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LYMPUS DIGITAL CAMERA

美中之間科技角力戰又添一筆:近日,美國聯邦通訊委員會(FCC)以 4:0 的投票結果,決定禁止銷售數家中國企業生產的新電信、新監控設備,以切斷中國科技公司進入美國基礎設施的途徑,以防美國國家安全受到威脅。

國際上針對這類敏感產品的去中化趨勢,會否成為台灣的新機會?而台灣自身針對中國製產品的禁令又是何種狀況?本文將帶讀者一同了解此次美國禁令,與台灣現況。

在新一波禁令中的中國企業有哪些?

這些生產電信與監控設備的中國企業,包括保全攝影機製造商海康威視、海能達、大華、華為、中興通訊等。其中,華為與中興通訊長期以來都是美國國家安全鷹派的目標,而其他監控設備商則是近來才成為監管機構的目標。美國官員們認為,這些基礎設施容易受到潛在間諜或干擾活動的影響。

值得注意的是,俄國安全軟體製造商卡巴斯基實驗室(Kaspersky Lab)也在禁令名單內。

美國 FCC 自 2019 年開始限制華為、中興設備,此次為「全面禁止」

華爾街日報》指出,過去 10 年來,中國公司在進軍美國有線電視、手機網路市場方面進展有限,但在商用監控市場上的推進則更為深入。

市場研究機構 Omdia 的數據指出,海康威視是全球最大的安全設備製造商,在美國也擁有第五名的市佔率。

而打擊最大的預計將是大華以及海康威視,這兩家公司的監視器先前廣獲政府機構採用,海能達的對講機則是有許多警察機構使用。

事實上,美國早自 2019 年便開始限制華為以及中興的相關設備進入美國市場。當時,FCC 明定禁止接受聯邦電信補貼的企業,購買華為或中興的設備,但並沒有到「全面禁止」的地步。

2021 年 6 月,FCC 便曾指出,考慮要禁用這 5 家公司的所有設備,此次則是全面禁止上述企業銷售或進口新產品至美國。目前 FCC 正在研究,是否也要禁用已經在美上市的這 5 家公司的產品。

專研影像監控科技產業的賓州研究組織 IPVM 總監 Conor Healy 指出,這形同是敲響了這 5 家公司在美營運的喪鐘。

面對全新國際資安趨勢,台灣企業有什麼新機會?

→ 立即下載《TechOrange 2023 趨勢觀察報告

台灣也有禁令,但大部分攝影機已被洗成「台皮中骨」

回過頭來看台灣的現況。今年 4 月一名台灣上市監視器公司前大數據分析工程師接受《大紀元》的採訪時指出,華為、海康威視等中國科技大廠雖然被美國列入出口管制清單、禁用名單內,但實際上仍以「交鑰匙方案(turn-key project)」橫行全世界。

報導指出,所謂「交鑰匙」,也就是台灣人所熟知的「洗產地」,一台監視器明明從晶片、硬體到軟體都是由中國設計製造,但卻是透過零件形式出口後再組裝貼牌,就連晶片上的名稱都可以印刷,「即便拆解也看不出來」。

《大紀元》報導更指出,台灣監視器有高達 9 成由中國製造、台灣組裝,更是台灣業界公開的秘密。而疫情之下多數企業採用的人臉辨識打卡設備,則幾乎有 8 成是中國方案。

中國監視器流入新竹工業區,媒體踢報後政府才啟動調查?

今年 9 月,《天下雜誌》刊出調查報導,發現我國工業局轄下最大工業區新竹工業區內,有著 MIT 微笑標章的監視器主機,就是海康「貼牌」。

儘管 2 年前政府已嚴禁採用海康、大華等中國品牌安全監控產品,但多家業者與通路商都指出,這些企業依舊以「貼牌」方式搖身變成各種台灣品牌,在市面上流通,甚至打入政府標案,等同貼牌國產化。

而《天下》拆解監視器主機板直接驗證了這些讓人半信半疑的傳言。報導更指出,其軟體伺服器由海康管理,只要上傳的影像有經過雲端暫存區,技術上有可能讓海康以及背後的中國政府看到監視器畫面。

10 月,監察委員才對此申請自動調查調查,工業局則說明將「全面更換」。然而諷刺的是,原先該區裝的都是海康主機,因應政府禁用中國品牌而汰換,還指定要用有 MIT 微笑標章的產品,最後竟然換成「隱藏版海康」,等於換湯不換藥。

禁令形同虛設,國家關鍵基礎設施讓隱藏版海康長驅直入

2020 年 12 月行政院發布,公務機關所使用的資通訊產品(含軟硬體)不得使用中國廠牌,但現實顯然是這些禁令形同虛設,雖然表面上這些中國廠牌消失,實際上卻是以洗產地方式,出現在我國公務機構內、街道上以及民間企業中。

IHS Markit 的數據顯示,台灣監視器密度是全球第 3 高,平均每 5.5 人就被一台監視攝影機照著。而此次被媒體爆出的新竹工業區廠商多屬高科技產業,更是國家關鍵基礎設施。

