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我們要編譯這篇文章】蘋果過去對 App Store 嚴格的品質控管,造就了優良的使用體驗,也讓蘋果 App 生態系顯得與眾不同。

然而,近年來蘋果對於 App Store 的各項新政策以及對自家開發者的作為,已經招致批評,就連自家前行銷總監都看不下去,出言批評蘋果在 App Store 的改變,早已經背離了先前 Steve Jobs 建立起來的強大企業文化。

開發者是 Apple 極為重要的 stakeholder,若是企業文化逐漸背離這一群人,在這位行銷總監來看,為何即將對蘋果造成巨大影響? (責任編輯:藍立晴)

問任何一位科技業工作者或  iPhone 愛用者,是什麼讓 Apple 產品與眾不同?答案不外乎會是:「 iPhone 背後強大的生態系。」精良優雅的硬體,連接著封閉 iOS 系統中豐富的軟體資源、提供用戶最流暢的使用體驗。軟硬體無懈可擊的融合一直是 Apple 最強武器。

Apple 已坐穩全球市值最大企業整整兩年,且第四季財報顯示,Apple 季度營收突破 900 億美元大關,不僅優於預期,也再創歷史新高。

自從 Apple 在 90 年代的麥金塔電腦系列產品,被微軟的 Windows 作業系統打敗,痛失個人電腦市占率後,一直有一條最重要的家訓:如果沒有軟體,再好的硬體都無足輕重。

如同微軟前 CEO Steve Ballmer 多年前在開發者大會上那句口頭禪:Developers!Developers!Developers!(開發者!開發者!開發者!),他們是打造生態系最重要的部分,因為軟體、 App 才是將消費者引導至特定硬體平台,並讓他們願意留下來忠誠使用的主因。

開發者、用戶共榮的 Apple 生態系,將因過度強調營收崩解?

如今我們使用 iPhone 時必會造訪的 App Store ,提供數以千計由 Apple 精良策劃、篩選的 App,它們不僅媒合使用者的需求,讓用戶找到最滿意的服務,也讓優秀的軟體開發人員、供應商累積知名度。研發人員、手機用戶在雙邊市場間的互利,回頭鞏固 Apple 在硬體上的領導地位。

但令人遺憾的是,這個穩健的生態循環似乎逐漸變調。如今 App Store 的最高宗旨並非服務消費者或幫助研發人員拓展版圖,而是最大化 Apple 收入。

遊戲開發商 Epic Games 在 2020 年開出第一槍,發起針對 Apple 的訴訟,質疑其針對每筆經由 App Store 的消費抽成 30% 的合理性。據《Fortune》報導, Apple 在今年 10 月底,又宣佈另一引起爭論的政策, Apple 指出社交軟體,例如:Facebook、 Instagram 等,未來在販售廣告版面、投放廣告貼文給廣告主、網紅時,也得分潤 15% 至 30% 不等的收入給 Apple 。

廣告轟炸、充斥山寨品,App Store 漸失去開發者信心

雖然 Apple 自始至終宣稱這些收入抽成,是為了維繫 App Store 的營運,並強調正是 Apple 團隊在平台背後針對每項 App 細緻的品質審查、除錯、行銷,才賦予 App Store 無可撼動的價值。但曾任 Apple 行銷總監(Marketing Director)的 Michael Gartenberg 近期在《商業內幕》發表個人對 App Store 的兩點觀察,質疑 Apple 說法。

首先 Michael Gartenberg 指出, App Store 上的廣告變得越來越煩人,例如在搜尋某項 App 的時候,會被其他一干無關廣告打擾。而這些對用戶的疲勞轟炸,除了顯示 Apple 在追求廣告收入極大化的同時,不惜犧牲平台質感,顯然已經違背了 Steve Jobs 曾說過的:「Apple 只打造自己也想要的產品,而我們也不會想看見廣告。」

再者, App Store 一直引以為傲的高品質把關標準,也在近來傳出瑕疵。過去 Steve Jobs 曾在發布給軟體開發者的 App Store 指南中指出,App 如果沒能替用戶做出實質貢獻、明確用途,將不被平台接受。同樣的,App 過於陽春、簡陋也不行。

當時 Steve Jobs 甚至誇下海口:也許這使得我們很像控制狂,但也正因為我們如此致力於把關對用戶的服務,才能確保所有人在使用 Apple 產品時都享受到高品質的經驗。

但據《Apple Insider》報導,去年一項擴充 Apple Watch 鍵盤功能、名為 FlickType 的App ,其開發者控訴 Apple 任由山寨 App 流竄。

FlickType 開發者 Kosta Eleftheriou 指出,這些山寨 App 不僅仿冒 FlickType 的鍵盤功能,甚至盜用其宣傳素材。而 Apple 之所以放任不管的原因,可能是山寨 App 多會向用戶推廣高額訂閱費用,使 Apple 能藉機抽成、分一杯羹。無獨有偶,今年 10 月另一款遊戲 App《Unpacking》的開發者,也在推特上指出 App Store 內出現外觀相似的仿冒 App。

雖然 Apple 最後仍陸續向這類指控達成和解,或下架其檢舉的山寨 App,但 Michael Gartenberg 指出,這仍衝擊多數 App 開發者對平台的信賴感,並打擊他們的信心。「因為他們得花費更多精力與成本,去維護自家 App 不被山寨品的廣告掩埋。」

不僅開發者心寒,從 Meta 到剛完成推特(Twitter)收購案的馬斯克(Elon Musk)都在控訴 Apple 手握過分權力。據《華爾街日報》報導,Meta CEO 祖克伯(Mark Zuckerberg )在 11 月底出席活動時表示:「 Apple 是目前唯一一家試圖單方面控制硬體裝置上能有什麼 App 的公司,而讓單獨一家公司掌握用戶能在裝置上享有什麼樣 App 體驗是有問題的。」

目前 Apple 拒絕透露其在 App Store 的廣告收入,《BARRON’S》報導,Wedbush Securities 分析師估計這個數值約為 45 億美元,如果 Apple 後續開始在「地圖」以及 Apple TV 應用程式上投放廣告,這個數字預計將來到 300 億美元,與 Google、Meta 等公司競爭。

保護用戶隱私說假的?開發者爆料:Apple 在 App Store 追蹤你的每次點擊

本月稍早,自稱是 iOS 開發者與安全研究人員的 Twitter 用戶 Mysk 日前更在推文中指出,Apple 實際上會追蹤用戶在上頭點擊的所有內容,包括此用者螢幕點擊位置等等所有詳細資訊,Mysk 聲稱,自 2021 年 5 月 iOS 推出 14.6 版本後,蘋果就一直在追蹤用戶的 App Store 活動軌跡。

這樣的做法與 Apple 近年以來不斷宣傳隱私至上、反數據追蹤的形象相違背。目前,Mysk 已經在加州發起集體訴訟, Apple 公司「關於隱私的承諾是完全錯誤的」。

1984 年, Apple 曾有過一支麥金塔電腦的電視廣告,控訴昔日對手 IBM 就像壟斷電腦市場的老大哥(Big brother)。當時的 Apple 就像捍衛自由精神的白衣騎士,衝出固有框架,帶領市場走向更好的新紀元。但如今選擇收入至上的 Apple,Michael Gartenberg 認為,卻恰恰成為自己當初所嘲笑的樣子。

(本文提供合作夥伴轉載。參考資料:FORTUNE華爾街日報商業內幕Apple InsiderBARRON’S,首圖來源:Photo by Thom Bradley on Unsp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