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個月底的特斯拉法說會,馬斯克多次呼籲業界得投入鋰礦產的開發,並指出:「現在投入鋰礦業的利潤相當於軟體業,投資報酬率之高,與印鈔沒兩樣。」市場號召力不容小覷的馬斯克語畢,隔日包含澳洲礦商 ioneer、美國鋰業(Lithium Americas Corp.)股價上漲 5~6%。

為何馬斯克積極鼓吹各方人馬投入鋰礦開發?一個明顯的原因是,電動車中不可或缺的鋰電池,未來很有可能成為繼晶片之亂後,另一使電動車供應鏈崩潰的原料。據《Bloomberg》採訪的礦業研究專家 Joe Lowry 推論,鋰礦的供給量,將在未來 10 年內小於需求,意味著價格將持續走高。

鋰礦價格暴增 7 倍!缺工導致供給難增加

這般推論,也在今年稍早調研機構 Benchmark Mineral Intelligence 公告的數據上得到應證。Benchmark Mineral Intelligence 指出,今年鋰金屬的價格與 2020 年初相比,漲幅高達 7 倍。

然而致使鋰礦供給量短少的,並非稀缺性、原料枯竭等因素,其實是因為整體礦業面臨缺工窘境。 

《Quartz》報導,加拿大礦業公司 Defense Metals 總裁 Luisa Moreno 在受訪時指出,該公司的首席冶金工程顧問已 81 歲,另一位負責研究稀土的專家則是 80 歲,而據他了解,另一間同業的員工平均年齡也高達 75 歲。

同樣的,英國礦業教育論壇(UKMEF)在 7 月一份最新報告中指出,英國採礦業每年需要至少 60 名畢業生投入,擔任相關技術的工程師、技師,但自從 2019 年後,幾乎沒有學生將該行業的科系作為主修,也就是連一位本科生都沒有。 

礦業正面臨缺乏新血注入、人才老化等危機。澳洲天然資源與能源僱主協會(AREEA)在今年 7 月發佈報告預測,該國的採礦業在未來五年內將需要額外的 24,000 名工人來運營 100 多個礦產開發計畫。而這些礦產開發計畫,除了鋰電池的原料鋰礦,還有 3C 產品必備的稀土,以及電池儲能設備所需的銅,幾乎等於牽動著科技產業的生死。

解法 1:成立專門學校解決人才荒

學生不願意從事礦業、就讀相關科系的主因,據領導能源密集型產業的歐盟官員 Peter Handley 分析,是因為該產業規模太小,且地緣上受限制。 Handley 舉例,某些培育礦業工程人才的歐洲高等學校,學生畢業後若想學以致用,必須遠赴非洲,加入當地一些由澳洲、加拿大公司營運的單位,才可能找到相關工作機會。

而大多時候,這些工作只不過是基礎的挖礦工作,對於花費大筆金錢、時間成本進修的學生而言,不是太有吸引力。  

這就像雞生蛋、蛋生雞的問題,產業沒有足夠的工作機會、吸引人的前景,是因爲沒有足夠人才投入,發展新技術、推升產業進步。而沒有人才投入,又肇因於沒有太多吸引人的機會。 

為替人才不足的窘境解套,歐盟目前打算成立新的歐洲電池聯盟學院(European Battery Alliance Academy),預計在 2025 年前培育 80 萬名,與生產電池相關的技術人員。

解法 2:跨國技術合作加速製程發展

但 Joe Lowry 認為,補足礦業人力、蓋電池工廠還算輕鬆,最難克服的痛,恐怕還是技術研發。 Joe Lowry 指出,要將礦物原料精煉成穩定的鋰電池,每項新專案研發時程可能耗費 10 年以上,而一顆鋰電池要適合新的電動車款,又可能需要再花 1 年以上的時間重新測試、調整。 

縮短技術研發期程的解法, Luisa Moreno 認為必須與中國合作。據《BloombergNEF》數據,開採鋰礦的第一大國雖是澳洲,但中國掌握全球精煉鋰原料,例如碳酸鋰(lithium carbonate)氫氧化鋰(lithium hydroxide),超過 5 成,需多電池的中上游加工處理,都需經過中國。

目前 Defense Metals 及另一間美國稀土公司 MP Materials,就與中國握有精煉技術的公司合作,期望能縮短電池技術的開發期程,解決產業不足之處。

本文開放合作轉載,資料參考:BloombergBenchmark Mineral IntelligenceQuartz,圖片來源:unsplash