氣候變遷加劇,該如何維護地球環境已然成為本世紀最棘手的難題之一。隨著全球永續意識抬頭,各國大力提倡減碳行動,許多企業組織紛紛響應,承諾減少溫室氣體排放量,共同推動永續發展。

「挖礦」行業盛行,加密貨幣加速氣候變遷

近年來加密貨幣興起,許多人開始投入「挖礦」行列,然而挖礦需要耗費大量電能,能源消耗以及溫室氣體的排放成為了各界關注的議題。

據估計,全球加密貨幣所消耗的能源,甚至比委內瑞拉和芬蘭整個國家還要多。因此許多交易所、挖礦公司開始購買碳信用額以抵銷自身產生的碳排放量。

就在此時,一個 Web3 組織為了改善氣候變遷以及能源消耗問題,透過區塊鏈技術應用,在世界上打開知名度。

運用 Web3 力量打造透明化碳信用市場

Toucan Protocol 是一個 2021 年 10 月成立的 Web3 組織,他們主張利用去中心化的區塊鏈技術,建立一個再生金融生態系統,提供全球企業與組織安全且透明的方式轉移碳信用額度(Carbon Offset Credits),以減少全球溫室氣體排放。

他們利用加密技術將在 Verra、Gold Standard 等碳信用認證機構所獲得的碳信用額度轉變成非同質化碳代幣 TCO2,在投入碳池後即可獲得可拆分且方便流通的同質代幣「基本碳噸」(Base Carbon Tonne ,簡稱 BCT),同時可於加密貨幣市場交易。

環保贖罪券?碳補償交易興起,結果卻適得其反

根據彭博社對 Verra 提供的數據進行分析,加密貨幣平台、航空公司、汽車製造商和石油公司是 2021 年碳信用額度的最大買家。其中位居榜首的就是前文提到的 Toucan Protocol,獲得了價值 1,700 萬噸二氧化碳的碳補償。

只不過,這些交易真的能有效遏止氣候變遷加劇,為永續發展盡一份心力?

Toucan Protocol 所擁有的碳信用額度大多來自 10 多年前就已經在運行的計畫項目。其中一個案例就是中國雲南省的大盈江三級水力發電廠。該單位將過去登記在 Verra 的碳信用額度轉化成超過 200 萬枚 BCT 幣並進行出售。

不過,大盈江三級水力發電廠從 2006 年就一直在運行,它不需要額外的資金來營運,也不用再取代化石燃料。彭博社認為,這 200 枚 BCT 實際上沒有達成碳中和狀態,或是對環境產生多大幫助。

 而這類型的「殭屍」額度,根據 Climate Home News 的分析,估計有 3.2 億噸──相當於 86 座燃煤發電廠的年排放量。

打擊殭屍額度,Toucan Protocol 面臨嚴峻挑戰

今年五月,Verra 停止為碳信用相關加密貨幣項目提供驗證數據。Verra 指出,這些項目並沒有為他們所承諾的氣候改善願景帶來實質效果,反而造成市場混亂。

此舉無疑對 Toucan Protocol 的發展造成嚴重打擊。他們後續也發布聲明向 TCO2、BCT 代幣的持有者喊話,強調已發行的代幣將會照常運行,其信用額度將不會受到影響。「這是我們與 Verra 以及其他碳市場領域相關者進行長期溝通後所做出的決定。期待未來繼續與產業領導者合作,以高度誠信來幫助全世界碳市場擴展,並展開大規模氣候行動。」

本文開放合作夥伴轉載,參考資料:BloombergQZTimeTechcrunchClimate Home NewsToucan首圖來源:Unsp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