中央社》10 月的報導指出,監察委員將深入調查相關人員是否確實落實監視器系統採購驗收程序,以及經濟部工業局核發微笑台灣標章,是否有建立後續查核機制等。

然今年 4 月時任行政院資安處處長的簡宏偉曾就貼牌是否違法一事指出,認定違法其實相當困難,原因在於「貼牌極難定義,逐案查核相當困難,採個案處理認定」。

中國製產品便宜、好用、不容易壞!售價僅是台製 1/3,技術也領先業界

《大紀元》報導指出,安控產業原本是台灣小而美的利基型產業,出口兼內銷,除了擁有技術之外,在人力成本上也擁有比美國便宜的優勢,其中競爭力最強的晶睿通訊公司股價曾一度漲至 215 元。

然而在中共政府進行補貼、大力扶植下,中國監視器製造業迅速崛起,成為全球監視器市場龍頭,受到政府補貼的中國企業,其產品零售價比台灣「不含研發的成本價」還低。

且由於這些廠商一條龍處理軟體體,垂直整合、控管產品生產,品質還優於台廠。以低階中國製產品來說約為 100 美元,高中階則為 200 至 300 美元,而台灣製造的價格則為 3 倍。報導指出,「台灣目前擁有自主研發監視器晶片能力的產商幾乎絕跡」。而晶睿也在 5、6 年前與全台安控業者一起被海康、大華等中國競爭對手打趴,在 2017 年併入台達。

除了售價之外,在技術上,海康產品也領先市場其他業者 1 到 2 個季度,一名同時在販售台灣與中國產品的業者指出,「它(海康)便宜、好用,不容易壞,台製產品是『裕隆品質、法拉利外殼』,不好用。」在政府部門之外,海康貼牌機也在市面上以 MIT 標章四處販售,不知情的消費者很容易就會買到這種「台皮中骨」的監控產品。

監控產品去中化,會是台灣的新機會嗎?

目前,台灣安控指標品牌仍是晶睿,而在以美國帶頭的「關鍵基礎設施產品去中化」浪潮下,晶睿今年前 8 個月營收已超越去年全年,股價也在今年 9 月中創下 7 年來新高,原因便是近一兩年「歐美單變多了,甚至日本知名酒廠也指名要 MIT 安控設備」。

從全球各國對於中國監控產品的禁令來看:日本政府與台灣相同,僅禁止公務機關採用中國廠商的資通訊設備,而捷克工業與貿易局早在 2018 年就停止使用華為、中興產品,而根據《金融時報》(Financial Times),英國政府近日宣布禁止在政府部門的敏感場所裝設中國製造的監視系統。

可以說,此次美國加大對 5 家中國電信、監控企業的禁令,以及現在全球以美、中兩大陣營各自為首的趨勢越來越明顯,這極有可能成為台灣的新機會,但台灣會不會變成中國監控企業「洗產地」的首選之地,變身為幫助中國監控產品悄悄入侵各國的幫手,卻也不無可能。

此次媒體調查新竹工業區標案、有著 MIT 微笑標章的監視器主機就是海康貼牌的台灣品牌 Benelink,由設址內湖的欣永成科技公司出品,其負責人何志白過去曾是海康台灣總代理。在接受《天下》採訪時何說道,「拿海康主機板的很多,業界所有人都宣告台灣製造,但其實是中國過來的料件。這東西是無解的,現在全球分工化,中國已經把這塊拿去了,我們回不了頭。要是說中國料件都不能進來,那不是只有晶睿跟陞泰可以做生意?」

而從此次工業區事件除了可以看出要能完全「去中化」有多困難之外,我們也可看見,更深層的原因還有公家機關的便宜行事。

根據媒體報導,新竹工業區標案為參考 2018、2019 年標書規格,當時則是參考先前採購海康主機的規格,而各機關為省麻煩,傾向直接沿用熟悉的舊規格與操作系統,承辦人員甚至會直接暗示系統商,「只要看不到海康、大華的品牌即可」。

關鍵設備去中化,非因台海局勢緊張

信傳媒》報導引述經濟民主連合研究員許冠澤指出,公務機關禁止中國資通訊產品,並非僅發生在台灣,也非因此次台海局勢緊張才施予禁令,而是因為早在幾年前,中國資通訊產品便有侵犯人權、竊取個資的不良紀錄,不少民主國家就已開始對中國資通訊產品進行嚴格審查。

近年來更已有多份報導稱華為或其員工涉及間諜與監視行徑,《華爾街日報》2019 年的報導就指出,華為技術人員至少在 2 起案例中,協助非洲國家政府偵監政敵、攔截加密通訊、使用手機數據來追查他們的行蹤。

雖然資安處過去經常以提醒各政府機關的方式,來避免使用到中國製產品的可能,也要求廠商要簽署「切結書」,然而從被媒體踢爆的產業現況來看,我國的查核作業確實有許多需要補強之處,而禁令僅限制「公家機關場域內」是否不足、會否造成民間高科技產品企業機密外流,以及人民生活隱私漏洞等疑慮,顯然還值得我國政府與人民共同思考。

》下載 TechOrange 2023 趨勢觀察報告《

(首圖來源:維基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