨罵,無法轉身離開。

「這是精神虐待,」馬斯克停頓了好一會兒,語中略帶哽咽的說,「他就是知道怎樣折磨人。」

苦難塑造抗壓性高,讓惡魔模式跟著他一輩子

儘管馬斯克多次想要和自己的父親切割,斷絕往來,盡可能不去想他,但父親依然在他的心裡投下揮之不去的陰影。他的情緒因而在光明和黑暗之間擺盪不定,有時激動,有時愚蠢,一下子冷漠,一下子熱情,偶爾就會進入讓周遭的人驚懼的「惡魔模式」。但有一點馬斯克和他父親截然不同:他真的很疼愛自己的孩子。

惡魔模式」是什麼?馬斯克前女友這樣說

「他知道如何關閉恐懼。如果你關閉恐懼,或許也必須關掉其他東西,像是快樂或是同情心。」這種情感閥門的關閉,可能讓馬斯克變得冷酷無情,但也使他成為一個不畏風險的創新者。

馬斯克自己也說:「苦難塑造了我,我的痛苦閾值變得非常高。」

例如2008 年,他來到人生谷底,諸事不順。SpaceX 前三次火箭發射任務都以失敗收場,特斯拉則資金不足,就快要倒閉。他會在半夜驚醒,對當時的女友萊莉講述父親說過的一些可怕事情。她說:「我曾聽過他說過同樣的話,他父親對他的影響很深。」

如果你每月只有看一本書的時間,讓《編輯推薦好書》電子報幫你找到必讀的那一本!

感謝訂閱!隨時注意信箱的最新資訊

馬斯克認為人生都在應對危機處理,能量伴隨壓力提高

在嚴峻試煉下,馬斯克身上出現一種氣場,使他有時似乎看起來像個外星人,彷彿他的火星任務是對歸鄉的渴望,而他想要製造人形機器人,是為了尋親。萬一他扯掉衣服,你發現他沒有肚臍,不是在這個地球出生的,你也不會過於震驚。然而,他的童年形塑了他的人性特質:一個既堅強又脆弱的男孩,決心踏上如史詩般偉大的征途。

愈是身陷危機、最後期限逼近,工作多到爆炸,就愈生龍活虎。當面臨曲折的挑戰時,壓力常常使他失眠,甚至嘔吐,但他也因此充滿能量。弟弟金博爾說:「他是吸引戲劇事件的磁鐵。那是他的強迫症,也是他人生的主題曲。」

馬斯克身價暴跌,但財富值仍領先世界第二富豪

2021 年,SpaceX 成功發射 31 次火箭,送衛星上軌道,特斯拉銷售近百萬輛車,馬斯克也成為地球上最富有的人。但2022年初,他卻懊悔地說,自己不該那麼喜歡興風作浪。他告訴我:「我需要改變心態,從危機模式轉移。過去十四年,我一直在應付危機,或者說我這大半輩子一直是如此。」

這不是他的新年新希望,他真的是有感而發。然而,即使他這麼說,他那時其實正悄悄地大肆買進推特股票,企圖成為這個世界終極遊樂場的主人。2022 年 4 月,他在百忙中抽空去甲骨文創辦人艾利森的私人島度假。

推特執行長提名他加入董事會,但那個週末,他認為這麼做還不夠,因為他想要完全的掌控權,這是他的天性。他決定直接公開出價。接著,他飛到溫哥華去找格萊姆斯,跟她一起玩新上市的電玩《艾爾登法環》。兩人一直玩到凌晨五點,打完電玩後,他發動計畫,上推特宣布:「我出價了。」

多年來,每當他身在暗處,或是覺得受到威脅,兒時在遊樂場被痛毆的恐懼,總會襲上心頭。現在,他終於有機會擁有這個遊樂場了。

購書連結:《馬斯克傳

*本文書摘內容出自《馬斯克傳》,由 天下雜誌 授權轉載,並同意 Tech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圖片來源:取自 Elon Musk X

(責任編輯:黃俊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