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護國神山不容易,這與持續不斷的研發新科學技術、把『技術』變成『商品』密切相關,持續不斷進行這個循環,才能維繫護國神山產業與公司運作,更要懂得跟全球供應鏈合作!」

當所有人都在關注以台積電為首的護國神山:半導體產業,卻可能忽略另一座可能的「新護國神山」——智慧醫療產業。而許多讀者印象中,那個「做筆電代工」出身的廣達,能在這個領域展露頭角、占據重要市場地位,廣達技術長暨副總經理、廣達研究院院長張嘉淵指出,最關鍵原因在於廣達對於 R&D 的核心精神。

基於對研發、創新的堅持,廣達以前瞻的視野在 2000 年就成立廣達研究院,超車台達電、鴻海研究院至少十年。當其他大廠還在盯銷售、算成本的時候,廣達如何在 20 年前就決定深耕研發領域、部署 AI 機器學習等技術?本集《全新一週》邀請到廣達技術長暨副總經理張嘉淵來分享,廣達在 R&D 領域的策略思維。

善用另類「VIP」心法,佈局公司未來 20 年的生存策略

 一切得從廣達的 VIP 哲學開始。出身航太背景的張嘉淵, 20 年前加入廣達,「進公司第一週,林董(廣達創辦人林百里)就教我他的 VIP 哲學。」張嘉淵說道,所謂 VIP 指的是 vision(願景)、integration(整合)以及 position(位置)

首先得去想公司未來 10 年、 20 年的願景是什麼?以後想在產業、世界上扮演什麼角色、站上什麼位置? integration 則代表如何整合達成目標過程所需的一切資源與策略,包含所需技術、供應商,還要知道如何營造新的團隊,好帶領公司往目標前進。

「於是我們從 2000 年開始,試著訂出未來 10 年的願景。」張嘉淵指出廣達自 1988 年創立,一直到 1999 年前都只有筆電一種產品。雖然是全球第一的筆電一哥,「但林董總會提醒這個產業可能會有不需要筆電的一天。」

張嘉淵認為,一間公司想在產業中持續存活,就得在典範轉移中,率先訂好策略、積累研發量能,「劃時代技術的誕生就跟火山一樣, R&D 有如火山裡的岩漿,要不斷積累,最後才會爆發。」

從 Notebook 時代就開始思考 no book 未來,廣達率先看見趨勢、成為 AI 領頭羊

因此當廣達站在 Notebook 的鼎盛時期,去想像「 No book」(不用筆電)的時代時。「我們的切入點是去想,未來人們需要什麼樣的電腦?」張嘉淵指出,廣達的答案是,以後人們要的不是 computer(電腦),而是 computing(運算)

大量運算需求勢必會往雲端走,雲端也會需要更大容量的 container、設備,去維繫運算能力。張嘉淵指出,當運算都在雲端,透過行動網路,手持硬體產品一定越來越小。這也是為何 2000 年後,廣達多數行動產品往小尺寸的方向做,而當時甚至還不流行雲端運算( cloud computing )這個名詞。

而當雲端運算量大,資料累積速度更快更複雜到傳統統計學無法應付時,新的學習機制例如 AI、深度學習勢必進化,這也是廣達切入 AI 領域的契機。

張嘉淵指出, AI 演算法需要能承載的硬體,而硬體剛好是廣達的強項,因此從硬體下手,將演算法、軟體整合在一起,有望解決過去束手無策的問題。以廣達積極投入的智慧醫療領域而言,「現在 AI 已進展到可預測疾病、從 DNA 揪出遺傳缺陷。」撇除個人醫療,像高齡化、疫情日常化等社會問題,都有望透過 AI 得到更好解決辦法。

事實上,廣達會如此投入智慧醫療,更將對智慧醫療領域至關重要的 R&D 據點遷回台灣,就是因為創辦人林百里本身也有身為病人的深刻體驗。因此,這家老牌大廠更能帶著「以人為本」的精神,更符合林百里所說:「不只把醫療視為科學,更是藝術」的精神,運用台灣在全球產業鏈建立好的底氣,創造出真正能協助醫護人員、真正看懂病人需求的遠距醫療(telemedicine)。

如今,由廣達研發,在台大總院、台中榮總、成大醫院等醫療機構皆導入的系統「 QOCA AIM 廣達人工智慧醫療雲」,能將散落在醫院各處室的資料,例如不同科的病理切片、病歷、用藥等資訊整理、清洗,並在資料上標記、加註醫護人員的 Domain 知識與見解,好投入人工智慧訓練模型進行預測,供臨床使用。

走入應用現場,用 RD&D 思維不斷優化使用者體驗

「廣達運氣很好,這條路算是看得準。」張嘉淵難掩笑意說道,廣達研究院就像一艘船,因為持續投入研發、底氣充足,所以當百花齊放的 AI 浪潮來襲時,廣達研究院這艘船依然能浮在水面、發展更多應用。

張嘉淵也提醒,研發要做得好,「不只要會做 R&D,是連 RD&D(Develop、Design)都要一起看!」例如廣達去年幫兩廳院打造的全新售票系統 OpenTx ,就是台灣十多年來第一次以軟體平台服務拿下日本設計奧斯卡  Good Design 的 Best 100 Award 獎項。

從筆電、智慧醫療到藝文展演售票系統,除了廣達本身研發底蘊深厚,更是因為領航廣達的人們心中都有著一股浪漫精神。張嘉淵分享,廣達公司內部有設立音樂廳,還有創立兩個基金會處理文化、教育等面向的活動。

張嘉淵說,由於自己也是熱愛音樂會的兩廳院之友,深知觀眾購票時的痛點,以及表演團體在使用系統的需求。「走入現場才能設計出符合使用者行為,最貼近真實需求的系統。」他強調,不管是 AIM 平台、兩廳院售票系統也好,廣達都是直接率領研發團隊直接駐守應用場景,與使用者交流、記錄使用者體驗,不斷優化,讓平台與系統更好操作。

張嘉淵認為,每項技術研發都可能是牽涉集團未來十年的基石,「但技術本身不是未來,而是幫大家一步步邁向未來去的工具,持續做才有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