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Close this search box.

美國禁 TikTok,這次有什麼不一樣?調查:美國年輕人對禁令不屑一顧

【TechOrange 編輯部導讀】TikTok 禁令議題近日在美國各大科技媒體佔據頭版版面。不過你可能會好奇,這事情不是早在 2020 年就已經發生過了嗎?

這次的禁令與以往有何不同?美國社會的反應為何?這會帶給美國以外的國家(包括台灣)什麼樣的效應?

短影音內容在現今世代蔚為風潮、尤其受到 Z 世代的喜愛,在美國擁有 1.5 億活躍用戶基礎 TikTok,近日卻傳出美國政府基於國安考量,正在施壓並發出最後通牒:要求 TikTok 的中國母公司字節跳動(ByteDance)將旗下持有的股份全部出售,否則將全面封殺禁用,全球圍繞著 TikTok 的爭論又再次達到新高度。

美國政府調查 TikTok 進行式:出賣用戶個資、監視美國記者

美國政府欲禁用 TikTok 的核心考量,在於擔憂由中國母公司字節跳動持有的 TikTok 對美國國安恐構成逐漸擴大的威脅,認為北京政府利用它採取如間諜行為,來影響美國公眾輿論消息,或不當獲取美國人的個資數據。

TikTok 多年來一直是美國政府所關注的目標,也是美中關係緊張的導火線之一,早在 2020 年就已展開序幕,前總統川普當時就提出過全國應禁用該應用程式,但在法庭上受阻而未實行,直到最近這個想法才在美國政府內部獲得更多廣泛支持。

針對監視美國記者一事,據《富比士》去年 12 月的報導,經調查後,字節跳動證實了內部員工有使用 TikTok 取得兩名美國記者的 IP 位址、獲知他們的地理位置資訊,消息人士指,參與該事件的四名員工已遭革職,其中包含其首席內部審計師,字節跳動則表示會加強內部控管。

對此 TikTok 總法律顧問 Erich Andersen 表示,這次的記者監控事件的確是其內部人員「個人濫用職權,獲取對 TikTok 用戶數據的存取權」,會出現監控此舉,主要是所涉員工為了追查公司內部訊息是如何外洩給記者、媒體,想判斷記者是否和疑似洩密的員工在同一地點,才作出不當行為。

《富比士》經過研究後的數據發現,字節跳動內部有超過 300 位員工的 LinkedIn 個人資料顯示他們過往曾為中國官方媒體出版物工作,暗示其內部營運和政府官媒存在著特定關聯,除了記者事件,可能還存在更多檯面下的暗中監視、侵犯隱私的行為。

去年 12 月,現任拜登總統簽署了一項法案,即禁止美國公部門設備使用 TikTok,而就監視記者等涉嫌事件,美國司法部和聯邦調查局目前仍在深入調查 TikTok 和字節跳動。不止美國,包括加拿大、歐盟,以及台灣在內的公部門都已實施禁止在公務手機下載 TikTok 的政策,印度也在 2020 年起對其全面封殺,而這樣的禁用潮和各方議論仍然是進行式。

美國 TikTok 年輕用戶族群對禁令看法:不屑一顧、一笑置之

在 TikTok 現有的美國 1.5 億用戶基礎中,成年者比例占 92%,未滿 18 者比例占 8%,平均用戶年齡為 31 歲。那麼,貼近 TikTok 使用者年齡的族群,實際上對禁令一事有什麼表態?

據美國昆尼皮亞克大學最近一項民意調查,49% 的美國人支持在美國禁止 TikTok,但同時也有 42% 的人表示反對。值得注意的是,以 18 至 34 歲的美國年輕族群反對該禁令的人數明顯偏多 —— 其中有 63% 的人表示反對禁令。

換言之,有許多美國年輕用戶族群對於 TikTok 禁令是無法認同的,甚至部分人可以說是「不屑一顧」、「一笑置之」,原因又是為什麼?

TikTok 這類的短影音內容可說是已融入這些年輕族群的生活常態之中,平台上包括了美妝、搞笑、舞蹈等大量創作內容,會在用戶的同溫層、生活圈之間形成一種狂熱、社群討論話題。美國有些校園已實行在 Wi-Fi 設定上阻擋學生下載 TikTok 軟體,但對於有想法的學生而言,只要稍微「繞道而行」,利用 VPN、切換行動流量等方式,很快就能找到辦法應對。

而這些現象,也暗示出美國和其他國家在打擊 TikTok 時可能面臨的實際窘境。

TikTok 在台灣用戶群持續增長,質疑聲浪能讓社群狂熱停下來嗎?

以台灣而言,由數位平台分析公司 Kepios 最新一期所發佈的 DIGITAL Taiwan 2023 調查報告中指出,依據 TikTok 截至今年初公布的廣告數據,TikTok 在台灣 18 歲以上的活躍使用者至少已達 533 萬,在成年人的覆蓋率占了 26.3%,男女比各占一半,亦即成年人每四個人之中就有一人有在使用 TikTok。而光是過去這一年內,TikTok 在台灣的潛在廣告覆蓋面就增加了 120 萬人(+28.1%)。

由 data.ai 發布的 2022 全台 App 下載量排名報告顯示,TikTok 位居台灣年度下載量第四名,甚至超越了社群媒體 Facebook。對於這些台灣用戶來說,每天打開 TikTok 就是一種「儀式感」,用戶的黏著更深化了內容推薦機制,給人源源不絕的新鮮感。

不過,對於未在使用 TikTok 的大多數年輕族群來說,抱持的考量除了資安疑慮之外,也涵蓋如擔心詐騙、內容審查、害怕不實消息、避免思想感染、台灣與中國的敏感議題導致使用意願下降等因素。

「這些工具非常、非常強大,」美國現任參議院情報委員會主席暨聯邦參議員 Mark Warner 認為,社群媒體能帶來的影響力足以是國家等級的,「我並不是說他們(中國)現在正在這樣做,但我們為什麼非要等到習近平主席和中國說『我準備好扣扳機入侵台灣了』(才開始因應)?」

隨著美國再掀起這波質疑聲浪,關於 TikTok 未來能否在台灣繼續生存落地的討論熱度也在上升中,基於 TikTok 與中國企業、中國政府在持股上存在既定關係的事實,一些專家點出台灣政府在維護資通訊的國家安全仍做得不全,應更積極管制 TikTok,並對一般民眾宣導該應用程式背後的資安風險。

在台灣法令尚未決定到底是否把 TikTok 禁令擴大、要不要把這款應用程式「從源頭卡掉」之前,用戶最能做的,不外乎就是保有自主意識,了解相關國家社會面、資訊安全面的討論,思考該怎麼在娛樂、享受社群內容和維護自身權益和安全之間取得平衡取捨。

參考資料:NBC News華爾街日報鉅亨網NYTimesBBC NewsCNN華視新聞網
Kepiosdata.ai公視新聞網今周刊The VergeForbes,首圖來源:Photo by Solen Feyissa on Unsplash

(責任編輯:藍立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